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古代 > 千金逑

千金逑

第一卷: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第一章 楔子

电闪雷鸣,天穹暗如泼墨,如同被野兽利爪活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

无尽的冷雨浸透宫衣,青衫的女子跪在御书房门外,恸哭悲戚,“皇上,娘娘病了就快死了,求皇上去冷宫见娘娘最后一面吧!”

风声夹杂着雨声浑浊不清,无数的冰冷在心底蔓延,任凭绿芜如何哀求,那道紧闭的宫门不曾扶开一线。

皇后娘娘被人冤枉与人通奸,被皇上打入冷宫,更不准御医诊治,如今命在旦夕,还等着见皇上最后一面。

福公公见绿芜单薄的身子在冷雨中瑟缩发抖,他相信皇后娘娘是清白的,方才带她前来。

看着那道紧闭的宫门,平日里皇上与皇后娘娘恩爱有加,如今竟如此决绝,帝王情深却也无情。

“绿芜,此时皇上还在气头上,还是回去吧!”

绿芜忙不迭磕头,向福公公哀求,希望福公公能够念着皇后平日里的好,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好话。

“求福公公向皇上解释,娘娘她真的是被冤枉的!”

他也相信娘娘是清白的,娘娘与皇上感情笃厚,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多半是着了道了。

看惯了后宫的尔虞我诈,要怪就只能怪皇后太宅心仁厚。

密如雨骤,掩映在巍峨皇城,高墙宫阙外,西北一隅,偏僻的院落,便是扶风国的冷宫所在.

虽非破败不堪,却是冷清得很,旷寂幽暗的冷宫,盈盈烛光忽明忽暗的曳动着。

云梦霓犹如置身烘炉之中,皮肤骨骼,五脏六腑如烈焰炙烤,仿若片刻就会化为灰烬。

床榻上原本清雅绝伦,犹如画上走出来的美人,生生折磨得不成人样,如抽干的花朵,枯萎凋谢。

云梦霓微阖眼眸,泪水沿着长长的羽睫滑落,隐忍着心里的痛楚,不肯呻吟出声。

自从初云国被灭国,她被父皇藏在密道中,被萧琅所救,她便认定了萧琅是她这一辈子依靠的人。

她们历经生死,彼此深爱,她是被冤枉的,可是萧琅竟然不信她。竟是连御医都不肯传,如今身边只有贴身的两名婢女照看着。

任谁见了那样的情景都会生气,何况是帝王,皇上应是在气头上。

一旁绿枝将锦帕打湿,敷上她的额头为她降温,心疼的眼泪簌簌滴落,皇上怎么就这样狠心,再这样发热下去,皇后娘娘会没命的。

云梦霓轻抬眼睫,费力的抓住她的手腕,声音很低略带沙哑,“绿芜……还没……。”

绿枝知道她想说什么,忙不迭道:“娘娘放心,有福公公在,皇上知道娘娘是冤枉的,就会派御医前来。”

云梦霓喉间干渴,只是发出一丝闷闷的轻响,她还不想死,只是身子太虚弱。

这几日身在冷宫,一直在想从她落水被护卫救起,到醒来发现她与护卫赤身裸体躺在榻上,被皇上撞见,护卫当场自尽,身上的暧昧印记,却让她百口莫辩,究竟是谁在害她?

倏然,穿透层层雨幕,殿外传来急促的步履声,难道是绿芜回来了,云梦霓勉强的撑起身子。

殿门倏然被推开,黛影一闪,一名婢女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身上穿着蓑衣,手上还打着油纸伞,那婢女将身子退到一旁。

紧随其后,一身蓝色华服的女子,纤腰娇柔,风姿妖娆,眉间一点朱砂更添妩媚,好看的丹凤眼打量着榻上有些狼狈的云梦霓。

听婢女说绿芜在御书房门口哀求皇上,来见皇后最后一面,想用苦肉计吗?

她是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费尽心机的图谋,只差一步她就可以坐上皇后的位子,她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阮素敛了眼底所有的情绪,一脸焦灼的奔了过去,“娘娘,听说福公公带着绿芜去见皇上,皇上震怒要将两人杖毙!”

“杖毙!”

绿芜是云梦霓最后的希望,闻到杖毙二字,本就虚弱的她血气上涌,一口血吐了出来,吓得绿枝一边哭一边用锦帕擦拭,“娘娘!您别吓绿枝啊!”

皇上迟迟没有废后,只是将皇后关进冷宫,皇上应是对皇后还有情,这不禁让阮素坐立不安,她必须将绿枝支走。

阮素上前直接坐在床榻上,伸出手覆上云梦霓的额头,“怎么这么烫!再这样下去,娘娘会死的,快拿着本宫的印信去请御医前来。”

平日里阮贵妃与皇后情如姐妹,绿枝并没怀疑,忙不迭拿着印信去请御医。

阮素命婢女留在殿外把守,看着怀中气若游丝的云梦霓,此时就是除掉她的好时机。

从怀中将白玉药瓶,拔掉木塞,一股馨香吸入鼻息,云梦霓猛然睁开眼,意识到不好,体内血液瞬间如奔腾的江河决堤横冲直撞。

“原……来……是……你!”

阮素冰冷的瞳眸看着她,自幼就喜欢萧琅,云梦霓不过是个亡国的公主,凭什么做皇后,独得皇上的宠爱。

只要皇后一死,以阮家的势力,她就是后宫的女主人,连御医都不会查出是她做了手脚。

风情万种的眉梢泛起清冷的锋芒,她与初云国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云梦霓!你早在初云国灭国的时候就该死,你根本就不该认识他!”

沸腾的血液在体内犹如炸开一般,就要喷薄而出,云梦霓知道她必死无疑。只是这样死得太过窝囊,抬起虚弱的眼眸迎上那双阴冷的双眸。

“你……永远也……得不到……他的心。”

字字由灼热的胸腔嘶吼出声,隐匿在袍袖下的手悄悄摸向锦枕。

这句话正戳中了阮素的痛楚,愤怒的抓住她的衣领,看着狼狈的云梦霓裸~露在颈间,尚未销退的齿痕。

满眼尽是嘲讽与鄙夷,“云梦霓,可惜你就要死了,他只会记得你是个荡~妇,留在他身边的只有我!”

云梦霓由于虚弱整个身子都在轻~颤,犹如秋风萧瑟的落叶,心里充满恨意,就是这个女人害她留下淫~妇之名,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她。

触不及防,云梦霓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匕首刺入阮素的小腹,是当年父皇将她藏入密道时,留给她做防身之用,上面淬了见血封喉。

阮素凤眼圆睁,神色僵固,即刻毙命,竟是死不瞑目。

是她虚弱至极才让阮素放松警惕。阮素更不会想到她如此温婉的一个人,身上竟然藏有淬了毒的匕首。

五内轰然炸开,腥咸狂涌而出,云梦霓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染红了两人的衣衫,嫣红的唇角扬起一丝冷笑。

纵有万般不甘,滞重的眼皮缓缓合上,“黄泉路上,咱们好好算账!”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