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99刺探

曼妙和江尚对视了一眼,江尚对她鼓励的点点头。

看来江尚是想用此事来刺探邓家的反应。

想到这里,她说道,“任何东西都可以被火消灭,再高武功的人,被火烧了也得死,”顿了顿,看着邓炎彬不自觉的开始变了脸色,想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小动作的泄露,简单而又快速的转了话题。

“我们不用放火烧山。依我看那个壮汉应该是本来就不喜欢火和温暖的地方,他住的地方大概不会很舒适,甚至是有些阴冷潮湿的坏境。”

于寒插口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

曼妙佯怒着跺脚,“你管我那么多,我说是就是。”一副任性刁蛮的样子,还拉了江尚的手撒娇道,“人家说的对不对么?”

“对对对,你说的对。”江尚宠溺的说道,还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一副虽然我不怎么相信,可我也不能当众驳美人面子的架势。

看似轻松随意的说着,三个人都在暗中观察邓炎彬的反应,邓炎彬听了曼妙的话,脸色越来越白,额头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眼神不敢和人交汇,一直不断的看着地下的杂草试图转移注意力。

“山上背阴的地方一定有个通向海底的岩洞之类的洞穴入口,照着我说的找就能找到。”曼妙露出很肯定的神色。

邓炎彬马上接口,“放心,我马上召集人手,邓家一定会找到这个人的。”

于寒试探性的说了一句,“我们这里也有一些搜寻的好手,就在山脚下的院子里。”

邓炎彬看了一眼山下的院子,“你们是客人,这里是莱州,邓家有足够的人手,请放心,邓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这个时间,邓家肯定不会让江家插手这件事,曼妙就装作刁蛮的样子看着邓炎彬,倚在江尚怀里说道,“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吓的我现在心都还砰砰跳呢。”

“好好好,找到他了,随你处置好了。”江尚一副你说什么都好的态度,对曼妙百依百顺。

邓炎彬匆匆的指挥部下去搜索,从他的态度来看,曼妙说的八九不离十了。

“能找到吗?”下山的路上,于寒和江尚曼妙闲聊,邓家的人都去搜索怪人了,此时只有江家自己的侍卫在。

“怎么可能,就算是找到,也是假冒的,那个人可是他们的有力帮手,能轻易交给我们处置,万一给我们杀了,不是损失大了?”曼妙看的很开,左右这事也就这样了结了,邓家本来就和江家不对付,不可能为了江家的喜怒自损臂膀。

曼妙撇撇嘴,“那我们还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如直接回去睡觉呢,大清早就出来,我要回去补眠。”

眼下除了回去,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出了这事,邓家估计会对他们监视的更加严密。

闲的没事,这时间也不能出去,曼妙无聊的很,江尚见她无聊,找人给她做了个秋千架子,那些人动作很快,曼妙不要求木头上色之类的,就要原木色,搭个架子很快,把一把躺椅绑在了架子上,变成了一个豪华版的秋千。

江尚一直含笑看着她在指挥工人做东西,很惊讶她的创意,躺椅变成秋千之后,他还上去试了试,感觉比一般秋千要好。

这种西式秋千在各种西餐厅很多,在古代来看,就过于奢侈了,躺椅绑上去应该是头一次见的。

曼妙舒舒服服的躺上去荡秋千,江尚在后面推她,“你唱一下你上次在江左客栈时唱的那首歌给我听吧,我很喜欢。”

难得江尚说喜欢听她的某首歌,曼妙自然不会拒绝,开口唱到:“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远,多情却被无情恼。”

江尚将她越推越高,曼妙连过山车都不怕,怎么可能怕这点高度的秋千,嚷着要江尚推的再高点,江尚有心试她胆量,推的很高,曼妙很有在欢乐谷玩完美风暴的感觉,银铃般的笑声传的老远。

于寒早不知道避到哪里去了,在这些事情上,他很识趣,一有空就闪人了,把时间留给两个人。

玩了一会儿,曼妙出了一身的汗,坐在假山水池边上,池中移植了不少荷花,在绿色荷叶的映衬下更显娇艳。

曼妙折了一支荷花拿在手里,做了个观音伸手拈花的动作,江尚笑着摇头,“不要对菩萨不敬。”

她将荷花浸在水里,突然撩起来,扬了江尚一头一脸的水,江尚的身手极好,就是看着曼妙没什么恶意,才站着不动,让她扬的,脸上全是宠溺的笑容。

水顺着他光洁的额头流过他的剑眉,最后落在了长长的睫毛上,他眨了下眼,水珠继续顺着曲线滑下脸庞。

我去!这是要开始上演湿身的诱惑吗?

曼妙刚想开口道歉,就有侍卫来禀报,说是邓家公子前来拜访。

来了外人,女眷只能起身避到了屋里,江尚身上不少地方都有水渍,曼妙不想别人看低江尚,拉着他先去换了个衣服,看着侍女将他头发和脸上的水珠擦干了,重新换了一件外衫,整理好了发髻,带上了一个白玉冠,满意的看着面前这个堪比偶像巨星的男子,才目送他出门。

左右是邓家现在更着急,就让他等着好了。

江尚大概也是如此心思,慢悠悠的任由侍女帮自己收拾妥当,这才动作优雅的走出门去。

曼妙其实很想去听墙角,想到江尚和邓炎彬都是武艺高强之辈,被邓家发现了,反而会让人小看江家,只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在屋里等江尚回来。

也不知道邓炎彬和江尚在说些什么,过了好久都没听到外面送人的声音,曼妙在屋里坐着,觉得时间分外难熬,又不好出去,怕是遇见了邓炎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在屋里看着各种精美的摆设发呆。

给读者的话:

今天还是五更。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