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138疑心

尼庵的水需要去很远的地方提,存的水都拿来救火了,忙了一夜的侍卫哪有心思给尼姑们打水?大家自然也没水洗漱,

天一亮,能看见路了,江尚就站起来,催促大家启程。

叫了几次曼妙才行,江尚看她脸上有些红,一摸额头,再探了探自己的额头,顿时就急了起来,赶紧去找单博远,“不知殿下可带了大夫?妙儿似乎受了风寒。”

单博远一听曼妙病了,不敢马虎,叫江尚把她抱到自己的马车上,江尚抱起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居然没穿鞋,纤细白嫩的脚上满是泥巴,脚腕处的都干了,江尚一抱,脚腕处扑扑掉碎泥屑。

江尚露出了心疼的神色,没管干不干净,直接把曼妙抱到车上,楚玥儿哪甘心他们俩在车里,自己在外面?刚走上前,就看见青佩和绿衣站在马车门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里带了毫不掩饰的鄙夷。

她顿时大怒,想要斥责他们,还未开口就看见江尚很不耐烦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蹙眉说道,“别惹事。”

那样神情的江尚是她从未见过的,她下意识的想要撇嘴大哭,一般她这样哭了,江尚再厌烦,都会过来安抚她几句,她就顺势提出一些要求,逼着江尚答应,可这次,她有直觉,若是她哭了,只能让江尚更加厌恶她,不仅不能引来同情和安慰,反而更要被这些下人耻笑。

楚玥儿是很要强的,自卑的人,往往表现的很自傲,就是怕人看不起自己。

所以楚玥儿生生咽下了话,站在马车旁恨恨的看着,再不敢提要一起上马车的事情。

单博远很配合的让出了地方,江尚直接把曼妙放在了车厢的地板上,地板上铺了厚厚的白狐皮垫子,比尼庵的床都要暖和。

单国殿下特制的马车,平躺下几个人是轻轻松松的,单博远让出了位置,曼妙有足够的空间躺下。

红袖从暗格里抱出了一床薄被,不知道是什么质材的,曼妙盖了,居然觉得比蚕丝被还要暖和,顿时就不觉得冷了。

曼妙听着她们说话,知道自己感冒了,应该是夜里靠在树上睡受了寒,她不觉得自己身体有这么虚弱,可江尚抱她进来,她突然有了想法,就没有说话,装作难受的意识不清醒的样子,不出声的假寐着。

古代感冒叫感风,而不是一般以为的叫风寒,这是两码事,风寒据曼妙的理解,比感风要严重一些。这年头可是没有感康和白加黑这种特效药的,只能是喝些药加上自己身体好硬抗,

单博远这种病秧子,什么都可以不带,大夫是绝对不能少的。

大夫进来给把了脉,看了看舌苔和眼底,抚着花白的山羊胡子做出了判断,“小姐是受凉了,多喝些热姜茶暖暖吧。等下了山老夫再开药给小姐吃。”

绿衣听了,转身就去吩咐粗使婆子先给曼妙烧些姜茶喝,还要一会儿才能烧好。

她这个样子,江尚哪敢放心启程,可在这烧的几乎全毁的尼庵更是无法养病,单博远虽然身体不好,脑袋却是够用的,指挥起来井井有条,安排了侍卫开路和殿后,马车和杂役婆子们跟在中间,慢慢往山下走。

“江公子去救火,可曾看见了放火的人?”单博远坐在车里,和江尚闲聊。

曼妙躺在车厢里,其他人都不可能躺下,只能就地坐在车厢内,还好地方够大,并不挤。

路上,婆子熬好了姜茶,红袖抱着曼妙,紫簪服侍着她小口小口的喝了,曼妙喝了一肚子热水姜茶,发了汗,当时脸色就缓了许多,体温也下来了,大概累得很了,就那样睡过去了。

单博远和江尚不可能也一起睡,只能聊天打发时间。

江尚迟疑了一下,摇头道,“不曾见过,在下也是听见了有人喊着火了才起来的。那时只看见了火势很大,没见有人来放火。”

单博远将手中的药茶杯递给紫簪,“这次的事情,本王怀疑是冲着本王来的,此事还请江公子保密。”

江尚也不愿声张,点头道,“殿下放心。”

曼妙侧躺着,看似睡着了保持均匀的呼吸,实际上脑子转的飞快。

昨夜的事情,江尚表现的非常可疑。

曼妙脾气好,不代表曼妙傻,很多时候,她选择相信江尚,可真的有证据证明江尚在瞒着她的时候,她也不会一味的装作不知道。

从江尚平时的表现来看,若他真如他自己所说的在睡觉,被侍卫的喊声惊醒,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冲到曼妙的房间来看她是否安好。

她记得于寒和她说起过,曼妙被邓炎烁绑架的那次,江尚连人都没去追,直接进了她的房间,看她是否安好,结果只看见侍女倒在地上。

人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自己的做事风格和习惯。江尚是习武的人,很是警觉,若是他真的发现起火了,一定会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才去救火,没道理先去救火,再抽空看自己安不安全。

他出现的时候,曼妙刻意的看了他的衣服,他的单衣下摆和鞋上沾了很多泥点,可江尚穿了袜子。

记得江尚的侍女提过,江尚睡觉,别的不说,袜子是一定要脱掉的,想起之前江尚赶去蓝国救她,在木屋的时候,他睡觉也是脱了外衫和袜子睡觉的,他说过是从小习武养成的习惯,不穿袜子光脚踩在地上,感觉会敏锐很多。

在睡觉的时候被火警声惊醒,还有闲心穿了袜子再穿鞋?

她看了一圈周围的侍卫,那些人都是和衣而卧,穿戴整齐不足为奇,自称在睡觉的江尚,还来得及穿戴整齐再救火,那就有点奇怪了。

他确实只穿着单衣出来了,可他的单衣膝盖以上根本没有丝毫泥点和污迹,只有下摆和鞋袜是沾了污点的,任谁去救火,都不可能溅泥溅的这么奇怪。

这只能说明他之前是有穿外套的,但他不知什么原因,把外套脱了,只穿了单衣,所以单衣上污点的分布才会这么奇怪。

给读者的话:

有亲问更新时间,再和大家商量一下:每天是一口气发两章呢?还是早上9点一次,下午两点一次,我是无所谓,都是写好的存稿,就看大家的意思,我都是前一天订好的自动更新。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