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 > 美味攻略

美味攻略

第005章 两色豆腐汤里的乾坤

“可以吗?”陶乐欣喜地问。

老板望向老板娘。

老板娘点点头:“当然可以。”

陶乐喜出望外地开火,调汤汁,放调料,在把已经清洗干净的豆腐块儿全部倒在锅里,耐心地等待半个小时,并且在等待的过程中不停地加作料,等到出锅,才兴冲冲地盛碗里面。

作为一名已经被命令禁止不能进厨房,不能做菜给人吃的向往成为大厨的女人,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菜给父母之外的人吃,她的心情非常的激动。

既期待得到别人的认同,又害怕汤做的不够好吃。

陶乐的心情七上八下的,她把汤放在客人的桌子上:“请品尝。”

魏杨抚额,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让他吃饭,对他来说无异是种折磨。

他甚至在心理面已经打了多次的退堂鼓,但为了知道这个人的手艺是不是真的值得他拉拢,他强迫着自己抬头看了那份汤一眼。

汤的颜色是浅绿色的,乳白色的豆腐点缀其中,宛如翠玉包裹着的羊脂白玉,色泽鲜而不艳,绝对是翡翠豆腐汤中的上品。

魏杨也吃过几次豆腐汤,那几次也都是大厨做的,单从颜色和香味上面看,陶乐做的跟那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难道是他眼光出问题了?

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他看到的那么厉害?

魏杨很疑惑,他的心理面有两个声音,一个在叫嚣着这里很脏,让他赶紧离开,另外一个则说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若是不尝一口,怎么知道这汤里是不是大有乾坤?

他纠结半晌,最后还是犹豫着拿起不知道到底干净不干净的勺子,忍着胃中传来的不适,将豆腐汤送到口腔中,浓稠的汤汁在舌尖化开,清淡的味道霎时间席卷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嫩嫩的豆腐在轻抿之间,碎在舌尖,豆腐特有的味道弥漫开来……

魏杨诧异地抬起头,她的实力远远地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是个商人,是厨师,同时也是出色的评论家,从他吃过的这么多人做过的豆腐汤来看,陶乐做豆腐汤的水准已经远远地超过了那些上了年纪的所谓大厨。

陶乐脸色在看到魏杨脸的瞬间变黑,倒霉,怎么是这个讨厌的男人?

“味道也就一般般。”魏杨端着架子,口是心非地回答,他朝陶乐丢过去一张名片,趾高气昂地问:“看在你手艺这么好的份上,要不要到我餐厅里来工作?”

据他所知,这里就快拆迁了。

“不要。”陶乐想都不想地拒绝,她伸出手:“翡翠白玉汤,一共二十四块钱。”

这个男人绝对是有病,刚刚还说她作弊,没能力,转眼就过来挖墙脚,还当着老板跟老板娘的面。

作为一名尽职尽责为小店着想的员工,陶乐觉得她还是先把钱要过来比较好,她可不想再这个男人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我的餐厅可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非常出名的餐厅!”魏杨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厨师能够拒绝他的邀请。

陶乐无所谓地问:“你餐厅里的厨师,能够教会我做这么好吃的翡翠白玉汤吗?”

“不……”能,魏杨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否认压回去,他不屑地瞄着陶乐的汤,口中唾液泛滥,他还是选择贬低陶乐:“不怎么样,你的汤。”

尽管魏杨嘴上一直否认,但是他很清楚陶乐的手艺绝非他说的那样,只有一般般而已。所以在尝了陶乐做的汤之后,他就知道自己挖墙脚的行为不可能实现了,最重要的是他总算是知道陶乐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里。

魏杨非常的遗憾损失一名人才,扶着桌子站起来,反应过来刚才他的手摸到了怎样肮脏的东西,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刚才跟桌面接触的手指头。

陶乐不解地凑到前面:“你手指怎么了?”

“没怎么。”魏杨不愿意主动跟人说他有洁癖,佯装不经意地把手放进口袋里面,往后退两步:“我今天在现场跟你说了那些话,你难道不生气?”

陶乐无语:“我生气,你会跟我道歉吗?”

魏杨拿出钱包,递给陶乐一张一百的钞票:“不用找,不会。”

陶乐看看手里的百元大钞,再看看头也不回地离开的魏杨:“怪人。”

既然不会道歉,那又何必说那些。

陶乐转身。

老板跟老板娘欲言又止地站在她的身后。

陶乐把手里的钞票递给老板娘,好奇地问:“你们找我有事儿吗?”

老板两口的性格都比较耿直,心里从来都藏不住话,听到陶乐这么问,老板娘不好意思地后退两步。

这个性情直爽的女人,居然也会有不好意思开口的一天。

陶乐已经习惯了以前的那个脾气火爆的老板娘了,如今看老板娘扭扭捏捏的,不禁觉得有些别扭,她佯装不在乎地挥挥手:“老板,老板娘,你们两个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呗。”

“这里要拆迁重建。”老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从明天开始,这里的所有店铺都要关门,所以我们……”

经过将近半年的相处,他们跟陶乐也算是产生了比较深厚的情谊,平时训斥陶乐,不让陶乐进厨房,不过陶乐偷看他们处理食材的时候,他们却从来都没有阻止过。

拆迁的消息早就已经下来,他们舍不得这个店铺,也舍不得陶乐,这才拖到今天才告诉陶乐。

“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陶乐的眼眶红彤彤的。

老板娘故作大方地拍拍陶乐的肩膀:“我跟他打算重新出去盘个店面,要是你到时候还没有找到工作,就继续到我们的店里来打杂,你师父肯定也会教你怎么做菜!”

“你若是找到工作,也可以过来找我们聊聊天。”老板取下挂在老板娘肩膀上的抹布,默不作声地走到一边,擦着脏兮兮的桌子。

“到时候,你们可千万不要嫌弃我!”陶乐非常的失落,但又怕表现出来,会让气氛变得更加伤感,还是强迫自己露出了个笑容。

“恩。”

离别总是让人沮丧。

陶乐跟老板和老板娘叙旧我爱你,带着满腹心事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的家位置非常的偏僻,是穿过繁荣的市中心,在坐半个小时的地铁才能到的郊区。

那里的交通便利程度比不上市中心,胜在绿化条件好,家家户户住的也都不是高楼大厦,而是最高只有三层的平方,还都带着小院子。

通往居民区的柏油马路两旁,种植着非常多的树木,春天才刚到没多久,独属于树叶的清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钻到了人的鼻腔里面。

陶乐之前回家,心情都非常的愉悦,只有这次心情非常的沉重。

她大方地推开家门,还不待她张口,房间里极其败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滚!我让你滚,你没听见吗?”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