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社科 > 闲斋漫语

闲斋漫语

第一章 砚田觅趣第五节 乾隆皇帝对洮砚的妙评

在中国文化史上,有关砚的专著始于唐代,编订砚谱则始于北宋。历经千年,有各种砚谱传世,言其价值,应以《西清砚谱》为最佳。作为《四库全书》的组成部分,《西清砚谱》是唯一的官修砚谱,将神秘的宫廷藏砚公之于世。砚谱体例严谨,图文并茂,文字评述简洁而又全面,从石材、体量到造型一一点评。全书共收各类名砚240方,均以光影法(西画透视技法)绘制图形,比例协调,富有立体感,可以认为是照相技术之前最为准确的砚谱附图。尤其难得的是乾隆皇帝为全部砚品御题砚铭。谱中仅有名为“旧洮石黄标砚”的洮河绿石砚一方,足见其珍贵。

此方洮砚,原为康熙年间曾任知县的江苏吴县人周惕藏砚,其后进入皇宫。砚呈长方体,长10.6厘米,宽5.7厘米,厚3.3厘米,石色碧绿,面背皆蒙黄膘。砚面开佛手果形墨池,右上方雕小佛手,梗叶掩映左右。在砚底椭圆形凹面处,乾隆皇帝御题砚铭,钤“比德”宝印,匣盖钤“朗润”宝印。谨录《御制旧洮石黄标砚铭》:

“临洮绿石有黄其标,似松花玉,珍以年遥。比之旧端,郊寒岛瘦,聊备一品,图左史右。

乾隆戊戌(1778)季夏日御铭”

寥寥数语,言简意赅,“郊寒岛瘦”,精妙绝伦。遍观砚史,历代名人对各种名砚都有清新典雅的佳评,不论是苏轼、黄庭坚,还是陆游、赵孟頫,都不乏评砚的杰作,即使感人、动人,但却不能让人叫绝。以洮砚而论,在众多名人的品评中被喻为鸭头、鹦鹉、绿漪、碧波、流云,都是具象性的比拟,好则好矣,但却佳而欠绝,唯独“郊寒岛瘦”是高度意象化的评语,是意境而非物象。怎么领会都不过分,如何理解也不超越。

文豪苏轼,点评唐代诗人元稹、白居易、孟郊和贾岛的诗作时,只用了八个字:“元轻白俗,郊寒岛瘦”(《祭柳子玉文》)。虽然略带贬义,但却概括了四位诗人的主要特点。

孟郊和贾岛是具有代表性的苦吟诗人,诗风清奇孤峭。孟郊自述孤苦穷愁,称“冷露滴梦破,峭风疏骨寒”(《秋怀》)。贾岛自谓“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送无可上人》自注),其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题李凝幽居》)所留下的“推敲”典故,已成为社会通用语,对此传说虽有疑义,我等宁可信以为真。诗风的“寒”、“瘦”,于孟郊,于贾岛实在是贴切的概括。乾隆皇帝用来品评洮砚,真不知这位皇帝是怎样联想出来的,把洮河绿石的清、雅、奇、秀化为诗的意境,实在是高度意象化的思维方式,称其为中华砚史上的第一绝评,似不为过。皇帝的妙评,为石出我乡的洮砚增添了光彩。

2010.9.15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