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36封城1

等她醒来的时候,蓝霆已经离开了,她在枕边发现了一朵盛开的艳红牡丹。

笑着拿起那朵雍容的牡丹,他实在是一个很称职的情人,很会讨女人欢心。

可惜她并不喜欢牡丹,牡丹太娇贵了,离了人照料就活不下去。

等她拿到手中,才发现那朵牡丹并不是真花,而是做的足以乱真的假花,花上的渐变颜色都是绣娘一针一线绣上去的,古代不可能有这种精致的晕染技术。

烟柳风荷见她半天没来,敲门进来后,服侍她梳洗,她早上重新洗了个澡,好在这个地方她说了算,就算早上要洗澡也没人敢说什么。

她们发现了这朵牡丹,惊叫连连,非要给她梳个牡丹髻再带上这朵牡丹,看着铜镜中雍容典雅的美人,“大姐天生就是贵妇人。”

在她俩的反对声中,曼妙带上了人皮面具,“好容貌要到有用时才展露出来,平时一个开客栈的老板娘,要那么美做什么?生怕恶人不惦记吗?”

伸手拔了头上的牡丹,顺手插到梳妆台上的花瓶中,“这样看着就行了,不是现在的我能戴的。”

烟柳风荷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姐。”

看她们神情忐忑,她想起,她和她们俩住在隔壁,昨天的动静或许很大,她们大概是听到了,只是又不好意思问,很大方的直接承认,“我有了一个情郎,不过我不打算和他在一起,他也没想过娶我。他偶尔会来找我,不必在意。”

烟柳风荷听她这么说,气的脸涨的通红,“他怎么能这样对小姐?小姐太吃亏了。”

她笑着解释,“这种事,你情我愿,不存在谁吃亏占便宜的事情,我是愿意的,他也同意这种相处,好聚好散,不过多纠缠,是我很喜欢的生活方式。我不需要靠着男人活着,你们或许接受不了,不过这是我选择的路,我希望自己能按照心意生活。”

两人从来都听她的话,见她都说成这样了,自然也没多的话说,只能抿着嘴不说话,不赞成的意思非常明显。曼妙自有主张,事情说清楚了就好了,不需要她们俩同意,这是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自己对自己负责就好了。

日子又过了两个月,期间江尚和蓝霆果然都没有回来过。

烟柳风荷对江尚念念不忘,一心想要撮合曼妙和江尚,她只能耐心解释,这是不可能的,江尚是越国人不说,还是江湖人士,完全是两个世界,能见面就算是很有缘了。

蓝霆这种有实权的自然也不可能有时间专门跑到蓝国的边陲小镇。

她怀疑蓝霆和江尚都是冲着黄老板的信来的,翻来覆去看,都没发现有被人拆开的迹象,她又不想看里面的东西,起码的职业道德得有,也不想被卷到是非里面去。

这几个月也没人拿着信物找来,这封信和半截信物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柜子里,不见天日。

曼妙每天和各种客人打交道,日子过的很是悠闲,闲时晒晒太阳,忙时脚不沾地,很喜欢这种生活。

这日,她还没起床,烟柳就慌张的闯进来,“小姐,小姐。”这两个人喊了十几年,早喊惯了,平日里还记得喊大姐,等出事喊惯了的小姐就冒了出来,烟柳一把掀开她的床帘,“小姐,咱们店子被官兵围起来了!”

“啥?”她还未清醒,烟柳又说了一遍,她头发都来不及梳,就那样披头散发的,带了人皮面具,外面套了件外衫就冲了出去。

客栈的客人都集中在大堂议论纷纷,那些官兵看着不太像是漠城的,衣服盔甲的颜色不一样,神情冷漠的守着门口,不让人进出,倒也没冲进来。

她是老板娘,有责任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推开烟柳风荷的阻拦,走到最前面,对着把门的官兵很客气恭敬的问道,“这位兵爷,请问小店犯了什么事情,需要兵爷亲自来围着?”

那当兵的看着也好说话,摇摇头,“不知道,上头命我们这么做的,只是不许出入,其他不管。”

她回头看了一眼刘胖子,刘胖子对她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扁担,显然还没去拿菜,“兵爷,小店尚未出去买菜,这一天客人吃喝都没了着落,求兵爷网开一面。”一边说着,一边就递上了刚才示意风荷准备好的一小包铜钱。

那当兵的看着想收,只是拿眼角看了一眼自己的上官,上官大步走过来,“买菜的可以出去,不过其他人不能走。”

她就又接过风荷手里的几包铜钱,一一递给那些守在门口的大头兵和兵头,“给各位兵爷买酒喝。”

那些人收了,对她态度就平和了很多,至少不是杀气腾腾的了。

曼妙站在边上和他们有一出没一出的聊着,慢慢的套出来了不少东西。

这些兵是蓝国来的,这次蓝国策反了漠城的城守,不费一兵一卒就占了漠城,然后上峰就派他们来守着客栈。

蓝国好像是蓝霆的国家,问题是,蓝霆已经回去了,怎么突然两个月以后就又杀回来了?而且还占了漠城,这个地方差不多是四不管地带,占了对他好处也不多,往年蓝国都不会费这个劲的,怎么今年突然脑袋抽了?

这种高层的事情与她小客栈无关,可你别碍着老娘做生意啊,这么围着是个什么意思?

想到蓝霆那张无耻的脸,就气的够呛。

她自己也知道,没太多可能再见蓝霆,想她一个客栈老板娘,去找他连门房都不带正眼看的,还是认命吧。

刘胖子得了允许,挑着扁担一溜烟的跑了,她和客人们说了一下,现在整个漠城都被蓝军占了,大家都是不准出入,安心住在客栈就是了。

客商们见这些兵勇还算是客气,只是堵住门不让进出,并没有进来勒索财物之类的,都在大堂交头接耳小声商量对策,她吩咐烟柳风荷盯着点,自己回去补眠。

等睡饱了起来,重新梳好了发髻,带了个黄铜的梅花簪子,穿好了衣服,下去一看,客商们还在大堂,是因为在吃饭,小二们都在穿堂跑着端菜递饭的,生意不错,人差不多都坐满了。

烟柳风荷也忙着四处跑着招待客人,看来这阵子宵禁,倒还能多赚点。

去厨房找了刘胖子问清楚了,现在四处都是离军,路上盘查的很厉害,亏得出门的时候守店的离军给他写了个条子,不然还出不去买菜。

等她回到大堂,盘算着要去多买点粮食和菜储备起来,谁知道以后变成什么样子?等物价大涨就来不及了,还是下午就去吧。

这么想着,突然被人一把搂住了。

给读者的话:

这几天有推荐,点击增加的很快,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请多多收藏和投票支持我,谢谢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