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九元狂尊

九元狂尊

第六章 生死

刚开始的时候,除了感觉炙热之外,倒也没有感觉大有任何的不适,赵子期就这么往前行走了差不多一百来米,不由的有些奇怪,难道这个什么混沌炎之境就只是这么简单吗?

再继续踏步前行之后,却突然传来一股剧痛,连忙往后退了足足十来步,这才感觉好受许多,低头一看,却发现身上有许多皮肤已经被烫伤,脚底下更是血肉模糊,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这混沌火之境了,这才刚刚走了一百米,后边还有四百多米,可想而知,后边的温度肯定还会成几何成倍翻升!

“拼了,为了洗髓伐毛,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想到这,赵子期永不服输的心里也被成功的激活,眼神变得更加坚定起来,稍作休息,身上的伤口在扳指所发光芒的治愈下,也好得七七八八了,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拥有扳指这个逆天法宝。

咬了咬牙继续朝前方走去,这一次却是能行到一百五十米处……

“不好,难道是荆轲前辈所说的空间火元素即将暴乱?”刚刚松了口气的赵子期陡然发现周围的火元素出现了紊乱的迹象,脸色一下子绷紧,想起荆轲所说的话,不敢有丝毫的滞留,全然不顾身上的剧痛,急速的朝石碑飞奔而去。

眼角瞥了一眼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火浪,赵子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荆轲在说道热浪的时候会有一种后怕的表情了。

如果不是荆轲提先告知,此时的赵子期必然已经被这火浪吞没,成为众多骨骸中的一员。

这完全便是一个必杀之局,从火元素紊乱到火浪爆发,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说是毫无征兆也不为过。再者,整个空间除了石碑这一小块范围,其他地方皆是在火浪的笼罩之中,躲无可躲。

赵子期前脚刚进石碑的下方,火浪便滚滚而至,奇怪的是,到了石碑两米外,火浪又迅速的退了回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呼,果然恐怖至极。怪不得连那合体期的猛犸巨兽也要饮恨在此!”狠狠的咽了口唾液,赵子期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跌坐在地上,心中对这混沌九元境的恐怖之处再次有了新的了解。

掌握了这一逃生的秘诀,又有扳指这一作弊神器。赵子期后怕之余却没有多少的恐惧,在心中为自己打了打气之后,便是再次启程接受挑战。

挑战是孤独的,痛苦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与激动,就这么一次次的往前走,一次次的退回来,混沌火之境没有日夜之分,连赵子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前进了多少次,又后退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经历了多少次火元素暴乱。赵子期唯一知道的是,随着不断的前进后退,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壮实,更加的有劲……

此刻的赵子期就好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螃蟹一般,全身上下黑里带红,全身光秃秃的样子甚是奇怪,但他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喜悦的微笑:“呼!看看这一次能不能成功突破到四百米!”

给自己再次打了一口气,赵子期又继续顶着炙烧埋头前行,却是不顾身上不断掉落的皮屑。

时间悄悄的在脚下流逝,混沌九元境中无岁月,也不知道究竟是过去了多久。

“哈哈,感觉自己轻了好多啊,之前还不知道原来身体里还有这么多的杂质,现在应该也排得七七八八了吧!”这一日,赵子期终于是成功的走到了四百米处,挥了挥拳头,又试着跳了跳,赵子期感觉自己身体前所未有的好,被炙热煅烧凝练的肌肉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爆发力,尽管从表面上看上去,只有一米七的个头显得有些矮小。

眼睛朝着前方望了望,心里又有些跃跃欲试,赵子期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受虐狂人之后,还是选择盘腿坐了下来,恢复体力之后再继续挑战这最后一百米!

这一坐,时间又过去了许久!

“身体应该已经差不多要到极限了吧,现在身上已经不怎么又杂质出来了,也是时候试试这最后一百了!”内力一震,身上的杂质顿顿哗啦啦的掉了下来,赵子期轻声嘀咕了一声,满意的看着身上的肌肉,嘴角泛起一丝夹杂着兴奋与激动的微笑,再一次抬脚卖力的往前走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赵子期不断的坚持下,终于是成功来到了混沌火之境的终点。

“呼!”虚脱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赵子期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顺手伸手擦了擦额头,却发现根本就没有汗水,不由的大笑了起来。

突然整个混沌火之境暴动了起来,整个空间不断的颤动,整片火红色空间开始不断的收缩,与此同时,一股久违的清爽让赵子期差点舒服的哼出声来!

“怎么回事?”惊奇的朝四周环顾,赵子期略带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只见整个混沌火之境慢慢收缩成一个玻璃球大小的小火球,最后附在了石碑上边的那九个凹点的里边一层最上边的点上。

赵子期望过去之时,刚好看到石碑最下边的那行字体慢慢淡化,最后又重新浮上来一些古怪文字:“第二境,混沌水之境开启,考验者必须赤身在瀑布下不间断行走五十来回!”

赵子期刚刚看完,就发现四周的环境变了,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瀑布的前边,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差点让他失聪。

瀑布从高处倾泻而下,砸在底部岩石表面上,溅起白色的水花无数,更是有飘飘渺渺的雾气弥漫,看上去却是极美,只不过一想到要赤身从瀑布下走五十个来回,赵子期心里就有点发毛,那巨大的冲击力,那滔天的轰鸣声,无一不在撼动他的心灵。

不过一想到过关之后的那巨大好处,赵子期又显得有些跃跃欲试,在瀑布边稍微歇息了一下,再一起踏上考验之路。

经过混沌火之境的炙烧,身上的杂质祛除了许多,身体也变得更加壮实,这倒是给了赵子期一些信心与安慰,走到瀑布边,往下边一看,却是一道不知连绵往何处的河流,赵子期不禁咽了咽口水,嘀咕道:“想必掉下去也不会死吧?凭我这游泳技术应该还行吧……”

一看到水,赵子期便想到那日为了救少女的情景,不禁双脚有些发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拼了,混沌火之境都安全度过了,还怕这混沌水之境干嘛!只要小心一点,抓住规律便是。况且,现在也没有退路了……”

心中如是想着,赵子期当即强行克服下心头的恐惧,缓缓的走到瀑布下的一块巨大岩石上。

双脚缓缓叉开,扎好马步,赵子期可不认为自己第一次就可以直接去行走,于是他选择现在瀑布边渐渐适应那股冲击力。

瀑布俯冲而下,赵子期所站岩石比较靠边,所受到的压力倒也不是很大。凭借身体的优势,抵御起来也比较轻松。

又试着缓缓移动脚步,朝里面移动过去,越是靠里边,瀑布的冲击力就越大,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晃荡,赵子期连忙停下脚步。

“遭了!”

尽管赵子期及时停下,但是仍旧是脚下一滑,一个不慎坚持不住,整个人都被冲入河流中。

落水的一瞬间,大拇指上的扳指陡然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将赵子期整个人笼罩在其中,不让他沾到河流中的水。赵子期挣扎着浮出水面,对扳指愈加好奇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无奈的苦笑,正准备缓缓游到岸上去,却突然发现后面有什么东西朝自己急速冲过来。

不禁回头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要人命,只见一条起码得有三四米长,水桶般粗细的水蛇正吐着猩红的信子朝他迅速的游过来。

“妈呀!”这一看,赵子期吓得连魂都差点丢掉,来不及去想这水蛇从哪里来,急忙使出浑身解数,拼了命的摆动四肢,朝岸边游去。

“快,再快一点!”感受到自己的速度越来越慢,而身后的水蛇离自己越来越近,赵子期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双眼死死的盯住前边,不断的在心里为自己打气,这一打气之下,四肢仿佛有有了力气般,速度果然是提升了不少,不一会儿就到了岸边。

手脚并用的爬上岸,也顾不得去看后边的水蛇追上来没有,只管拼命的跑,直到最后全身酸软,四肢无力,这才虚脱得整个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个时候,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再次传出一股股翠绿色的光芒笼罩住赵子期,不断的补充着他消耗殆尽的体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子期才感觉自己的体力重新恢复了过来,回到瀑布边上,往大河下望去,却是没有看到刚才的水蛇,兴许是潜到水底下去了。

心中虽然依旧有些惊魂未定,但是赵子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完成考验的奖励对他实在是太过重要。

再一次来到瀑布下,只不过这次小心了许多,尽量在一个地方适应之后,才缓缓的往里边挪移一点点……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