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 > 美味攻略

美味攻略

第054章 包子背后的秘密

顾雪亚平静地陈述道:“是专门请假回来给你包包子吃的,就为了你小子今天吃包子说的那句‘感觉人家店里的包子很好吃’。”

陶定洋诧异地问:“真的?”

他发誓之所以会觉得门口的包子做的好吃,就是单纯的没有吃过父亲包的包子而已,现在尝过了父亲的手艺,他就再也不像在吃被人做的包子了!

特别是父亲还为了他特意请假!

陶定洋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

陶乐还不忘在这种时刻落井下石:“咱爸之所以会给你做好吃的,就是因为你小子没见识,想给你开开眼而已。”

陶定洋昂着下巴,骄傲地说:“姐,你要是嫉妒就直接说。”

陶乐头一扭:“谁会嫉妒一个只吃过父亲包的包子的人?”

陶定洋:“……”

顾雪亚温柔地注视着两个孩子争吵,恍惚之间有种回到了当年的感觉。

院子中央,风吹着树苗发出沙沙的声响。

城市中央。

高耸入云的大厦,灯光零零星星地亮着。

楼中某一层房间里。

魏杨刚走进客厅里面,正在打扫的保姆大姐转过身,看到魏杨,毫不意外地问:“先生,请问您身上的衣服要换吗?换的话,我帮你洗一下。”

“不……”魏杨刚准备说不用换,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以前他就算是被人扯住袖子,轻轻地晃了那么一下下,都恨不得洗上几十遍的澡。可刚才的他被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女人拥抱,回到家里后居然习惯性地想说不换衣服?

这种想法简直太可怕了。

魏杨脑补着自己将来被陶乐传染,变得非常邋遢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我去洗个澡,马上就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

他要继续保持着爱干净的形象。

保姆阿姨听到魏杨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那会儿听到魏杨说不用的时候,她有多害怕。她还以为这家伙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

魏杨关上浴室的门,不大一会儿,哗啦啦的水流声就响了起来。

他站在喷头下方,好看的眉毛不自觉地堆成小山。

自己今天的这些反应,好像比平时反常太多。

之前要是被人碰了一下,肯定会火急火燎地找个地方换衣服,再不济也要洗个澡,可是这一次除了当时感觉特别恶心之外,其他时候居然都很平静。

甚至连回家换衣服,都是经过保姆的提醒才响起来的。

他这次到底是怎么了?

魏杨关掉水,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眸中的疑惑却始终没有减少半分。

“咚咚咚。”

“小魏,有电话。”

保姆阿姨在门口敲着门,语声特别的轻柔。

魏杨随意地找了一条毛巾包裹在自己的身上,大步走出去问:“谁的?”

保姆阿姨恭敬地低着头:“不知道。”

魏杨走到客厅里,随意地往沙发上面一靠,随意地按下接听键:“喂?”

“魏杨,我觉得咱们两个有必要见一面。”赵然兮坚定地说。

魏杨漫不经心地开口:“行,既然你想见我,那就到我妈家去吧。”

他的这个房子可是具有排他性的,总之这个房子里面是绝对容不下他和保姆之外的人。

赵然兮平静地说;“不用,现在我就在你们家楼下的餐厅里面,有时间的话,就过来一下。”

魏杨皱着眉头问:“现在?”

赵然兮坚定地说:“对,就现在。”

魏杨犹豫着低头,看着自己近乎*的身体,在沙发上面挪了挪,找到个较为舒服的姿势躺下:“可是我现在刚洗完澡,要是特意跑下去见你,待会儿回来一准还要重新洗。”

他有洁癖,但也非常的害怕麻烦。

赵然兮想都不想地说:“既然你不愿意过来找我,那我就过去找你。”

找他?

魏杨好笑地问:“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吗?”

这个家的地址除了跟父母说过之外,他几乎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魏杨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瞬间,心也跟着慌了起来。

这事儿应该不会变成他想象中的那样吧?

赵然兮得意地说:“既然我决定要过去找你,那就肯定事先打听过你家的地址。”

魏杨无语地坐起来,然而不管他怎么调整,沙发就跟故意跟他作对似地,愣是半天都没让他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我爸妈告诉你的?”

该死!

他早就应该猜到,被父母知道的秘密基地,基本上就已经是众人皆知的地盘了。

因为别人一旦问他的父母,他住在哪儿,父母肯定会告知!

更何况这个人是母亲最得意的徒弟。

赵然兮赞赏地说:“你很聪明。”

他早就知道自己智商不低了,因此别人的这种夸奖根本不会让他高兴。

魏杨继续问:“你在我家楼下?”

赵然兮的语气更加的欣慰了:“恭喜你,连击了。”

魏杨无语地望天,这种连击好像并不值得庆幸,他又在沙发上面躺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赵然兮知道他家在哪儿,要是自己总是不下去,那赵然兮很有可能上来。

他懊恼地站起来,忙不迭地换好衣服,出门之前先跟保姆打了声招呼,接着就大步冲到楼下。

赵然兮果然正在咖啡厅里面等着他,她穿着一身丝质纱裙,静静地坐在那里品着咖啡,一副岁月静好,我自安稳的模样。

仿佛只要他在哪里坐着,就能够让时间停止。

魏杨来到她的对面,没有跟对方打招呼,而是先仔细地把桌子仔仔细细地擦了好几遍,确定在上面找不到一点的灰尘之后坐下,也没跟对方客套,而是开门见山地问:“你大半夜的跑到这儿来找我干什么?该不会是看我长得太好看,决定跟我表白了吧?”

他一开口就没个正行。

赵然兮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不好意思,我的品味还没有特殊到那种地步。”

魏杨不自觉地坐直身体:“既然不是,那你过来是为了逗我玩儿?”

赵然兮双手搭在桌子上:“就算是我为了你来的,你恐怕也无福消受吧?”

魏杨承认,赵然兮的这一句话确实非常准确地说出他现在的状态。

他是无福消受美女,哪怕他很有钱,前段时间交的那些女朋友基本上也都是摆在身边当人形挂件的。

魏杨的手指轻轻地敲着面前的桌子,这是他最近的一个习惯性动作。

只要这么做,他的心就能平静。

魏杨缓缓地说:“我知道你绝对不是冲着我来的,要不然你肯定会直接上楼找我了。”

在这种公开的场所,做点儿亲密的事儿都会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之下。

而赵然兮这么注意形象的一个人,一旦约别人在公共场合见面,那就证明讨论的事只会是正事。

赵然兮也很清楚现在的时间基本上已经不早,也不准备把时间浪费在跟魏杨闲聊上:“我就想知道,你今天跟我学妹说话的那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即便是被齐巍然送回家中,她的心情非常的高兴,不过她仍旧没有得意忘形。

她知道有些事是她今天必须要解决的。

魏杨不屑地问:“就为了这点小事儿?”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