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04相救

这些事情和烟柳、风荷说不了,只能就着她们的话说,“都在一个院子,都是要侍候夫君的,自然是要以夫君的喜好为喜好,以夫君的厌恶为厌恶。

夫君现在把安盈盈当眼珠子般护着,你们可不要去惹事。遇见安盈盈,咱们避着走就是了,惹不起难道躲不起吗?她性子弱,能给你们什么难堪?

不要又惹得夫君发怒,难得如今对我有几分好脸色。”

说完,自己在心中吐了一把,还好没有版权之说。金枝欲孽的编剧,如妃娘娘,你们不要介意我借用台词!

“小姐,您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烟柳和风荷都低声哭了起来。

怎么受不了这样的委屈?!

那些有资格嚣张跋扈的是宠文女主角,不是女配角好吗?

当你知道你两个月后就要被灭满门了,给你十个豹子胆你都不会和女主角死磕了!

“不委屈,这些都是值得的。”她意有所指的说道。

只要能活下来,这些委屈算的了什么?

离了大将军府,我苏幼薇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想到这点,脱口而出,“只要夫君开心,这些委屈能算个什么事儿?”

她说着,走出房间,“难得天气好,我们。。。”

还未说完的话被她卡在了喉咙里。

刚才谈论了半天的夫君,华锋大将军,安静的站在屋外游廊,不知道听了多少话进去。

他今日穿了淡青色的箭袖锦袍,军人出身的他不喜欢文人的宽幅袖摆,一向都是穿箭袖的,青色的袍子绣了同色的青竹暗纹,头上戴了翠玉冠,没有发怒的他身上杀气敛了去,挺拔修长的身材更显得整个人俊逸非凡。

背着手站在游廊上,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打转。

看见她瞬间惨白的脸色。

心死如灰就是这种感觉吧?

好容易能有点好感了,现在一下就被自己给弄没了!

想到自己两个月后性命堪忧,她不禁咬了下唇,双手将丝绸裙摆绞做一团。

脑中急转,一瞬间想了无数个办法,得出的结论还是只有一个——装傻。

脸上堆起勉强的笑容,颤抖的手交叠福了福,“夫君也在,好巧。盈盈姑娘昨日不舒服,妾身已经着人叫了大夫去看了,眼下应该有结果了,夫君快去看看她吧。”

安盈盈为何会不舒服,她和他都心知肚明。

心中早给他打上了‘人渣’的印记,无奈眼下还得靠人渣高抬贵手才能逃得一条小命,实在是硬气不起来。

听她提到安盈盈,目光转向隔壁厢房,扫了她一眼,这才走了过去。

苏幼薇等他走后,靠在游廊栏上喘粗气,真是三魂吓掉了两魂半,还有半魂在天上转。

在这阎王手底下讨生活实在太不容易了。

她只顾着自己逃过一劫而欣喜,没留意他进门前回头一撇,把她的动作全部收在眼底。

三人相安无事的在同一个院子中住着。

安盈盈和华锋继续上演他们少儿不宜的虐恋情深,她每天抓紧机会讨好他俩和公婆,只求能在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心中有个好印象。

这日,她才找婆婆回禀完事情,婆婆命她去叫华锋来。

本来找个下人传话就是了,想到华锋手里捏着自己全家的小命,她决定自己去叫,婆婆满意的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

华锋正带着安盈盈在花园踏青。

安盈盈这种身份不清不楚的,算是二少爷的屋里人不能随便出去,只能在花园里玩,好在花园极大,可以玩的地方很多。

苏幼薇走过去时,安盈盈正欢快的放着风筝。

一反往日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笑的很开心,举着风筝绳欢快的跑着。

苏幼薇看着她的笑容也很开心,只求她不要再折腾什么事情,让自己安安稳稳度过这一个多月,保下性命,她愿意给他们俩烧高香,立长生碑。

安盈盈顺风跑着,到了苏幼薇附近,突然脚步一滑,向前扑去。

苏幼薇一看不好,这架势,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要摔在花丛里呀!

听着满诗情画意的,可花丛大把刺,刺花了安盈盈的小脸儿,尤其是在自己身边附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啊。

眼角扫到华锋站在远处,不可能瞬移过来,她只能自己扑上去当肉垫了。

亏得她来了之后经常锻炼,身手反应还算快,一个飞扑,就拦了下来,两个人一起摔倒在花丛里。

滚了一身的花瓣,苏幼薇身上扎了不知道多少根花刺进去,浑身都疼。

安盈盈娇弱的倒在她怀中,脸色苍白,眼中含泪,实在是我见犹怜。

华锋从远处跑来,苏幼薇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现在可不是开罪男女主角的时候!

搀扶着安盈盈站起来,关切的问道,“盈盈姑娘,你没事吧?”

华锋抢上前,将安盈盈搂在怀里,柔声安慰着。

苏幼薇识趣的退到后面,烟柳、风荷为她整理衣服头发,身上滚得一团乱。

她伸手拔去手臂上刺上几根花刺,还真疼呢,都扎到肉里这么深了。

看了一眼平安无事的安盈盈,不知道这次是有心还是故意,总算是没把这屎盆子扣自己身上。

劫后余生的长出一口气,走上前去劝道,“夫君,盈盈姑娘受了惊吓,赶快带她回去找大夫看看吧。”

华锋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拔出刺后,血没有止住,顺着手腕流下来,白皙的皓腕上有了道道血痕。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伸手就拿袖子掩了,“妾身没事,夫君快找大夫来看盈盈姑娘吧。”

女主角若是掉跟头发,女配全身扎满刺都难以弥补。

这点自觉她还是有的。

默默的让开路,让华锋抱着安盈盈走回院子。

有人说过:女人的幸福感都是比较出来的。

和安盈盈比较的话,她的幸福感等于负数。

还好苏幼薇什么都没有,唯有自知之明。女配是不可能在宠文里和女主角竞争的。想通了这一点,她的心理就很平衡了。

等她重新梳好发髻,换好衣服,烟柳要为她包好伤口,她摇头拒绝了,“不流血了,晚上再说吧,擦些药膏就行。”

本来就不是什么功劳,何苦要显摆伤口讨人嫌?万一疑心是她的苦肉计,岂不是白挨了这一身刺扎?

她出门,静静站在厢房门口,等华锋安抚好安盈盈出来,才告诉他老夫人找他。

华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她,已经换好了衣服,依旧是色彩搭配合适的半臂襦裙,轻柔的布料显出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发髻一丝不乱,头饰整齐华丽,笑容得体的低头福身时,头上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优雅的在空中摆动,手腕被宽大的袖子挡住,看不出伤口如何。

走去的路上,她走路的姿势有些别扭,想来还是被撞伤了,那些花都是有刺的,见她从手臂上拔下了些刺,想来身上也有,所以才会走路都难受。

“你为何会救她?”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