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135尼庵

走上了这条小路果然快了很多,虽然山路都是泥巴路,有些陷车轮,可总是在前进的,比干堵在那里要走的快多了。

就算是绕了远路,也会比那走的快一些,至少是能在入夜之前到家的。

这种泥路最是颠簸,曼妙在车里被颠的头晕眼花的,江尚将她难受,自己走上前去驾马车,这才稳了不少,曼妙也能在车里喘口气。

走了一阵子,听侍从说,这条路也就是单博远和江家在走,其他人都不想绕远路,那些没带女眷的男人们,各个都骑马跑的飞快,只剩装了东西的马车还留着在排队。

曼妙羡慕的恨不得有个直升机,直接垂个绳子下来把她吊走算了。

想着左右就是单博远一个人的车子,自己也钻了出来,和江尚一起坐在驾车的位置。曼妙不爱骑马,之前蓝霆把她从客栈抢去漠城,颠了一路,下马的时候,屁股都麻了,曼妙可不想再受那个罪了。

夏天的天气就如同孩儿脸般,说变就变了,开始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就变了阴天,还没来得及找躲雨的地方,直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曼妙看着满天的黑云,活脱脱就是西游记里面妖怪要出现的场景么。

落了第一滴雨的时候,曼妙就转身进了车厢,还好只是溅湿了裙角和袖角,等江尚安顿好了马匹进车厢的时候,整个人都湿透了。

外面的雨是狂风暴雨,还夹杂着电闪雷鸣的,曼妙将车帘掀了一条缝,喃喃自语,“我去,这是有人在这里渡劫吗?”

要是仙侠的小说,多半就能遇见一个渡劫期的高人,好歹也可以去看看热闹,可惜这只是纯架空的言情,不带丝毫的仙侠色彩。

江尚衣服全湿了,滴滴答答的一车厢都是水,曼妙帮着他把衣服拧干,还好是夏天,天气温度还能忍,要是冬天,估计得冻成冰雕了。

这么大的暴雨,单博远自然也无法前进,派了侍卫过来说,听领路的向导说,前面有个很偏僻的尼姑庵,要不一起去那里躲雨吧。

曼妙和江尚都不愿意,可侍卫说,这种山上的暴雨是连着来的,看这架势,只怕是要下一两个时辰,到时候怕山体滑坡就很危险了。

话都说成这样了,再拒绝就是自己找死了,他们都不是山里人,向导的话还是得听的。

想到那些走官道的马车还得堵着,说不定打雷都要惊了马,曼妙觉得还是这样好一些,起码有个屋子躲雨,外面狂风暴雨的,赶路简直就是在搏命。

几个侍卫不顾暴雨,在前面牵着马缓缓前行,曼妙也顾不得马车的颠簸了,只盼能快点到有房子的地方。

还好这暴雨下了半个小时就小了很多,侍卫们赶紧加快脚程,紧赶慢赶的,在第二波雨快结束的时候,赶到了说的地方。

大家都在马车里,等暴雨过去了,才赶紧走到屋内,江尚全身都湿了,他跳下车看见满地的泥泞,直接对曼妙来了个公主抱,把她抱到了屋里,虽然身上衣服沾了他身上的水气,可到底避免了走齐脚深的泥巴路。

曼妙被江尚抱着一路狂跑进屋的时候,看见单博远坐在一顶小巧的单人软轿上也走进了屋,他那软轿四面都有厚油布,是直接从车厢里面抬出来的,半点雨星和水花都沾不到尊贵的殿下身上。

不由得撇了撇嘴,男人这么娇气,还不如窝在家里当宅男呢,看着就难受。

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江尚,还是这样的男人靠得住,起码遇事不用你在前面扛着。

这单国六殿下,若是遇见了劫匪,只怕晕倒的比她还要快呢。

曼妙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幻想了下这样一个场景:一群杂乱络腮胡、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山贼和一个病弱苍白、身影单薄、瑟瑟发抖的皇族殿下。

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想不下去了,实在是太矫情了,她又不是耽美爱好者,男风实在不是她的菜。

“冷吗?”江尚低头将她放在木椅上,将一条干的披风披在她身上,“我叫人来给你梳洗一下,你泡泡澡去去寒气。”

等雨小了一些,侍女很为难的来报说,这个尼庵实在是太小了,一下子接待不了这么多香客,热水有限的很,单国的人说,热水要先贡给他家殿下。

侍女说着就看了看曼妙的脸色,曼妙觉得这事一点也不奇怪,就他那样的病秧子,就算是一点都没湿估计也要生个火盆取暖什么的。加之自己之前恶劣的幻想场景,让她差点又起了一身鸡皮,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和一个娘炮抢热水。

无力的挥挥手,“无妨,让单殿下先用就是了,先找些干净衣服给我换了就好了。”

她不在这些小事上争先后,江尚就笑了起来,曼妙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他有些心神不宁的,大概是不能如期回到莱州,打乱了他的计划吧。

早有人从柴房抱了柴火过来,曼妙让先给侍卫拿去烤衣服,自己换下湿衣服就好了,没什么要紧的,那些侍卫可都是冒着大雨牵马的,浑身湿透了,可不能和他们抢柴火。

江尚安顿好了曼妙,自己也去了厢房换衣服,还好他们是去外面游玩,替换的衣服都随身带着,不然还得用火烤干。

这个尼庵很小,位置也很偏僻,大概只有不到十来间厢房,给曼妙和单博远住的是最好的两间,其他都是杂物房,仓促之间收拾出来的,东西都来不及搬,听丫头们说,只是把杂物往里面推了推,还好杂物不算多,让人能站住脚避雨罢了。

雨停了的时候,曼妙看见还有侍卫和丫鬟从江尚的房间往外搬杂物,想来他的房间也是堆满了各种杂物的。

绿衣走到了曼妙的房间,带了几个小丫头,为曼妙带来了已经烧好的柴火和几盆热水,绿衣长的是个笑像,还未开口,脸上已经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声音柔和甜美,“让曼小姐久等了,我来送炭火和热水。”

想来是单国那个娇弱的殿下已经收拾好了。

曼妙见她满脸的歉意,知道这事与她无关,更无意为难一个侍女,显得自己没有气量,当下就笑着道了谢,还留她说了几句话,问了单殿下是否安好,礼数上做的没有缺的。

绿衣感觉到她的善意,笑的眼睛弯弯的,很高兴的回了几句话。

正说着,江尚换好了衣服,走到曼妙的房间,看了一眼绿衣,绿衣连忙弯腰福身向他请安,江尚摆摆手,对着曼妙说道,“现在雨停了,不如就启程吧,省得回去太晚了,夜路不好走。”

绿衣轻轻的啊了一声,赶紧福身说道,“江公子,使不得,这天眼看着就还要再下雨,若是现在启程,只怕出了门没多久,又要被困在路上。”

江尚看了绿衣一眼,绿衣眼中就露了焦急的神色,“我家殿下身子不好,身边一直带了懂看天气的人,当初也是他说下午要下雨,所以着急早上就启程了,谁知路上堵得厉害,这才耽误了时间,他刚才和殿下禀报,说是雨要想全停了,得快到申时呢。”

曼妙在心中换算了一下,申时大概是17点到19点之间,要下山,这种泥巴地,只怕是要花快2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到了莱州,只怕城门都关了,还不如在这里过夜。

她看得出来,江尚是不愿她在这里过夜的,这里的环境太恶劣了,是个很偏僻的尼庵,只怕平日里没什么香火,这些尼庵里最好的厢房,看着都不过是寻常府里低等仆人住的房子,床上的用品十分的简陋。

这种住宿条件,除了是单间外连十元店的都赶不上。也难怪江尚不愿意她住在这里了。

从她本身来讲,由俭入奢易,她住惯了那种豪华舒适的床铺和房间,现在这样的房间叫她住,实在是有些难受的。

但想着要半夜赶路,谁敢保证车夫不会一个鞭子把马抽山崖底下去?

曼妙已经坠过一次崖,当时命大活下来了。可谁也不能保证次次都有这种好命吧?

又不是女主角,干嘛对自己的命运那么有信心呀?

当时曼妙就下了决定,大不了在这里窝一夜,怎么样都得在天气好的情况下下山。

舒适的床哪有小命重要啊?棺材可以布置的很舒适,只怕是没几个人愿意去睡的了,曼妙这么一想,就觉得睡这种房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尚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曼妙不想走,他总不能强压着曼妙回去,他是不想呆在这里的,一个小小的尼庵,尼姑可能也就不到十个,单博远和江家的人占了那些厢房都还不够住,尼姑们把柴房都收拾出来给他们住了,才算是人勉强能住下。

绿衣本是好心来给曼妙送东西,遇见了这件事,自然没敢再呆下去了,赶紧告辞走了,曼妙和江尚说了一阵子话,天果然又开始下雨了,这次下的雨没有之前的雨那么大,可也看不清前面三米的距离,这种雨势出去走山路,真的是找死。

给读者的话:

现在已经开始写到有些转折的点了,我觉得本来好好的悬念,硬是被我写的有些平淡了,哎。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