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 > 女配生存手册

女配生存手册

001女配

苏幼薇连忙扶着老太太赶到自己住的小院中。

果然如下人禀报的一样——闹成了一锅粥。

华锋抱着一脸恐惧、像个纯洁无垢小白兔一样的安盈盈,正对着一院子下人发火。

下人们跪了一地,华锋举剑对着烟柳喝骂着。

苏幼薇第一次有时间打量自己的夫君:头戴青玉冠,身上穿了深蓝色的箭袖锦袍,将他本就冷酷俊逸的面容衬得越发出众,一点也不像是才二十五岁,难得的沉稳冷静,配着他军中磨练出的锐气,一手搂着瑟瑟发抖的娇美可怜人儿,一手拿着宝剑,似乎随时都能一剑砍下去,将烟柳一剑两断。

到底是领兵出征过的大将军,这种盛怒之下的杀气,就是军人都会承受不住,怪不得地上的烟柳筛糠似的抖着。

华锋看见母亲和一个盛装丽人一起走来,不用说,年轻的肯定是自己的嫡妻,拿剑遥遥指了苏幼薇,“是你指使的?”

这句话问的不清不楚,苏幼薇却是瞬间就听懂了。

面对着指着自己鼻尖的明晃晃利剑,她露出了一个笑容,“夫君,您在说什么呢?妾身怎么听不懂?”

华锋冷笑一声,剑锋往下一划,带出一道冷厉的银色弧线,指着烟柳,“你让这贱婢给盈盈灌药,以为我不知道吗?”

“锋儿,你在做什么?才回府就闹得大家不得安宁,你妻子等了你三年,就等来的是你举剑对她?”华老夫人看不下去,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华锋怀中的安盈盈,开始训斥自己的儿子,为儿媳出头。

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儿子决不能落下个宠妾灭妻的名声!

看着地上脸色惨白的烟柳,怎么样都是自己的陪嫁丫头,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苏幼薇脸上堆起笑容,温柔优雅的控制自己的语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优雅悦耳,“夫君说的是什么药?妾身怎么不知道?”

华锋眯了眯眼,盯着面前的苏幼薇,想玩死不认账这套?

好!

陪你玩!

华锋侧头,对着自己的小厮轻抬下巴,俊逸的脸庞形成好看的弧线,不愧是本书的男主角,丝毫不辜负作者堆砌出来的那堆华丽的形容词。

小厮端来一碗黑漆漆的药。

“就是这碗药,你的陪嫁丫头端来的,难道你觉得会是什么补药不成?”华锋语带讥讽的说道,心中怒气更甚,若不是他发现的及时,盈盈就被灌下去了,感受着盈盈在怀中发抖,这个女人,只有他可以欺负,其他人谁敢来试试?

注意到烟柳求救的眼神是看向老夫人,而老夫人则避了过去,看来,这老女人是不想为了一个丫头和自己的儿子翻脸了。

早知道她就是这种货色,不过是安慰几句,涉及到她的切身利益,立马就退到边上去了。还说什么不会让锋儿做出有损我颜面的事情。这比当众打脸更难看。

苏幼薇在心中叹了口气,只能带着笑容,走了过去,端起那碗药,含笑问道,“夫君说的是这碗药?”

她出身名门,自然也是美艳动人,和安盈盈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型不同,她的美是端庄大气的大家闺秀之美。

这一笑,让华锋有了短暂的失神,旋即又想到她的下作手段,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苏幼薇,显然是在说她问的是废话。

接着,他的眼睛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苏幼薇在问完之后,仰头将一碗药喝尽。

她动作毫无预警,药喝完了,老夫人才喊了她一声,“幼薇!”语气带着说不出的意味,不知是愧疚,还是危险过后的安心。

笑着将空碗放在小厮手中,举手轻拭嘴角残留的药汁,“夫君这下该相信,这确实是补药了吧?”

强压下胃中翻腾的呕吐之意,尽量保持着形象的完美,“妾身看盈盈姑娘太辛苦,想给她熬些补药,若是夫君不喜欢就算了,日后盈盈姑娘的饮食,都由夫君的人代劳,妾身也能偷些懒了。”

她弯腰将烟柳拉起来,“可还能走?”

烟柳死里逃生,眼泪流了一脸,呜咽着点点头。

苏幼薇对着华锋深深一福,“今日盈盈姑娘受了惊吓,往后夫君就辛苦些多陪陪她,妾身先送母亲回房。”

挽过尚未反应过来的老夫人,“娘,夜露重了,孩儿送您回去。”

“好,好孩子。”老夫人拍着她的手,和她一起惊魂未定的回去了。看来华锋的杀气,对他母亲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

眯着眼睛,华锋在原地站了片刻,沉默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直到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有些站不住的依偎,这才打横抱起安盈盈,大踏步的走回房间。

回忆如流水般的在苏幼薇脑中流过,她记得,一切的改变,都是从那一夜开始的。

这一夜,整个华府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门前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知客和管事们满脸堆笑着迎接着各位贵客。

华府老爷坐在客厅,一张老脸笑的胡子乱抖。

今日是他的二儿子华锋凯旋归来的日子,皇上下旨,因华锋攻克舆国,为朝廷开疆扩土,特封为平西大将军。

有子如此,又是双喜临门,老爷子喜不自胜,面对众人的恭贺,谦虚了两句之后,笑的见牙不见眼。

“二少奶奶,二少奶奶,”一个小丫头朝她走过来,她歉意对婆婆笑笑,转身悄悄退到屋门口,动作优雅平静,就像是处理府里日常事务。

“什么事?”她的声音温和悦耳,谁也听不出丝毫情绪来。

“找不到二少爷,满府都找不到二少爷在哪里。”小丫头脸皱成一团,吓得快哭了出来,她冷冷的一眼扫过,小丫头赶紧收起了苦瓜脸,拘谨的站在门外。

伸手扶了扶头上的珍珠步摇,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大红色鲛纱绣金线外衫,轻描淡写的说道,“知道了,你不用再找了,下去吧。”

回到婆婆身边,婆婆看她一眼,她恭谨的笑着,帮着婆婆应酬那些贵妇人。

每个人都夸她知礼懂事、做事有章程,夸她婆婆有福气,生了个那么有出息的二儿子,又娶了这么一个出身名门、能干漂亮的儿媳。

婆婆保养得宜的脸上绽开笑容,她站在一边,露出客气的笑容,听着客人们谈论自己。

说她有福气,年纪轻轻的就是大将军夫人,夫君年少有为。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外面清冷的月亮,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哪里,现在恐怕正在和女主角上演少儿不宜的虐恋情深吧。

扶着婆婆入席坐下,她站在一边殷勤的布菜。

作为一个女配,而且是古代言情里面人人唾弃的世家嫡女正妻,她需要低调的活着。

千万不能干涉她那个被书中形容为“邪魅狂狷、冷酷霸气”的丈夫行事。

因为,过不了多久,她的娘家就要被流放,爹娘和幼弟加上她都会死在流放的路上。

只因,她得罪了女主角,被男主角派出的刺客杀死在半途,为女主角出气。

与宠文的女主角占尽书中男子的宠爱不同,作为一个出场不过三章,露面就是脑残智障妒妇形象的女配来说,她真的没可能有什么好结局。

谁知道本身的她会那么倒霉?

好好的周末半夜睡不着,在家里上网,无聊的在网上找小说,想着看点言情宠文,心情会好点,才点开这本书,看了没到一半儿,就眼前一阵白光,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书中的酱油配角。

天可怜见,书中的男主角的酱油正妻,如今是二十一世纪穿越大军一员的苏幼薇,现在想做的,不过是挽救自己那条在书中微不足道的小命,然后找个偏僻宁静之处,避开男女主角,安安静静的活下去罢了。

张家的三太太在敬酒的时候,不小心将酒撒到了她的身上,她叹了口气,果然来了,按照剧情发展,她会回去换衣服,顺便将自己的夫君捉奸在床,然后大闹一场,引出夫君的暴怒,显出女主角的楚楚可怜。

这一次冲突之后,她会一直针对女主角,最后她被写了休书,和自己娘家爹娘小弟死一起。

短暂的人生,丝毫不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女配,结局不过是文中短短的一句话,甚至浪费不了多少篇幅。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