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02冲突

苏幼薇回到宴会厅上,微笑着面对失礼了张家三奶奶,笑着安慰她说不要紧,不过就是去换件衣服的事情,张家三奶奶这才缓了脸色,对她歉意的笑了笑。

转身恭顺的对着婆婆说道,“母亲,孩儿先告退片刻,更衣后就来。”

婆婆赞许的点头,“好孩子,快去快回。这里离不得你。”

走回自己的小院,就看见华锋的偏房韦氏走了过来,语气怨愤的说道,“二少奶奶,二少爷和那个狐狸精一直在一起呢,就连宴会开始了都没去。”一边说着,一边不断的用眼睛看向远处亮着灯的书房。

看着韦氏愤愤不平的脸,她笑了笑,到底是丫头抬的侧室,容貌有了,素质却难以提高,现在就想鼓窜着主母收拾新宠?

这招对着之前傲气嫡女的苏幼薇有用,对她这个完全熟知剧情发展的人来说,就可笑的很了。

鼓足了勇气,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为自己的小命搏一搏。

与书中她闻言之后二话不说、气势汹汹的冲去捉奸相反。苏幼薇难得摆出了正妻的架子,拿出气势来训斥她,“韦妹妹,二少爷要怎么做,是你我可以过问的吗?院里来了新姐妹,你不想着怎么和她一起好好服侍二少爷,全想着怎么争宠吃醋,老夫人将你赏给二少爷的时候,说了什么你忘记了吗?

既然进了这个院子,就收起你的小心思,全心照顾好二少爷就是!二少爷传你,是你的福气,不传你,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房里做你的女红。再让我听见你搬弄是非,我就把你送到京外的庄子去。”

难得的严厉口气,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自己的厢房,陪嫁丫头烟柳、风荷为她找来替换的衣服,她匆匆换了,又对镜照了自己的妆容,确定万无一失,这才走了出去。

只有她自己知道,当时她是多么的紧张。

擅自改变剧情,对角色来说,很可能就被书中的规则给直接灭掉了。

现在还能活着,苏幼薇家的祖坟不是冒青烟,而是在喷火。

韦氏被她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早躲进房中不见人影。

苏幼薇出来,看都没看过书房一眼,带着烟柳、风荷去了宴客的花厅。

她走的太快,丝毫没有注意到书房的窗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开了半扇,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窗后的阴影处,冷静沉默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

书房内,一个女子早已晕过去,绝世容颜上,挂着滴滴露水般的泪珠儿。

站在窗后的男子回头看了一眼那榻上昏睡的女子,叫来小厮为他梳洗。

华府的男客和女客不在同一个花厅,并不见面,苏幼薇在西花厅,到了没多久,就听见东花厅一阵喧哗,有些人高声喊着大将军,估计是她那个未曾谋面的丈夫出现了。

女主角安盈盈会被他安置在自己的厢房隔壁。

苏幼薇一边帮着婆婆应酬那些贵妇人,一边在心中盘算着,要不要先去和她搞好关系,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后,就是自己丧命之时了。

无论如何都要搏一搏的。

她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暗自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能表现的像个妒妇,一旦惹了这位大将军,就必死无疑了。

好容易送走了全部的客人,她扶着婆婆回去正房,婆婆拍着她的手,“幼薇,这次锋儿回来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有些事情不必太计较,给我生个乖孙才是要紧的。”

生你妹!你儿子回来就和女主角腻在一起没日没夜的,哪有多余的精力顾及她这个女配?

想到书中所说,华府大少爷夫妇仅留下一个女儿就双双过世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就落在二少爷华锋身上,她这个正妻,免不了要被老太太叮嘱的。

“娘放心,孩儿省得。”面带羞涩的点头。

华老夫人欣慰的拍拍她的手,“你嫁过来才三天,锋儿就出征了,这三年,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你放心,我不会让锋儿做出有损你颜面的事情。”

苏幼薇脸色一变,坏了坏了,原来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在书中,这次宴会之后,苏幼薇和华锋爆发了一次大的冲突。

起因是苏幼薇找人去给安盈盈灌避子药。

书中并没写明是谁给她撑腰,现在看来,竟是老太太为了不让小妾抢在正妻之前怀上孩子,派人去做的,难怪书中的苏幼薇如此有底气,敢和华锋大将军硬抗。

正在想要怎么才能打消老太太的想法,风荷就过来禀报,说二少爷在院子里面发了好大的脾气,院子里面正闹成一团。

等她扶了老夫人匆忙赶去,就发生了本文开篇的那一幕。

夜里,喝下了不明液体的苏幼薇非常的难受,豆大的冷汗滚滚落下,寝衣都被浸的湿透。

“小姐,小姐,我去给你找大夫!”烟柳哭红了眼睛,小姐是为了她受的这场罪。她不该听老夫人贴身丫头的话,给新姨娘端那碗药去的。

一把拉住烟柳的手,“你去给我倒点茶水来就行,不要惊动任何人,也不准哭!”语气说道最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

若是惊动了大夫,岂不是告诉全部的人,那碗药里面有鬼?那她豁出命来喝药图的是什么?

千万!千万不能惹怒他,不能让他对自己有坏印象。

左右再忍两个月就解脱了。

只要他不派去杀手,相信以娘家的打点,还是能有命活到流放之地的。

一夜未睡,早上差点起不来给公婆请安。

看着自己苍白无神的脸,叫风荷为她好好装扮,用上等的胭脂掩住脸上的苍白,轻描柳眉,镜中的也是一个风华正茂的二八佳人。

世间万苦,不如女配苦。

认命的站起来,脚步虚浮的扶着风荷走去请安。

出了院门,正好遇见华锋也大步走了出来,看见她,冷冷的扫一眼。

她脸上堆起笑,“夫君早,妾身正要去给爹娘请安。。。”

还未说完,华锋已经走了出去,看方向,也是去老爷和老夫人的屋子。

叹了口气,扶着风荷走了出去,远远的跟着那个行走如风的冷酷男子。

再忍两个月就解脱了。

苏幼薇不知道是第几次对自己说这句话了。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