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120绣楼1

曼妙摇摇头,“没有人为别人做什么事情是应做的,你对我做的,我都很感谢。”

江尚觉得她像是话里有话,还想开口继续问,曼妙已经关上了门,“我有些累了,先睡一下吧。”

江尚本欲伸手,手刚抬起,又放下了,“你好好休息吧。”

曼妙回到床上也没睡着。

这次和江尚出来,她是带着一种很纠结的心态出发的。

一方面,她心里觉得江尚并不是良配,准确的说,江尚并不是适合她的良配,可江尚表现出来的诚意又让她很感动,另一方面,曼妙自己一个人在书中生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人能让她依靠,作为一个女人,再坚强的女汉子,至少也是个女人,都会有软弱的时候,都会有想依靠男人的时候。

曼妙知道,自己下意识的在寻找一个宽厚的肩膀。

华锋就不必提了,和他在一起,分分钟都被他杀了祭旗。

蓝霆更不用说,和他能当炮友都算是自己高攀了,怎么可能指望这种王爷对自己真心?又不是猴子请来的逗比。

唯一靠谱点的江尚,现在看来也不靠谱,对权高位重的男人来说,权势永远比女人重要。

曼妙在床上翻了个身,暗自咕哝着,怎么找个好男人就这么难呢?

好在曼妙大小姐从来都不喜欢为自己的未来担心的失眠,她想了一小会儿,果断的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都是第二天的日上三竿了,她睡了一下午加一晚上!

被挟持的几天,睡不好需要补眠是正常的。

她这么安慰自己,理直气壮的晚起来了。

侍女服侍她梳洗,她突然觉得有些别扭,再无法像之前那样习惯且心安理得的享受江尚带来自己的便利。

自己穿好了衣服,简单的挽了头发,在外面虽然才几天,她也有点害怕出门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属于灾祸体质,出门就出事不说,在屋里蹲着都两次遇见绑匪,就算别人不怕麻烦,她自己也受不了呀。

因着她被邓炎烁绑架了,邓家送来了非常多的礼物来赔罪,曼妙不愿意和邓家人见面,江尚、于寒和秦启风一起出去应酬,只听见隔壁屋子人声鼎沸的,曼妙无聊的一个人坐在屋里看着我窗外的风景。

一个人呆坐着看见天色由亮变暗,从艳阳变成快出晚霞的天色。

没过一会儿,曼妙就听见他们一群人一起出去的声音,几个人在门口为谁先出门谦让了半天,曼妙听的都想一脚一个把他们都踢出去。

在门口的时候,听见了他们提了花魁,竞价这几个字,曼妙当时就猫抓心起来了。

电视剧看多了,花魁拍卖这事可是经常看见的桥段,一般来说,女主角出身花魁可是穿越里面极常见的必备项目。

曼妙总算知道电视剧和各种穿越小说里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乔装去这些地方的了,太他妈好奇了有没有?

这年头,花魁可不是你花钱人家就愿意的,先要花魁欣赏你,有过几次茶局之后,花魁若是给你暗示,你才能花钱买千金一刻,要是直接拿银子见花魁,保准被看家护院一巴掌给扇出去,你以为是脑残电视剧呢!除非是过气的花魁,妈妈又有新的人选替代她,不然真不可能有那种给钱就愿意的花魁,花魁要真那么不值钱,何必叫花魁,直接叫就好了么!

曼妙找了一件深色的深衣,往身上裹了裹,又把头发梳成男人的独髻,绑了个同色的发带,看着有点像是男人的样子,这种衣服本来就是男女一个样,只是颜色花纹大小的区别,江尚想着是武林大会,就为她备下了几件男人衣服,她正好用上了,直接就走了出去,“走,去看看他们说的花魁。”

侍女们当时就要跪下了,哪有好人家的小姐去这些地方的?就算是正经人家的夫人知道自己的丈夫被烟花女子迷住了,都只是派下人去找,若是自己亲自去找人,必定会招人耻笑。

他们上的马车,是邓家安排的,那些车夫都是世代在莱州生活的,哪能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要去哪家绣楼?

面带难色的驾车去了,结果到了地方,曼妙被两个侍女死死的拉着,说什么都不让她下车,她没办法,只能让人去找了于寒过来。

为什么找于寒不找江尚,很明显,江尚是不会同意的,搞不好他还以为曼妙是来这里抓奸的呢。

于寒下来的很快,车夫禀报说找于公子,他还很奇怪,邓家的车夫找他做什么,看见曼妙的时候,他本来轻松的笑容马上变成了苦瓜脸。

“姑奶奶,你来这里做什么?”于寒简直都要崩溃了,他终于知道自己每年不去拜神果然是有报应的。

曼妙甩他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直接干脆的说道,“当然是来见识见识花魁是什么样的。”

“江尚不过就是来看看,你不需要担心。”于寒赶紧帮兄弟撇清关系,这事要是闹起来,江尚不会对曼妙发火,自己就得变成受气包。

曼妙无奈的翻白眼,“我担心个毛线,他看他的,我看我的,他能被花魁看上,是他有魅力,男人有四喜你知道吗?说不定今夜江尚就能小登科呢。”

于寒露出啼笑皆非的神情,“什么男人四喜?还小登科?”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曼妙很耐心的为他解惑,“洞房花烛夜仅次于金榜题名时,号称小登科啊。”

“好一个小登科!看来这位公子也是同道中人,不如一起结伴进去看看花魁的模样?也算是没白来一次莱州。”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语速悠然却带了丝丝赞赏之意。

曼妙正坐在车里掀着车帘和于寒说话呢,大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就看见旁边停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隐约看见有人坐在窗帘后面,窗帘是细竹条编的,带了一些向外的斜度,从里面可以看见外面,从外面就不太容易看见里面了。

给读者的话:

昨天有很多亲给我留言,我很开心,不管怎么样,这本书必定会认认真真的写,我有大纲,照着大纲写倒是能理清思路,就是有些比较小的转接环节,写起来很痛苦,明明都要写大事了,结果卡在小枝节上,不写还不行,痛苦的很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