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91小偷

“曼施主有事的话,只能下次再论,贫僧也要去参加莱州的武林大会,希望到时候能和施主讨论佛法。”能当上高僧的都很会看人眼色,一见曼妙不太想搭理的样子,立马就闪人了。

看着释闻稳健的背影,拉着江尚问道,“这么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四大皆空入了空门呢?估计那些名媛们缠着他,也不单是找他讨论佛法吧?”

江尚看了她一眼,“释闻大师是弘法寺老主持收养的孩子,婴儿时就在庙里长大,从小就显露出了很高的佛学造诣,老主持年纪大了,就把主持之位传给了他。”

“一辈子连个心爱的女子都没有,想想也满可悲的。”曼妙看着他的背影,“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感情之一,人要想变得博爱,所有的感情都要经历,山盟海誓的爱情,血浓于水的亲情,肝胆相照的友情。这些都没经历过,空谈爱,太浅薄了,没有内心的感悟做根基,很难说服人的。”

秦启风走到她和江尚面前,“这次去武林大会,我要晚些时间去。”言语间颇多遗憾的意思,曼妙完全不去接他的话,任由江尚和他应酬。

盘算着反正自己东西不多,等晚上的时候回去收拾,也就差不多了。

别看江尚是个大男人,其实他的东西最多了,尤其是江家的少主子,吃穿住用都不能差,这几天陆陆续续搬过来的东西,比曼妙本人的还要多。

想着他离得近,到时候缺什么可以送过来,自己的东西带齐就行了,出门在外,不用讲究那么多,就当是做驴友穷游就好了。

说做就去做,晚上回了客栈就开始收拾东西,曼妙自己没带什么,就几套衣服,首饰都很少,一个小箱子就足够装了。

和江尚说好了第二天出发,江尚也同意了,说是已经和父母说过了,他们还叫他不要耽误了行程。

第二天,穿了轻便的齐胸纱裙,头上简单的挽了那个银质的寿字簪,就这样上了马车。

马车到了山路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的,看着不像是一般山路那样人烟稀少。

江尚说,这就是去弘法寺的路,很多香客,也有不少人靠着这条路卖东西谋生。

山路走的人多了,有香客用青石条铺了路,很宽敞,马车也能走。

没走几步,就看见有人围成一团,江尚眼尖,还看见了释闻和尚也在。

曼妙在车上也看见了,释闻和尚在古代人里面算是高挑的了,加上光头在阳光下很显眼,由不得人不注意。

既然看见了,而且车还被堵了,两人就下来看看,这和尚别惹了什么麻烦事,好歹也是熟人,不能眼见他被人欺负了去。

好容易在江尚和侍卫的护卫下挤了进去,看见释闻正在不断的对着一个中年汉子鞠躬道歉,双手合十,说了好些话。

那汉子穿着打扮都像是富贵人家的,穿着丝绸的衣服,手上还带了一个大的金戒指,一脸暴发户的模样,手里拎着一个孩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穷人,身上的衣服短了不说,还有很多补丁和破洞,身上脸上脏脏的,一看就知道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孩子。

听了几句就知道原委了,这个孩子偷这汉子的钱,被抓了要去送官,释闻为这孩子求情,希望能高抬贵手放过这个孩子,那汉子不肯,又不想开罪弘法寺的主持,正在左右为难。

江尚同情心起了,也想帮着释闻说几句话,才抬脚就被曼妙一把拉住,狠狠的瞪了一眼。

她没有理会释闻和那个汉子,直接蹲下来,看着不断挣扎的那个小孩子。

小孩子脸上很脏,但看眉目应该是个男孩子,瘦瘦小小的,也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不断挣扎着,被反剪了胳膊还试图咬那个汉子。

“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小男孩看着她,脸上露出了倔强的表情,“我没吃的了,难道饿死吗?”

“你没吃的东西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偷别人东西,若是你偷了钱,又有人来偷你的钱,你会怎么办?”

曼妙的话把这孩子问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我都这样了,谁来偷我的钱?”

“那我问你,你偷了钱,总是要买吃的,你买来的吃的,被人偷了抢了,你怎么办?继续偷吗?你知不知道偷东西是要剁手的,你没了手,以后靠什么偷?”

曼妙的语气很冷,她对这些孩子,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心,现代太多的乞丐是职业的,这种孩子,要是从小不掰正了,以后就长废了,现在对他们好,反而是害了他们。

小孩子哪想过那么多,一下子被问愣住了,就连释闻和那汉子都停下了说话,开始听着曼妙和孩子的对话了。

曼妙盯着他的眼睛,“你家里有几个人等着吃饭?”

孩子心虚的别过头,“三个,我娘和我两个弟妹。”他看了一眼严肃的曼妙补充道,“我娘之前很能干,可熬坏了身子,现在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我弟妹还小,只有我能出来。”

“我这里有个工作可以给你工钱,让你养活你娘和你弟妹,往山下走有个客栈,你每天去给客栈劈柴挑水,会给你一天的工钱或者是馒头,让你养活你娘和你弟妹,你可愿意?”

曼妙指着山脚下自己住的那个客栈,江尚家的客栈很大,估计需要的人手也多,这个孩子费不了多少吃食,重要的是,以劳动换取报酬这件事本身,能让他养成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释闻听到面露不豫,看了一眼孩子瘦小的身形,骨柴棒似的身子,怜悯的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做的了这么粗重的活?我寺里。。。。”

他还未说完,就被曼妙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曼妙虽看起来像是柔弱的女性,却很是有些气势,她那样瞪着释闻,释闻何时被人这样恶狠狠的盯着过?一时弄不清楚她的用意,却也被江尚使了几个眼色,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