•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极品下堂妃

极品下堂妃

卷一第三章 就这么个宠法

夜,再次来临了,干净的天空上只看着悬挂的明月。

屋子里,慕容雪一再要求下沐浴更衣,让小锦伺候着抹上了上等的药膏,下半身的疼痛减轻不少,那些鞭子留下的深痕也都结了疤。晚膳比昨天吃得稍微多一点,看上去脸色也比白天好了许多。

倒是丫头小锦脸色看上去一阵苍白,这两天忙里忙外早就一身疲惫。若不是担心主子的安危,她或许都顶不住劳累躺下去了。

“小锦,你去休息吧!”慕容雪看得出小锦顶着疲惫伺候着,若是把她给累趴下了,自己就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小锦用力摇摇头,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床边坐下,拉住主子的手温柔地说道:“主子您别为小锦担心,这些事小锦都做惯了。”

唉……

慕容雪长叹一声,身体不舒服,可脑子是清楚的。能受到这般待遇,这具躯体之前做的事情恐怕也不会仁义。不过,这一切得等她身体好了,才能细细问个清楚。

小锦仔细地查看着主子脸上的伤口,其他地方倒没什么,若是这张脸花了,那可是女人的大事。查看一番,脸上几道深点的伤口还有些渗血,她心疼地摸了摸,禁不住眼泪往下流淌。

“放心,我已经没事了。”慕容雪嘴上说着,看了一眼屋外。

天怎么又黑了?

心中升起一抹恐惧,脑子里浮现出昨晚那男人抓狂的样子。他的暴利,他的冷血,他的疯狂进攻,让她身体为之一颤。指着门口,她声音颤抖的吩咐道:“去,把门关上,关上!”

“主子……”小锦自然是知道主子在怕什么?

可,主子难道忘了,啸王爷要做的事谁都拦不住,更何况主子还杀了他最爱的女人。能活命是万幸,还能得到宠幸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虽然过于残忍,可能活下来这点残忍对主子来说有可能会是转机。

“去……快去……快去啊!”慕容雪越想越害怕,克制不知激动使劲地摇晃起小锦的手。

“是是是!”小锦见主子受惊,起身走到门口去关门。

然,院子门口出现的一个身影让刚走到门口的小锦愣住了,不等来人走近,她便一眼认出此人正是三爷。吓得她急忙跑了回去,站在床上张开了双臂。

他又来了?

慕容雪小脸一黑,眸光中渗出万分惊恐,紧紧拽住被子裹住身子,浑身颤抖着盯着门口,就像等待着死亡来临一般,等待着那个可怕的身影出现。

三爷来了,跟昨天一样的时间到了慕容雪的屋里。进门将小锦扔出去,关上房门就开始脱衣服。

今夜,烛光正亮,慕容雪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男人。

很高,古铜色肌肤,鼻梁高挺,双唇丰厚,一双迥然有神的眸子里带着邪恶气息。那结实的胸膛,硕长的美腿,微翘的屁股,站出去定会惹来不少名门闺秀的目光。

可,这样的男人为何会如此暴利,就算这具身体做过什么,也不至于要受到这样的摧残。

眼见三爷的步子渐渐靠近,她拽住被子的手在冒汗,身体的颤抖越发厉害。对上那双被情欲所染红的眸子,她紧紧地咬住了唇:“别过来,你这个恶魔,滚出去,快点滚出去!”

“不错!这样的表情的却挺吸引男人的,想本王了吧!来,让本王好好疼你。”原本该是温柔的挑衅,从三爷嘴里说出来却是充满压迫的威胁。

扯开被子,为了方便擦药,慕容雪穿着肚兜,还有一条裤裹,浑身的伤在灯光下清晰可见,昨晚留下来的吻痕也清楚地浮现在眼前。

看来真是伤得不轻,她发红的眸子中呈现出恐惧,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经不住让人疼惜。

不!

这该死的女人不值得任何疼惜,是她杀了紫熏,是她灭了的爱,她该死,她就该承受折磨。

牙一咬,他使劲扯开肚兜,如同饿狼般扑上去,在她身上一阵猛吭,哪怕触摸到她裂开的伤口,也并未停止这样粗暴的举动。

慕容雪感觉到那刚刚愈合的伤疤在裂开,好几处都在渗血,疼,让她喊声阵阵,可这个恶魔似乎没听到一般,力气更大,动作更猛,让她很快就完全没了反抗能力。

泪水,不争气地往下流淌。渐渐地,她放弃了反抗,像个死人一般躺在那里,任凭他的粗暴,任凭他的疯狂。

三晚,整整三个晚上,慕容雪被三爷折磨得死去活来,伤口愈合再裂开,她在醒来昏迷间反复着。

第四天,慕容雪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午后。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是心急如焚的小锦,也只有看到这丫头,她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主子,您还好吧?”小锦关切地握着主子的手,今天给主子已经检查了三次伤口了。

慕容雪吃力地摇摇头,经过这么一折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床了?那该死的恶魔,是故意留自己留一口气活下来受罪。

小锦见主子喘气都难过,若是今晚三爷再来,那不是要了主子的命?

紧张,她用力握了握主子的手安慰道:“主子,等您稍微好些,小锦回去求相爷,让他允许您回府上养伤。”

慕容雪根本就没有相府的记忆,这两天的经历让她对陌生人都心生恐惧。眉头微微一皱,她又摇了摇头。

“小锦真笨,忘了主子失去了记忆。等主子好点,小锦再跟您细细道来。”小锦轻轻地拍着脸,心疼地为主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好,再这样下去,我迟早都会死在床上,到时候恐怕相府连尸体都不敢收。”慕容雪冷冷一笑,她心里清楚,越是有钱人越要面子,否则自己受了这么大的罪,相府至今都没反应?

呜呜……

小锦听完哭了起来,扑在主子的怀里,心里百般难受。

而,正在此时,门被突然撞开。

“不是还没死吗?有什么好哭的?”声音响起之后,几个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带头的女人一身粉红的纱裙,头上插满了高贵美丽的金钗,那扭动的水蛇腰细得可以能让人一手折断,精艳的脸上浮现出丝丝冷笑,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扫视着屋子里的所有人。

入门,她大步走到床边,低头撇了一眼床上的慕容雪,脸上的冷笑逐渐扩散,长叹一声开口说道:“还以为王爷改变心意独宠你了,原来就是这么个宠法。”

“你!”小锦起身刚想说些什么,一个重重的耳光拍了过来。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从一双白嫩修长的手掌扇出,狠狠地打在小锦的脸上,顿时起了五个指印。

“没大没小的丫头,来人!给本姑娘拖出去往死里打!”女人一巴掌还不解恨,又冲着旁边的随从大声吆喝一声。

见状,慕容雪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眼睛一瞪,狂吼一声:“谁敢动手,把命留下!”

女人冷冷地横了慕容雪一眼,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你还真当你是王妃,你不过是三爷手中的发泄物,等发泄完了,你就什么也不是了。”

“那又如何?就算本宫什么也不是,只要本宫还活着,本宫就是三王妃,就是相府的小姐。你们给本宫听好了,除非本宫死了,否则你们今天所做的,本宫会双倍奉还!”慕容雪的一字一句都是鼓足底气才说出来的,说完,胸口的地方就隐隐若痛。

女人似乎被慕容雪的威严吓到了,闪电般的速度退离床边,那目光感觉像要吃人一样,双眸中浮现出惊色,整张脸都苍白下来。

她,她不是快要死了吗?怎么还能说话如此有力?

回过神来,小锦挣脱束缚,冲到床边扑通一跪,对着慕容雪怦怦怦地磕了三个响头后开口说道:“王妃万福!王妃您福大命大,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瞬间,跟在女人进来的丫头全都跪在地上高喊:“王妃万福!王妃万福!”

原本猖狂的女人大惊失色下发觉自己的失策,如同耗子见到猫,灰溜溜地往后退步,最后匆忙地逃离现场。

慕容雪自然不知道只是言语几句就能把女人给吓走,把下人们吓成这样。强顶着身子,等到下人们退出去之后,她才敢开口问小锦:“她们……好像很怕我?”

扑哧!

话毕,她吐出一口鲜血,难受地喘起了大气。

“主子,主子您别急,等小锦告诉您到底怎么回事?”小锦小心翼翼地扶着主子躺下,又从床边的桌子上取来几颗药丸塞进主子嘴里。

一阵清凉从舌头到喉咙,胸口的闷痛也渐渐平息,憋着的那口气总算是顺了。张大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捂着胸口低声说道:“你……说,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主子,刚才那个女人叫凤蝶,如今是三爷最宠爱的女人。”小锦小声地回了主子的话,顿了顿神,又将慕容雪的过去娓娓道来。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