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弃妇翻身之丑女将军

第一卷候门篇 三弃新娘(3)

梅奶娘敲响雪音的房门。

“姑娘,我是奶娘,你快把门打开。老夫人和二夫人来瞧你了……”

雪音想起这两年,无论是奶奶还是二婶都急着想把她嫁出去,若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受到这等羞辱。她恨,恨流言蜚语;她恨,恨母亲早逝。

“走,你们都走。我谁也不见,一个也不见。”

雪音扒在床上,不再哭泣,脑海中一遍遍地掠过她最爱的娘。

想到娘,她突然忆起,娘临终之前,曾经给过她一个盒子。说那是她的生日礼物,一定要在她最痛苦的时候打开。

礼物,不应该是最高兴的么?为什么却在痛苦时打开。

“罢了,都回去吧,让雪音一个静会儿。”凌老夫人吩咐着左右,临离开时又让丫头们多加留意,切莫让这丫头有什么想不开。

雪音在衣厨里翻找了半天,又在箱子里寻找起来,终于找到娘留下的那只盒子,一个很普通的小木盒,上面还贴了娘亲手写的封条,娘的字写得很好,蝇头小楷像桃花一般的漂亮。

沉吟着,“今天是我最痛苦的日子……”手颤抖了一下,她不知道娘留给自己的会是什么?是娘心爱的首饰,还是娘留给她的房屋地契,亦或是娘藏在某处的宝藏……

与其这么幻想下去,不如打开瞧瞧里面到底是什么。

撕去封条,启开盒子,里面竟然是一封信和一本小札。

看来她还是猜对了几分。

“雪音吾女:娘知道此刻你一定很伤心、难过……”

母亲在信中讲了一个故事,是关于江南四大世家的事儿,这四大家族血脉相连。四家的姑娘个个貌美多才,温柔多情,柳若烟便是其中之一。

四大世家的姑娘们,要么进宫为妃,要么嫁入皇族为王妃、贵妇,可她们的人生充满悲情:有的莫名地死于后宫争斗之中,有的被丈夫冷落寡居别院,还有的被夫家欺虐至死,而母亲是四大世家姑娘中结局最好的一个。还有两个婚姻幸福的分别是:母亲的堂姐——谢茗香,她与家奴私奔远走他乡;还有王家的宛清姑娘,她嫁给一个落魄的才子。

母亲说,富贵之家多寡情,平民之中有深情,宁做乞丐妻,不为帝候妇。

这本精致的小札上,母亲用她特制的竹签笔写下了她短暂一生的所见所闻、所遇所历,里面的小故事既特别又有趣。

雪音捧着小札,立刻就被吸引住了,穿着撕破的嫁衣,坐在烛火下一口气读完了母亲的小札。

待她细细地读完,已近破晓时分。

将小札放回木盒,无意发现了盒底发黄发霉的牛皮。轻轻的打开,竟被里面的内容怔得久久合不拢嘴。

综合母亲留下的遗书、小札还有一张不知从何而来的牛皮药方,她明白了一件事,十三岁时的突然发胖不是她真的肥胖,而是中了一种叫“绒毒”的药物所致,上面不但有此毒的配方,还有其解法。

将牛皮药方放回木盒,回到床上,脑海中翻滚着母亲所描述的奇闻异事,很快便进入梦乡。

待她醒来,被饭菜的香味所吸引。

“姑娘……”睁眼就看到床前一脸忧色的奶娘。

奶娘是母亲的陪嫁丫头,在母亲嫁进凌家的第二个月便将奶娘嫁给了凌家年轻有为的管家。在母亲生下她之前,奶娘便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也就是红花的哥哥红贵。于是,奶娘便顺理成章地成了雪音的奶娘,而红贵却只能每日喝羊奶长大。

“姑娘,你昨儿就没好好吃饭,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望着窗外的日光,怕已经过了中午时候,可桌上的饭菜还热着,不知道已经热过多少遍,或重做多少次了。

雪音的心里暖暖的,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从小母亲就告诉她,应该笑对人生,不要太悲伤,总应该想到好的一面。

“奶娘,我没事的……”她像平常那样,笑得云淡风轻,就如什么也没发生过。

红花捧着几叠小菜,“姑娘,大将军和老夫人进宫去给讨说法去了。我们凌家可不是好欺负的,才不会那么便宜了姓崔的……”

“其实这不算是坏事!”雪音昨儿就想过了,“与其将来他待我不好,现在这样未偿不是好事。”

红花“咦——”了一声,新婚前夕,新郎突然翘家逃跑了,而原因居然是因为新娘太凶悍、丑陋,传扬出去姑娘以后还怎么做人。

黄昏时分,雪音就听红花传来了宫里的消息:皇上大为震怒,崔稹犯了欺君之罪。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