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 千金撩人

千金撩人

重生,华丽蜕变第5章 清白之身,换一线生机

苏语婧迷茫的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她现在甚至连她父亲一面也见不到。

正在她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几名护士推着病床,上面躺着一名满身是血的人,还有吵吵嚷嚷的家属围着,一个没站稳的苏语婧被推了一下,她被撞进了一个没有关上门的房间。

苏语婧站起身,看着房间里摆放着整齐的白色护士服,看上去像是刚刚消毒过摆放着的。

正在她走出房间,准备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又走了进去,拿了一套护士服,她要见到她的父亲,现在或许是个机会。

苏语婧换上了衣服,戴上口罩,重新走回到了叶德海的病房前,门口的两名保镖见到是个护士,也没有多问,就让她进去了。

此时,病房里的叶德海躺在那里,还是没有任何的意识,他依旧昏迷着,他唯一的气息也需要靠着呼吸机才能唯系着,才能证明他还活着。

“爸,不管怎么样,您一定不能有事,一定要活着,我发誓,我一定要拿回属于叶家的一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苏语婧站在病床前,此时她的心痛得无法呼吸,可她依然强忍着泪水。

苏语婧握着叶德海的手,她知道她这样的机会不多,也许,下一次,她再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进来看一眼叶父。

而没有多久时间,门口的两名保镖便推门进来,苏语婧只能仓皇地离开,甚至不能多看一眼。

走出了病房,苏语婧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现在的她其实没有任何一点办法,她现在不再是那个高傲不可一视的千金小姐,而是不受宠的私生女,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去夺回那一切,她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叶父接受最好的治疗,让他苏醒过来?

苏语婧离开了医院,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走的累了,她才随意地坐在路旁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她才觉得在人群中,她是多么地渺小,而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让她那么地无力。

此时,广场中间的LED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有关于霍祁劭的花边新闻,原来这一周没有他的消息是因为他陪着当红模特乔楚楚去了美国走秀,今天一回来,便上了头条,而且还是全程直播的。

机场出口处,霍祁劭搂着乔楚楚,男的俊朗帅气,如刀雕般的立体五官,随着他的扬唇淡笑,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的女人。

而他怀里的当红模特乔楚楚,真的是人如其名,不仅娇媚,更是楚楚惹人怜。

看着霍祁劭小心地护着乔楚楚走出粉丝们的包围圈,绅士地帮她打开了车门,用手护着她的头不被撞到,记者们还不忘一路跟着。

苏语婧想起苏晋涛对她的请求,想起苏氏现在面临的危机,如果她还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大小姐,如果她没有经历过这次的车祸,她不会轻易屈服,但现在,不管是不是为了苏家,至少,她也要为了她的父亲,付出一切都可以。

也许是苏语婧突然想通了,霍祁劭想要的是一场婚姻,而她想要的是霍少太太的头衔,那她和他之间可以交易?

不过,以苏语婧的了解,霍祁劭怕是不会同意的,不过,现在的她可不一样了!

苏语婧想好了,她就直接回了苏宅,回了房间,打开衣柜,开始找衣服,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件她觉得还算合适的连衣裙,米色的斜肩荷叶边中裙。

她换好了衣服,拿了一个手拎包下楼,却没有想到碰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的苏语婷。

“哟,苏语婧,你这精心打扮的,又想去勾引哪个男人啊?”苏语婷看到她,便是满嘴的嘲讽。

苏语婧冷冷地扫了一眼沙发上放着的一堆购物袋,“我说二姐,你现在还有心情逛街购物,看来,苏家怎么样,你是一点也不担心的,对吧?至于我要做什么,跟你没关系!”

苏语婷听到苏语婧竟然会这么对她说话,她一下子还不知道怎么回嘴。

“苏语婧,你胆子还挺大,竟然敢这么说我!你以为你是谁?如果没有苏家,你以为你能这样好好地站着跟我说话吗?”苏语婷就是想要把她赶出苏家,不然,苏家人也不会让苏语婧付出一切,也要让她去拉到投资,保住苏氏。

苏语婧现在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她并不想和苏语婷在这里浪费口舌,她转身就要往外走。

苏语婷一把扯住了苏语婧的头发,“苏语婧,是不是你以为现在苏家需要你,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吧?”

没有任何的防备,苏语婧就硬生生地被苏语婷拉了回来。

“你放手!”苏语婧被苏语婷扯的头皮都发麻了。

“放手?你让我放手我就放手吗?”苏语婷这么对苏语婧怕是也不是第一次了,苏语婧根本就措手不及。

苏语婧也不是好欺负的,等到她反应过来之后,一把推开了苏语婷,“你够了!”

苏语婷没站稳,被推倒在地,她的额头撞上了一旁的桌子角上,摆在上面的花瓶掉下,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吵醒了在二楼卧室休息的姚惠琴。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姚惠琴还没有下楼梯,就看到女儿的额头上流着血,她马上跑下楼来。

“妈,苏语婧这个贱丫头打我。”苏语婧向着姚惠琴哭诉着。

姚惠琴不用再多问,她叫来了别墅的保全,让他们强行地把苏语婧送回了她的房间,再一次她被关了起来。

苏语婧不管怎么敲门,却依然没有人理会她,她现在根本就经不起这样的浪费时间,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德海那样躺在那里,她更不能看着莫皓天和叶雨柔的背叛。

直到现在,苏语婧才发现她没有霍祁劭的联系方式。

两天之后,姚惠琴才来找苏语婧,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件黑色的性感裙子。

“苏语婧,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你还敢对语婷动手了,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长大了,翅膀长硬了,是吗?如果苏氏真的破产倒闭了,你觉得你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姚惠琴看着她,而苏语婧却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

这两天的时间,也足够让苏语婧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她现在只能屈服,她没得选择。

“那你要我怎么做?难道一直把我关在这里?”苏语婧就算能够一直被关着,但是,苏氏等不了。

“那倒不是,把衣服换上,跟我去一个地方。”姚惠琴说完话后,她就把手里的那条性感裙子扔向了她。

苏语婧拿起衣服仔细看了看,这样性感的衣服,布料少的可怜,苏家现在是要把她就这样卖了吧?

苏语婧换上了那条黑色的裙子,深V领的紧身短裙,背后也是深V到腰际,而裙摆只是过了大腿根一点点。

姚惠琴倒是很满意,她会亲自送她去目的地,自然是怕她逃跑。

夜色玫瑰城,是滨城市最大的娱乐会所,是男人的天堂,也是权贵富商们风流潇洒的地方,而且还是会员制,能够进得了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的。

姚惠琴得知今天王氏集团的王董在夜色玫瑰城,全滨城的人都知道王董是一个老色鬼,又靠采矿发家的,是个名副其实的土豪。

而姚惠琴把她带到这里,确实是要把苏语婧以高价卖出去,卖给迷色成性的王董,那样就算不能彻底地化解苏氏的危机,但是也能够暂时缓解一下,因为王董对女人的大方也是出了名的。

只要能够保住苏氏,牺牲苏语婧又能怎么样?

苏语婧被姚惠琴硬拉着走了进去,“苏语婧,你今天就好好地给我伺候好王董,事后他自然会给你一大笔钱,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至少你也要用你这副清白的身子给苏家一点回报吧!”

“我不要!”苏语婧直接甩开了姚惠琴的手。

让她出卖她自己的身体,让她去做陪酒女吗?绝对不行!

姚惠琴见苏语婧挣扎开来,想要逃走,她也毫不客气,一把将苏语婧拉住,直接就甩上一个重重的耳光,将她打的头晕眼花的,看来,以前她也对苏语婧从来没有客气过。

“你这个贱丫头,让你去陪王董都是看得起你了,你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你妈有狐媚本事,敢勾引我老公,才生下的你,现在你也发挥你的狐媚本事,给苏氏一线生机,不好吗?不然,你觉得以你这个贱丫头的身份,还想着嫁入豪门不成?”姚惠琴又将苏语婧往着包间方向走去。

苏语婧咬了咬牙,刚刚被甩的一个耳光,到现在脸还火辣辣的疼。

但是,她是绝对不可能被姚惠琴摆布。

“难道只能这样吗?”苏语婧停下了步子,一脸冷静,眸子牢牢地盯着姚惠琴。

姚惠琴被苏语婧的这个眼神给愣住,但下一秒,她又恍过神来,“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做?你不是没有办法让霍少入资吗?今天晚上只要你成为王董的女人,他是不会亏待你的。”

她就是坚信这一点,才会带着苏语婧到这里来。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