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古代 > 千金逑

千金逑

第一卷: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第二章 重生

窗外月华澹澹,风露凝香,月色如绮,极静好的夜晚,窗前树影摇曳,倒映在窗纸上。

流金般的烛火隐隐摇曳,脂粉的香气绵绵不绝的在鼻尖荡漾。

云梦霓躺在榻上,仿若做了冗长的一个梦,不论痛苦亦或美好那也只是一个梦,她清楚的记得她已经死了,带着无尽的怨恨与不甘,死在冰冷的冷宫里,与阮素同归于尽。

耳畔隐隐传来杂乱的声响,夹杂着女子抽泣声,是到了枉死城?她杀了阮素,睁开眼就应该到了阴朝地府,地府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脂粉香?

云梦霓想要探个究竟,缓缓睁开一线,透过缝隙映在眼前的是古色古香的女子闺房。

房间里站满了人,一名嬷嬷正在对婢女用刑,那婢女的脸已经红肿不堪,辨不清模样。

大致也听出些原委,是婢女端错了补药,害得她昏迷。无数个念头在心中乍现,难道她借尸还魂了?

“夫人,小姐好像醒了!”有婢女道。

一群女子闻声一窝蜂的涌到榻旁,将她围得水泄不通。

容貌娇媚婀娜的中年妇人捧着她的脸,竟是要哭的模样,眸中的担忧真真切切。

“拂儿,你终于醒了,快让娘亲看看。都是玉镯这个贱婢,就该将她送往官衙治她一个谋杀之罪!”

玉镯害怕被送去衙门,忙不迭跪行在地哀求道:“夫人饶命,小姐饶命!玉镯知道错了。”

云梦霓确定她却是借尸还魂了,不想引起怀疑,且先将人都打发了,再向奴婢打听这具身子的身份。毕竟老天让她重生,不能够再像上辈子一样稀里糊涂的活着。

见到跪在地上哀求的玉镯,恍然间想起了为她惨死的绿芜,于心不忍,看向王氏,“母亲,女儿没事了,就饶过她吧!”

王氏神情瞬间一滞,知道女儿弱点的没有几人,此番拿错补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想要毁掉女儿的容貌,毕竟以后是要嫁入皇家的,容貌可是女儿引以为傲的资本。

知道玉镯是冤枉的,她可是要杀鸡给猴看的,女儿不会看不出。

王氏心中泛起疑惑,见女儿一脸的笃定神情,难道是另有安排,既然女儿已经开口,也不能让她失了颜面,将人打死被老爷知道也不好收场。

“好吧!今天就饶过这贱婢,罚她三天不准吃饭,继续睡柴房!”

屋子里一群妇人没一个敢吱声,云梦霓看着姹紫嫣红,各具风姿的女人们,不难看出这些人,应是府里的姨娘们。

看她们衣着服饰,应是官宦之家,这官宦之家的宅院,与那后宫又有什么两样呢?

王氏见女儿眸中瞬间闪过的一丝落寞,可是为了容貌而担心,脸上的红疹已经消的差不多了,也不能让后院的这些女人们看笑话。

“既然拂儿已经醒了,众位妹妹们都请回吧!”

云梦霓正想着将这些人给打发了,如此也免得许多麻烦,众人退去房间内终于可以安静下来。

云梦霓命婢女去柴房给玉镯送些消肿的药膏,免得脸上留下疤痕,既然要送到官府处置,应该是府里典买的婢女,被赎身之后还是要嫁人的。

桑青是从小陪在秦玉拂身边的婢女,总觉得今日的小姐与往日是有所不同的,小姐高傲清冷最在乎自己的容貌,岂会如此轻易的饶了玉镯。

也怕小姐会秋后算账,不过见她命人给玉镯送药,心里面倒是更加的疑惑了,上前道:“桑青谢小姐饶了玉镯,她也是担心家里病重的母亲,才会心思恍惚端错了补药,不过……玉镯也许是被人利用了。”

“被人利用!”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活了一辈子才让她明白。

云梦霓眸光逡巡在她秀雅的脸上,就是此女发现自己是佯睡,又能够看出事情的端倪,眸色沉静,是个玲珑剔透,心思缜密的人。

也见得王氏走的时候向桑青递了眼色,此女应是她的心腹。那妇人眸中的关切并不虚假,是绝对不会害她的。

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桑青对自己的一切也都了解,这后院的女人心思各有不同,有桑青在身边提点也免得露出破绽。

“桑青,实不相瞒,有些事情我不记得了。”

桑青错愕,还没有听说过昏迷会导致失忆,关切道:“小姐,不如传郎中来为小姐诊脉。”

“我也只是有些事情不记得了,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也不是什么大事,并不想让母亲担心,所以这件事不能有除了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

桑青虽然满腹狐疑,面前的女子却是自家的小姐,她自幼在小姐身边,小姐冷傲孤僻了些,对她还是极好的。

“是,桑青绝对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

云梦霓从桑青的口中得知,她是扶风国右相秦枫的女儿秦玉拂,云梦霓满腹疑惑,她记得扶风国的右相是尚元忠并非秦枫。

扶风国当朝的皇上是夏侯宸,她很少参与萧琅的计划,尚元忠应该是萧琅谋反之后的格局。

如今是元和八年五月初九,正是初云国灭国之后,与她被萧琅由初云国国密道内救出的时日。算算日子如今萧琅应该已经回到了京城。

心里还爱着萧琅,一直不甘心被冤枉,死了不过是留下了荡~妇的罪名。

看来上天对她不薄,虽然换了身份,却还有机会以另外的身份与他再续前缘,冷宫里的云梦霓已经死了,如今的云梦霓也许已经死在了初云国皇宫下的密道内。

从此她不在是云梦霓,而是秦玉拂,她将以新的身份去接近萧琅,让萧琅重新的爱上她。

只是她还不知道如今身子的模样,心里面还是有些担心,“桑青,去取一柄铜镜来。”

桑青莞尔小姐虽然失忆了,本性还是没有变得,莲步轻移由妆匣内取了菱花镜来递了过去。

小姐的容貌这京城之内也没有几人能及,只是小姐一向不屑与其他世家的公子小姐们走动,这便是所谓的孤芳自赏。

巧笑道:“小姐的容貌不损分毫。”

秦玉拂接过桑青递过来的铜镜,顾盼生辉,容貌娇~媚,眉间一点朱砂,那镜中的模样竟然与阮素一模一样。

如同天雷从九霄之上劈了下来,神情僵在脸上,铜镜瞬间手中脱落。

“怎么是她!怎么会是她!”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