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140分析

真有刺客,为什么找一个人都不见的偏僻地方,玩躲猫猫吗?这种时刻敢来的,不是有重要的东西要偷,就得是来闹事的,任何一个都不用去到姨娘的院子。

以吴家少爷对楚馨儿的态度,傻缺才把重要物品藏楚馨儿那里。

想到楚馨儿,她突然想了起来,江尚冒了个泡儿就不见人影了,说是去应酬世家,问题是曼妙没看见,又不可能抓个人就问。

以江尚轻功和本事,绕过其他人去见楚馨儿倒是很有可能的。

再也没有比吴家宴客时更好的机会和条件了,加上曼妙的出现,吴家人的注意力都会在曼妙身上,想着她会怎么和楚馨儿见面,见面之后呢?

以吴家对楚馨儿的态度,估计就是不闻不问了吧,那时候江尚再出现去见楚馨儿,就没什么人打搅了。

真是打的好算盘!

曼妙面上微笑着,心中怒火早就滔天了。

还好她没被怒火烧去了理智,知道这不过都是自己的推论,在没证据之前,是没办法去指责江尚的。

晚上江尚和于寒都出去外面赴宴,江尚先走,于寒留下处理一些事物。

曼妙看准了时机,走出了房间,装作是呆了一天,出门散步,看见于寒,露出了往日常见的笑容,“忙了一天。”

江尚回来很多事情都来不及和于寒说,就开始忙碌的招待客人,于寒除了知道他们被大雨堵在山里,夜里还遇见了来刺杀单博远的刺客外,其他都不知道,见她出来了,也露出了笑容,“感风好了?”

曼妙点点头,故作痛苦的摸了摸肚子,“一直不停的喝开水和药,都要吐了。”

“发了汗就好了,可别再着凉了。”于寒说了几句,就有人来找他议事,她就到处闲逛,看着于寒的举动。

等于寒忙完了,她看了一眼楚玥儿的屋子,语带讽刺,“真是难得,居然肯在房间里,一下午都不露面。”

于寒对此也有些意外,不屑的撇撇嘴,“谁知道呢,说是要看姐姐,出了门就不知道回家,我还派了人去打听,说是根本就没去吴家,直接上了山。”

江尚带着楚玥儿一起回来,肯定是在路上遇见的,于寒提起她就没个好脸色,“我干脆都不派人去找,也正好遂了她的意。”

曼妙跟着一起发牢骚,“自己亲姐姐病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她倒好,打着照看姐姐的名义到处追着江尚跑。”

以曼妙和江尚的关系,发这种牢骚再正常不过了,于寒丝毫没有起疑心,冷哼了一声,“你们上山的这几天,她一次吴家都没去过,和我说是去看楚馨儿,弯儿都没拐就上山了。”

曼妙气的撇了嘴,“还好是上山的晚,要是当天就跟来,只怕是玩都玩不开心。”

于寒见她生气,就宽慰她,“吴家离咱住的院子这么近,她不敢问我要马车,倒是追的很快,只差了你们一天就出门了,可到底是女人,脚程慢,没追上,你们还能好好玩了几天。”

暗自在心中算了一下,以女人的脚程,一天之内走到那个尼庵错错有余,也就是说,她和江尚在瀑布玩的时候,楚玥儿就已经去找到了楚馨儿。

楚馨儿在尼庵,也是最近的事情,大概是曼妙见过她之后,她就被吴家送到尼庵不管是等死还是祈福,都是差不多的目的了。

在着火的当晚,曼妙并没有直接看见楚馨儿,却依稀在尼姑中看见了那日为楚馨儿擦汗的侍女的脸,她小心的扶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身上罩了一个从头遮到脚的带帽斗篷,显得很柔弱,被人扶着走到尼姑们坐的地方,一言不发的坐着,始终没有取下头上的斗篷。

也正是因为一群光头的尼姑中,出现了一个梳着发髻的女人,才让她多看了几眼,这才认出了那个侍女,加上侍女扶着的人,一副欲盖弥彰的斗篷打扮,让她起了疑心,假装好心的出言提醒江尚,让他把尼姑们接过来烤火取暖。

江尚问都不问尼姑们的意见就拒绝了她的提议,口上说的是怕尼姑们声誉受影响,实际上,就是怕她看见了楚馨儿,进而疑心江尚为什么晚上没有睡觉,而是外出和人秘密私会。

若是正常的表兄妹相见,为什么要避着她?

他和楚玥儿见面那么多次,哪一次是怕她听见的?

偏偏这次和楚馨儿要半夜见面,还刻意把外衫给丢了,只穿单衣出来?

看见楚馨儿侍女的打扮就知道,楚馨儿只不过是被送到了尼庵,还没有剃度,依旧是有头发的。

久病卧床的脸色如此不好,就算是在夜里,要去见自己朝思暮想的昔日情郎,只怕也是要装扮装扮的,脂粉眉黛是少不了的,楚馨儿再憔悴,也会精心打扮一番的。

多年不见的情人艰难重逢,能不哭诉衷肠?再互相拥抱一下、低声安慰几句之类的,外衫上沾了一时不能洗掉的胭脂水粉,除了丢掉,还能怎么样呢?

想到一开始,有人提议走小路的时候,江尚就不愿意,曼妙熬不住堵车难耐的时间,坚持要去,他没办法才走的。

到了后来尼庵,也是魂不守舍、心中有事的模样,想来是知道楚馨儿就在这里吧?

只是他估计不知道楚玥儿也来了而已。

看楚玥儿的态度,只怕是知道了或者是看到了楚馨儿和江尚的私会,或许,还看见了两人的拥吻之类的,精神上大受打击,难怪火灾之后,表现的如此失常。

想来还没从震撼中恢复过来。

曼妙仔细的观察了于寒的态度,于寒应该是对楚馨儿去尼庵的事情不知情,江尚和楚馨儿的事情,不好判断他知不知道,手头的线索太少。

于寒不是蠢人,他在江尚身边这么多年,一些蛛丝马迹大概是能猜到,但此事算是江家的丑闻,不能明着说,就算是猜到,也得揣着明白装糊涂。

正因为楚馨儿乖巧可人这样都不能和江尚在一起,飞扬跋扈,心思一看即知的楚玥儿才更让江尚和于寒厌恶。

给读者的话:

其实每天都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说。今天看见有人说,不要觉得自己的文慢热没有人看,那是因为你写的不够吸引人。我终于明白我的缺点在那里了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