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43问答2

她抿嘴低头一笑,“这就需要将军去问尊夫人了,将军问我这个外人,我怎么能答的出来?”

“是我唐突了,恕我冒昧的问一句,皇甫小姐喜欢和丈夫怎么样相处?”

面对这样讨嫌的问话,尤其是自己的前夫问,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关你X事?

你都知道冒昧了还问?

在心中默念了几遍稍安勿躁,这才斟酌着开口,“将军知道为何新婚的时候都要在新房贴上双喜字吗?”

迎上华锋华霄略带诧异的目光,她勇敢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因为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喜事,两个人,少一个不行,多一个也不行。

这两个喜字一样大小一样胖瘦,说明夫妻之间,只有主内主外之别,并无高下之分。

我的夫君要有宽厚的肩膀,为我撑起一片天空,不需要我独自面对狂风暴雨瑟瑟发抖。作为妻子,我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不管是他身在何处,都会知道有个地方,有个人,在等他回家,不管多晚,都会有人为他留一盏灯,让他回家的时候不会面对黑漆漆的冰冷房间。

我的夫君要对我坦诚相待,我也自当如此,夫妻之间,不该有什么秘密和隐瞒。

若我的夫君能做到这些,无论他将来富有还是贫穷,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作为他的妻子,我都会和他在一起,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华锋听了她的话,闭眼沉默的站了一会儿,手攥成了拳头,捏的死死的,借着院中硕大的气死风灯的灯光,明显能看见他拳上青筋直冒。

曼妙看似娴静的站在那里,实际上神经极为紧张的盯着他的手,生怕他一怒之下就动手。

这种身强力壮的军人,不需要用刀剑,一拳头就能把她KO了。

她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的拳头,却发现他很快松开了手,没有错过她警惕看着自己手的动作,他沉声说道,“告辞了。”

他转身就走,华霄紧跟在他身后,只听华霄轻轻喊了一声二哥,华锋没有回话,只是快步离开,两个人的身影很快就被夜色淹没。

直到看不见华锋华霄的身影了,她才长出了一口气,手上传来刺痛,抬起手来,才发现之前太紧张,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长长的指甲已经将手掌扎破了,血流了一手,殷红的血顺着指缝往下滴。

她捂了手,准备回屋找人包扎一下,一转身,看见蓝霆站在门口,倚在门框上,双手抱胸,头靠着门框,就那样目无表情的看着她,完全不似他一贯玩世不恭的态度。

她向来不怕他,捂着手走到他面前,低声说道,“让开!”

他侧身,她挤了进去,招呼侍女为自己包扎伤口。

蓝霆等她的手包扎好了,这才坐在她身旁,摸着她包扎好的手,带着满意的笑容,“你说的很好,我很喜欢。”

她没好气的看他一眼,“我又不是为你说的,你喜欢关我屁事?”

他笑了笑,没有在乎她的顶撞,突然凑过来问道,“你解气不?”

解你个大头鬼!

不提还好,提了就一肚子气,她气的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使劲一拧,“叫你不要连累我,不要连累我,你耳朵长到猪身上了?今天差点被你害死!”

他不挣扎,就那样握着她拧着自己耳朵的手,喔喔的叫着,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也不管旁边的侍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嘴张的能塞个鸵鸟蛋进去,“我这不是想你出气吗?”

“我一点没觉得出气,差点都被你吓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进去之后他有多吓人,我几次都以为他要一拳打死我。”她拍着胸口,和华锋说话,真是个练胆量的好去处,去闯什么鬼屋啊,你站在他面前半个小时你就是英雄了!

“我要是被安盈盈和华锋弄死了,就是你害的!你得给我殉葬!”她心中忐忑,今天算是把华锋得罪死了,估计也就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安盈盈肯定想弄死你,这是没疑问的,至于华锋,你为什么觉得他会帮安盈盈而不是帮你?”蓝霆意有所指,手开始很不规矩,在她领口打转,似乎很想伸进去。

她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你管我怎么觉得?我就是这么觉得,要是安盈盈和我只能留一个,他杀我全家都不会动安盈盈一根头发。”

蓝霆脸上的笑容更深,凑过去吻了吻她的樱唇,“你能这么想最好。”

她冷笑,一侧头避开,“我这个人什么都没有,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认清自己的位置,让自己不会太高看自己,免得落差太大。”

蓝霆捏了她的下巴,让她不能避开自己,“为什么不说你太低看自己?”

她扭了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蓝霆接过侍女盘中的燕窝羹,拿起勺子,喂给她,“江尚带了越国人一起过来,和李国的人汇合。”

眼看着勺子就要戳到鼻孔里面,她只能就着吃了,省的他戳到脸上来,“他来就来呗,和我有什么关系?”

蓝霆又舀了一勺喂她,“真是绝情,他可是问我要了几次人了,说是我绑架了你。”

没好气的斜了一眼,“自然是绑架,你以为我愿意来?”

“我以为你住的很开心。”

“那是你的错觉。”

等她几口吃完,蓝霆放下了碗,走到她身后搂了她,手开始不规矩,“今天该是完了吧?”

她秒懂了他说的是指自己的月事,想必是屋里侍候的侍女和他说过了,冷笑,“完了又如何?没完又如何?难道你还能放我出去?”

手开始到处煽风点火,曼妙今天怎么可能有兴致,直接就把他推了出去,“找你那些红颜知己去吧,今天心情不好。”

蓝霆见她态度坚决,自觉的走了,没怎么纠缠。

她美美的睡了一觉,花园是不敢去了,只能在院子里面活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黄历上写着:诸事不宜。

都已经避成这样了,天天在院子中都戴着人皮面具,随时准备避开华锋等人,只差顶个乌龟壳出门了,就这都还要遇见人。

她就拿了本杂书在小院子里看,看这一页的时候还好好的,翻过一页来,面前就站了人,要不是心理素质好,估计直接就把书砸过去了。

“看来他并没有苛待你。”江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她合上书,把书放在桌上,“听说你来了,一直无缘见面。”

“我一直知道你在这里,只是有些事情耽误了,今日才能来接你。”像这种只存在于书中的温润君子,实在是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给读者的话:

在分类推荐被放在了第二个,点击基本上就掉了一半左右的样子,很痛苦啊~!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求打赏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