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宸系灵心之邪王霸宠

第六章 获救

日光越来越烈,晒得她有点眩晕,脚上也有伤,因为没有鞋的缘故让她有点站立不稳,强撑着走到桥栏边,用手扶着栏杆,这才没有这么吃力。

在最后的走动间,箫灵的双脚露出了一半,而她却不知道,一心在想着诗句,无暇顾及其他。

而君逸宸也注意到了她的情况,还看到了她露出的那双半截玉足,让他微微一愣,这女人,又是露肩,又是露足的,要不是他看人准确,不然都要以为她这是在勾引人。

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刚刚跑出去的侍卫就已经回来了。

“王爷,炭笔。”

箫灵再次感叹,这些侍卫办事效率真是高啊。

抬步走到侍卫身边,伸手拿过炭笔,抬眸看向君逸宸:“王爷,我现在全身湿透,衣服脏兮兮的,怕弄脏了你的赏花亭,麻烦你给张纸我,我在这边的石桌上写即可。”

看赏花亭内地板铺红毯,物品奢华,一尘不染,她这浑身上下都是水和灰尘,还真没有勇气踩过去。

君逸宸冷眸上下看了她一眼,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不过,还有女子有机会却不愿靠近自己的,看来此女子还真是与众不同。

“无妨,到这边坐着写。”他没有洁癖,只是偏爱白色,外面却传他这个所谓的‘修罗君’有严重洁癖,可笑得很,但是外界如何谣传,都跟他无关。

箫灵踏着小碎步走进亭内,看着桌边那把华贵的椅子,仔细看还是用紫檀木做成的,让她更不忍心坐下去,继而站着欣赏桌上那幅莲花水墨画,荷花荷叶都画得逼真无比,惟妙惟肖,而且形态各异,顿时心中已有答案。

随后又看了一眼侧躺在眼前的妖孽美男,心跳猛的加快,让她坐在美男面前写诗,别说诗了,一个字她都定不下心写。

只见她迅速地拿起桌上的一张宣纸,转身快步往外走,边走边说:“,我觉得在这边或许能写出更有意境的诗。”

君逸宸看着她娇小的身影逃似的往外走,黑眸中闪过一抹戏谑的微光,修长如玉的手指在膝盖上有节奏的敲打着。

箫灵把宣纸铺在石桌手上,准备下笔时发现自己手指有点僵硬,便放下炭笔,两只纤纤玉手相互揉捏、摩擦、然后再甩了甩才感觉血液流畅,重新拿起炭笔,在宣纸上写上心中背好的两首咏莲诗。

半晌!

“呼~任务完成,希望能过关。”箫灵给自己鼓舞打气。

她可是站着弯腰写的,连石凳都没有去染指。

直起腰抬头看向亭内的方向,突然眼前一片黑暗,过来几秒才慢慢恢复,感觉额头在发烫,身体忽冷忽热,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难道是发烧了?

得尽快让他留自己在这里养伤,现在感觉自己随时会倒下,好晕啊!

艰难的忍着晕眩,移步走到亭内,向君逸宸递上自己写好的诗:“王爷,诗写好了,如果你觉得不错,请你允许我留下来养伤。”

快不行了,好晕好晕,用仅存的一点毅力:“王爷,只要你让我留下来养伤,日后我定会报答,砍柴烧水、洗衣做饭、这些我都会。”

君逸宸手轻轻一挥,箫灵递出的宣纸就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中。

在看到这两首诗后,他黑眸溢出淡淡哑然之色,心中也有点震撼,能写出这么有意境的诗实在少见,这女子处处散发着神秘的气息,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如果是敌人,留在身边防着也总比她暗中行动的好。

如果不是敌人,是无意闯入,那么留下她,日后再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也不迟。

想到此处,君逸宸那美绝人寰魅的俊颜上唇角邪魅勾起,黑眸看向箫灵:“韵味十足,诗词绝佳,本王一言九鼎,允许你留下养伤。”

而箫灵听到他的话后,瞬间全身松懈,眼一闭,晕倒在红色的地毯上。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