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06 争吵

华锋低头看着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等着自己回答的妻子。

每次认真看她,她都表现的不同。

第一次,她是气势逼人的嫡妻原配,用严厉的语气斥责试图挑拨她争宠的妾室。

第二次,她仪态万方、用优雅的姿势喝完了一碗避子药。虽然事后她疼了一夜,第二天依然强撑着起来为公婆请安,侍候用饭,看不出一点不妥,若不是她后退时站不稳的扶了椅背,和她额角从没停过的冷汗,他会以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第三次,她和丫头们在房里说的那些话,他一字不漏的全听了,听见她和丫头们玩笑,本该不停步的离开,鬼使神差的,他停住了脚步,想留下听她的真心话。看见她的脸由原来的轻松笑容变得煞白,手足无措的把自己赶到盈盈房中。

第四次,她飞身扑上去当垫子接住盈盈,身上被扎了很多深深的花刺,却还忍着痛,先照顾盈盈。直到他抱着毫发无损的盈盈回房,她还站在院中,苦着眉头拔着满身的尖刺。和受了惊吓就哭闹不休的盈盈不同,身上多处受伤的她,竟比他还要快的出现在房门,带着得体从容的笑容,用缓慢悦耳的声音对他说,“夫君,母亲找您。”

这一次,母亲的要求在他看来一点也不过分,也是人之常情,她却像是自己做了错事般的局促不安,其他的妻子若能有婆婆如此撑腰,早将盈盈收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心中一动,他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我这么对盈盈,你为何不生气?”

她面露惊讶,似乎从没想过他会如此问。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男主角对女主角一往情深,不是正常的吗?你要是不对她好,你当个毛线的男主角?早和我一样,滚一边领便当凉快去了。

想是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快速斟酌了一下用词,“夫君喜欢谁,是夫君的权利,妾身不能,也不想干涉。夫君不是妾身一个人的夫君。夫君开心了,妾身才能开心。”

你开心了,老娘才能有命活下来,有好日子过。

再忍一个多月,就看不见你们这对令人恶心的狗男女了。我管你以后怎么和她相爱相杀?

华锋说到做到,真的在第二天就带了苏幼薇去了苏府。

面对内心紧张无比,却偏要装作和他十分恩爱的苏幼薇,再看看面露满意的苏家老爷,工部尚书苏荃,他敛了身上的杀气,面色平静的和自己的岳丈寒暄。

华府备了厚礼,苏家对他这个乘龙快婿极为满意,苏幼薇和自己母亲去了里间说话,翁婿两人说些朝堂政事时间也就过的差不多了。

想到出来这么久,不回去吃饭,安盈盈又要生气,可回去吃饭,岳丈这边就不好交差,正在犹豫要找什么样的借口。

就看见自己妻子走了过来,撒娇似地拉着他的胳膊晃着,“夫君,你忘了你已约了李偏将今晚来府里吃饭吗?我们回去吧,日后再来吃饭。”

在自己父母面前,她对他用上了你,而不是常用的您。

女儿都这么说了,苏家就客气的端茶送客,此次女儿女婿回门,宾主尽欢。

上了马车,她像是被火烫了似的收回自己的手,很自觉的坐到车里最角落的位置,为他留出大半个车厢。

“多谢夫君。”这是诚心诚意的,感谢他肯抽出时间来和自己父母交谈。

能让苏家人在他心中留个好印象,比什么都重要。

原本书中,他和苏家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苏家人怒闯华府,为自己女儿讨回公道的。气氛和过程远没有今日这么和谐融洽。

苏老夫人和苏幼薇的怒骂声,安盈盈柔弱的哭声,夹杂着他的杀气和华老爷子的斥责,光是在脑中幻想那些场面,就觉得要比电视剧里演的精彩百倍。

他摇摇头没有说话,为什么旁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总是很客气的和自己道谢呢?这种客气带着疏离,不像是一家人的疏离,这让华锋心中很不舒服,无端的不舒服。

晚上苏幼薇照例一个人在房里用完晚膳,正倚窗想着等下个月离开了华府,要怎么才能在流放之地活下去。

她翻开手中的九州志,找到了流放之地岭南的那一篇,荒蛮之地,人虽彪悍,却没那么多心眼,若是去了,低调的活着,也会比在这里,像是坐在火药桶上要安全很多吧。

正想着,隔壁西厢房传来了女子的哭闹声。

这两个祖宗,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儿?

头疼的站起身,站在自己房门口,冷冷的扫了一眼,院中站着的打算偷看热闹的仆人,看见他们快速的避出院子,这院中没有一个多余的人,这才回房关门。

看着动静,闹的不小哦。不对呀,按说苏家没来闹事,不该有这一出啊。

想到苏家,突然心中一沉,不会是下午陪自己回了次娘家,被安盈盈知道了,找华锋吵架吧?

我靠,这下可玩大发了。真不愧是女主角,消息就是灵通。

纠结着要不要去偷听墙角,又想到华锋是军人出身,五感比常人要灵敏,一旦发现,后果不能想象呀。

悄悄的把门打开一条缝儿,听着外面的动静。

东西被砸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女子不依不饶的哭闹声,男子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记得书中说过男主角是闷骚男,一向是没什么话的,沟通不畅,男女主角才会有这么多的冲突推动情节发展。

正看的过瘾,突然西厢房的房门打开,看见安盈盈坐在地上哭的抽泣不止,而华锋面色阴沉的大踏步的走出来。

来不及关上房门,他已跨步走了过来。

伸手推开房门,苏幼薇措不及防,被他推门的力道撞到了地上。

看他面色不善,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好事才来的。

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吓得腿软,根本站不起来。

跪在地上对着他哀求,“夫君,夫君,不是我的说的,我什么都没做。”慌乱之下,连一贯自称的妾身都忘记用了。

看他阴沉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下一刻就要拿剑出来杀了自己,以向安盈盈证明真心,苏幼薇拼了全力站起来,低声又急促的说道,“我去向盈盈姑娘解释,夫君是真心对她的。”

手被人一把拉住,她以为他要打她,吓得伸手就挡,却听到他冷声问她,“为什么你都能看出我的真心,她总说看不出我的心里想什么?”

我去!不这么闹腾情节怎么发展啊?你不知道女主角是越作越得宠的吗?当是一句话微小说,一句男女主角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就完事?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