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古代 > 千金逑

千金逑

第一卷: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第五章 惊魂

明曦初绽,马蹄踏过粗砾,马车的队伍,朝着山上而去。

秦玉拂在马车内闭目假寐,她是想了办法离开并未成功,母亲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眼看着就要到达山顶,只能够以后再想办法出府。

宝相寺门口左右置有石狮一对,玄顶翘飞檐,雕龙画凤,塔顶宝顶镏金,亮丽夺目。

此处常年烟雾缭绕,即便是寻常的日子,依然有很多虔诚的香客来此祈福,求签问很是灵验。

桑青搀扶着秦玉拂下了马车,跟在母亲身后,刚刚踏进寺内便有知客僧前来接她们入偏殿,奉上香茗,此时法师还在做早课,需要等上些许时辰。

秦玉拂并不想在偏殿等着,进门的时候就听说此处的姻缘签很灵验,也便想为她与萧琅的姻缘卜上一卦。

凤眸含笑,看向母亲道:“母亲,听说此处的姻缘签很是灵验。”

王氏知道女儿不信鬼神,一路上还想着逃走,这世上女子总想要嫁得如意郎君,都逃不过这样的心思,如此想也便不那么奇怪了。

有桑青看着,门口又留了护卫守着,也不会出什么事,也便答应了。

“你这孩子,只准去月老殿,一炷香的时辰必须回到偏殿。”

秦玉拂乖巧应道:“母亲放心,拂儿谨记!”

秦玉拂带着桑青朝后殿而去,恍然间,人群中一抹玄色身影,划过眼底,易寒怎么会在这里?

心中好奇,朝着远处跟了过去,将桑青远远丢在身后。

穿过塔林是幽静的僧寮,可惜将人跟丢了,此时僧人们都在上殿,易寒怎么会来此?秦玉拂心中有无数的疑问,却是发现气氛有些诡异。

身子恍然一倾,倏然被一股大力拉近房间,还未等她看清来人,整个人已经被人封住了穴~道,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凤眸圆睁,秦玉拂努力平复心绪,透着寒芒的刀锋已经抵在她的颈间。

两名陌生的男子,均是穿着扶风国寻常百姓的衣衫,年龄不过二十出头,都是蒙着面,眸色沉毅,不像是打家劫色得歹人。

他们的手上虎口的地方有着厚厚的茧,看上去更像是受过训练的军人。

“我们中了埋伏,本与你无关,要怪只怪你走错了地方!”

秦玉拂心间懊恼,她是追着易寒而来,没想到竟然陷自己于如此险境。此刻心里最担心的是他们为了逃出去将她当作人质。

房间变得很安静,似乎能够听到房顶传来,悉悉索索,如风过松林发出的声响,房顶之上有人。

秦玉拂身子虽然不能动,僵硬如拉满弦的弓箭,心弦紧绷,紧张到了极处。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徒做挣扎!”

不但四周,就连房顶上都是眼线,不愧是绣衣使者,只听命扶风皇上,秘密侦缉,带天子行~事。

被绣衣使者缠上,他们是插翅难逃,不过是做困兽之斗,就算任务失败,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两人决定拼死一战,拉着秦玉拂直接冲了出去,扶风国的皇上不过想要知道初云旧部的下落,不会轻易杀了他们。

顷刻间,四周窜出十几名身着玄色衣衫的男子冲了上来,将那两个人团团围住。

秦玉拂没有看到身后蒙面男子的脸,只感觉锋锐的刀锋紧贴着她皮肉,此时哪怕薄唇微微翕动,喉间发出一丝颤动,皮肉都会贴着剑刃划过。

江兖眸中阴寒沁人骨髓的冰凉,双~唇紧绷,似一片刀锋锋利的薄刃,嘴角划过一丝狰狞的弧度。

看着面前初云国的余孽,以为躲在寺院就找不到他们的藏身之处,看着他们拉着秦玉拂做要挟。

“真是愚蠢!即便你们手中的是扶风国的公主,在绣衣使的眼里,只会听皇上的命令!

秦玉拂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颈间的刀锋在颤抖,瞬间割裂的痛楚传来,刺鼻的腥咸窜入鼻中,汩~汩的嫣红沿着刀锋,汇成血珠儿滴落,死亡的恐惧袭来,难道她真的要死了吗?

江兖见秦玉拂眸中的恐惧,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之心,冲着手下喝道:“还不动手!”

话音未落,人群末端传来一道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江大人稍安勿躁!”

秦玉拂听得出,此人正是易寒,他竟然肯现身,忍着颈间的痛楚,看着他穿透人群,熟悉的身影渐渐明晰。

江兖看着面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面如冠玉,俊眉下一双难以描摹深沉的眼,正是将军萧琅身边的谋士。

“原来是易先生,没有在将军府,怎么跑到这里来?”

秦玉拂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两个人的眸光相对,易寒眸光深邃如海,让她莫名的安心许多。

“江大人,这个人女人是因为易寒才误入险境,还请江大人高抬贵手!”

江兖眉目间毫无情绪的冰冷,没有一点怜惜之意,“他们是初云国的余孽,易先生出现在这里……难免让人误会。”

易寒知道他已经被江兖发现,如果不出现只会更让人怀疑。让他没想到秦玉拂会突然出现,便是前几日当街救下,眉间一点朱砂的女子。

他已经猜测出,此番初云国的探子冒险前来,极有可能是来找寻初云公主的下落,他是无法救他们。

“江大人不要误会,今日是家母忌日前来拜祭,见江大人在此办案,一时好奇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劳烦江大人亲自出手。更没想到将此女引到了这里。”

秦玉拂在听到初云余孽几个字心如刀割,他们就是父皇留下来找寻她的人,如今重生变了容貌,就要成为他们刀下的亡魂,这世上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此。

如今口不能言,身不动,颈上血一直在流,身体的温度也在骤然下降,眼泪簌簌滴落,混合着颈间的嫣红,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生怜。

江兖看了一眼秦玉拂,两个人是在眉目传情,易寒既然开口,他不在乎那女子的性命,却让易寒欠了他一个人情。

萧琅可是京城中新晋的将军,阮豫章的得意门生,他总是要抓活口的,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对他没有丝毫损失。

“好!如果他们放了这位姑娘,江某答应不杀他们。”

初云国的人冷叱一声,江兖原本就想抓活口,想要得到初云旧部的下落,若非秦玉拂闯了进去,他们也不会拿她当人质。

既然此女的情郎已经找来了,看向易寒,初云国的人没那般卑鄙无耻。

“不用你们扶风人假惺惺,初云国的人绝对不是孬种!”

匕首由颈间瞬间抽开,秦玉拂身子腾空而起,那两个人已经冲了出去,与江兖的人厮杀在一起。

黛影一闪,一双手从身后将她拖住,整个人落入易寒的怀中,易寒又一次救了她。

秦玉拂心里担心那两个人的安危,毕竟他们是父皇留下来保护她的。

眼前越来越模糊,身子如跌进了冰窖,冷的让人心寒,由于失血过多,秦玉拂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易寒没有去理会绣衣使办案,一来不想引起江兖的怀疑,初云国的密探口中藏有毒丸,情势不妙就会咬破。

如今不过是杀一个保命,杀两个赚一个!他们是必死无疑的,只是很可惜,初云国旧部的线索中断了。

易寒见怀中秦玉拂颈间还在流血,封了她身上几处大~穴,取了玉露涂在她的伤口上,用锦帕包扎好。

既然江兖认为两个人有些关系,自然要将戏份演足了。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