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139疑心2

穿着外套和穿着单衣其实差别不大,没人会注意看,除非外套上有不能让人看的东西,一看就会出事,只能处理掉外套,假装自己只穿了单衣出来。

想到自己夜里遥遥看见的,曼妙渐渐的分析出了眉目,这件事如果按照她的分析,几乎已经是猜到了最主要的脉络,一些细枝末节倒没必要那么深究,可现在还缺一点证据,不管是什么,都得证明某个东西才行。

她想了很多,时间却过的并不快,单博远和江尚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大多都是单博远的找话题,这样的江尚很不正常,平日里的江尚温文尔雅,待人谦和,却又落落大方、博学多才的他总能找到合适的话题,让客人不会觉得冷场。

这也是曼妙一直很喜欢和江尚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现在江尚这样,明显是有心事。

走了一会儿路,走到了一个山泉水旁,队伍停下来弄些吃食,尼姑庵完全烧毁了,尼姑们不愿意下山,他们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生火做饭,还好这个有个山泉。

仆人们一顿两顿不吃没关系,主子们可饿不得,尤其是单博远这样金贵的主子。

江尚本是在车厢里陪着曼妙的,没一会儿就听见了吵杂的声音,还夹杂着楚玥儿的叫骂声,他心情很烦躁的下车收拾楚玥儿去了,他一下车,单博远一个大男人,自然不好呆在车上,带了绿衣和紫簪一起下车,说是透透气。

红袖和青佩留在车上照顾曼妙,而曼妙继续装睡。

青佩好像趴在车窗边看了半天,见曼妙侧躺着身子朝着自己背面睡着,就对姐妹们悄声笑道,“这楚家小姐可真是个脾气大的,走到哪里吵到哪里。之前在莱州就看见她站在门口骂侍卫,昨天夜里我起夜时看见她在外面的树林里,和她的姐姐吵架。今日又和侍女吵,真是没有她不吵架的人。”

曼妙心中一沉,下意识的抓了抓身下的皮草,白狐皮很软和,柔顺光滑又很保暖,可曼妙只觉得身上更冷了,因为心冷带来的身体冷。

红袖不信,“怎么可能?我听人说就她一个人来的,来的时候还被堵在门口闹了一阵子呢。”

青佩不以为然,“她当然是一个人来的,我和殿下一起去过吴家时,听吴家的人说起,吴家的少爷纳了江家的表亲楚氏为妾,想来是她姐姐吧。”

“那怎么会在尼庵?”红袖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快别说了,做下人的怎么能编排别家人的事情!”

“又没有外人在。”青佩咯咯笑的很甜,“她还睡着呢。”

说着趴到了红袖身上,和她咬耳朵,“我听人说,吴家少爷不喜欢楚姨娘了,楚姨娘又病着,多半是送去等死的。这楚家二小姐真是绝情,姐姐都这样了,还要去和姐姐吵架,想要逼死姐姐么?”

“半夜还吵什么?”红袖也是个八卦的,听见青佩这样说,起了点好奇心。

“我不敢靠的太近,没听真切,就听见她骂姐姐不守妇道,勾引什么的。”一边说着,一边暧昧的笑道,“难怪吴家少爷把楚姨娘送到了尼庵,原来是这样。”

红袖还未说话,就听到了车厢外传来了江尚和单博远的声音,她俩赶紧装作在照顾曼妙,为她拉了拉身上的薄被,伸手摸她的额头查看温度之类的。

江尚端了一碗热腾腾的姜茶,将曼妙叫醒,“妙儿醒醒,喝了姜茶发发汗再睡。”

曼妙心情正不好,更是装死,装作迷迷糊糊的翻个身说道,“不想喝,我难受,头疼的很,想睡觉。”

江尚耐心的劝了半天,曼妙更觉得堵得慌,要不是单博远在,她伸手就会一巴掌把碗打了。

她索性拿被子蒙了头,“就不喝,就不喝,我要睡觉。”

见她像小孩子似胡闹的,单博远眼中也露出了笑意,对江尚劝道,“让她好好休息吧,下了山再熬药喝。”

红袖就接口道,“刚才摸了小姐的额头,已经不发热了,让小姐睡会儿,说不定下山就好了呢。”

江尚见她一副拒不合作的架势,又一直闭着眼睛说是头疼,只能把碗放下,让她自己睡觉。

曼妙哪里睡得着?

还好她是沉得住气的人,硬是克制自己的呼吸,伪装是在睡觉,有了主子,红袖和青佩也不敢再多嘴说话,依旧是江尚和单博远有一句没一句的打发时间。

下山比昨天要顺畅很多,回到了江尚住的院子,江尚和单博远道了谢,抱着曼妙下了车。

之前江尚也抱过曼妙,曼妙觉得他的胸膛很宽厚,也很温暖,让她觉得非常的安心,可这次,她却觉得,自己不愿去感觉他的温度,她仰头看着江尚,觉得这个男人,这么一向表现的那么儒雅有风度,没想过,竟也有这种瞒人的心思。

转瞬一想,自己笑了起来,其实是他平日里把自己照顾的太好了,堂堂的江家继承人,年纪轻轻就能掌管飘渺楼的江大帮主,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人物呢?

江尚见她笑对自己笑,也笑了起来,柔声说道,“我已经找了大夫开了药方,你这次并不严重,吃几幅药就好了。”

曼妙点头,很乖巧的说道,“好。”

江尚招呼侍女为她备好热水,“先去洗洗,泡下热水,会好很多。”

他一向是温柔待人的,只要他愿意,可以把人照顾的无微不至。

曼妙泡在热气腾腾的水中,夏天这么热的水,是有些热了,想到自己感冒,就多泡了一会儿,果然鼻子就觉得通了,她牢记医生亲戚的教诲,一旦发现自己有感冒的苗头,就开始狂喝开水,一身接一身的出汗,总算是把感冒给压下去了。

江尚见她病了,没有多打搅她,当然更不准楚玥儿靠近曼妙的房间,据侍女说,楚玥儿也反常的很,回了房间就一直紧闭房门没有出现。

才回到院里,就来了不少客人,有人听说了他们昨夜遇袭的消息,看完了单博远就一窝蜂的来看望和慰问江尚,趁机多套套交情。

一个下午就没闲过,院子里一直是人声鼎沸的。

曼妙遣走了侍女,自己抱着一大壶开水不断的喝着。

在不断的喝水跑厕所的时间里,她脑袋没有闲着,一直在不断的理清思路。

不管她内心承不承认,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件事——

江尚和楚馨儿之间,不单是表哥和表妹的关系。

在江左时,江尚还很正常,自从楚玥儿到了莱州,江尚就表现的有些失常。那时候,她以为是江尚在躲避楚玥儿的骚扰,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事情涉及到了楚馨儿了吧。

只差一岁的表妹,乖巧柔弱。

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朝夕相处。

悬殊的家世和地位,让两个相爱的人分离,一个仓促被卖往高门为妾,一个黯然浪迹江湖。

这种情节和套路,不用往下看,光看开头就知道后续是什么。

换了曼妙自己来写,都能写出一个可歌可泣、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奶奶个腿儿啊!

她是挖了作者的祖坟吗?

好容易安盈盈死了,以为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了,结果兜兜转转,又把她给绕进来当女配!

香蕉你个八辣!

看来这作者是下了决心要和她死磕了,换了谁一而再再而三的当女配都受不了哇!

曼妙想了想,实在是气不过!咣的一声把茶壶给甩到了地上,摔了一地的水,描着金线的牡丹被摔了个粉碎,破碎的瓷片散了一地。

侍女听见屋里的动静,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转身拿来了扫帚,安慰道,“小姐病了手上没力道,这种事情叫我们来就好了。”

曼妙没有说话,低头看着那茶壶上原本精致漂亮的牡丹花纹,现在被侍女随意的扫成一堆乱七八糟的垃圾,再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她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想让我当女配,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当男主女主的命!

扫了一眼半开的房门,院子中依旧是有很多客人的,江尚和于寒不停的招待客人,忙的抽不出时间来看她。

这样也好,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想要怎么做。

说到底,这事不过是曼妙的推论,从她本身来说,隐隐希望自己的推测是错误的,江尚是真心喜欢她,而不是那她当挡箭牌或者是替身。

可从各种迹象上来看,都推不出有其他的情况。

她装作无意的问道,“楚玥儿在做什么?”

侍女头也不抬的回答,“表小姐说从山上下来累了,一直在歇着,刚才我们守在外面一直没看见她出过房间。”

大概是都知道她和楚玥儿不对付,没几个人想上来触霉头,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曼妙心中冷笑,在吴家把老娘丢下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害怕了?现在才怕,是不是晚了点?

江尚关于侍女的解释,她是压根不信的,什么可疑人物?吴家也是响当当的世家,哪个可疑人物在这种宾客云集、戒备森严的时候闯进来?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再说了,她一路走来,除了遇见了吴大少爷野战之外,那看见一个人影?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