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社科 > 闲斋漫语

闲斋漫语

第一章 砚田觅趣第一节 再说洮砚

墨海起微澜

笔耕何淡然

磨铁励志

寄情结缘

碧波紫云

光彩砚田

墨海起微澜

笔耕何淡然

磨铁励志

寄情结缘

碧波紫云

光彩砚田

名砚精华

自1981年以来的20多年内,发表涉砚文章20多篇,大多是对洮砚的评述,近年来已弃砚不论。2010年7月24日,在岷县被命名为“中国洮砚之乡”以后,又捡起洮砚旧题,翻腾洮砚旧事。

被称为“文房四宝”的笔、墨、纸、砚,是中国的特色文化,因而也凝结着中国文化的特色。中华文明五千年一脉相承,“文房四宝”功不可没。如果没有“文房四宝”为重要载体,真不敢设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将会是什么样子。

从“四宝”的材质来看,不论是陶质还是石质,唯独砚本身具有不朽性。“洮砚之乡”的民众以不朽的洮砚为荣!

一千多年来,端砚、歙砚和洮砚合称中国“三大名砚”,加入澄泥砚则为“四大名砚”。近年来,文房四宝学界又提出“十大名砚”之说,在四大名砚之外,加入红丝砚(山东)、苴却砚(四川)、贺兰砚(宁夏)、思州砚(贵州)、松花砚(吉林)和易水砚(河北)。不管怎样命名或如何排序,端、歙、洮三大名砚的地位都是不可动摇的。就砚材质地和文化含量而论,在全国约200种涉石砚材中,包括洮砚在内的三大名砚是其精华。

洮砚石材

洮砚石材产于甘肃省洮河中游的岷县至卓尼县的峡谷地段。洮河发源于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的西倾山东麓,全长673公里,自西向东流经岷县境内后突然改变流向,折而向北,储存有洮砚矿石的约80公里河段,适值洮河曲转地段。这一地段属西秦岭古生代晚期的板块碰撞带。特殊的成因形成特殊的地质构造,特殊的地质构造孕育了特殊的石材。洮砚石材形成于泥盆纪,距今约3.5—4亿年,是典型的泥质岩,属浅变质板岩。主要成分为叶绿泥石,含有多硅白云母、石英及长石等。石材硬度为摩斯3.5±0.5度(墨锭为摩斯2±0.5度),颗粒在0.1毫米以下。

就石材色相而论,有绿、紫两大品系,另有橙、土黄、芝麻白等中间色。绿石是制作洮砚的主流品相,紫石次之,亦有绿紫合体的双色石。绿石中含墨色石纹,亦有其他渗入性岩类形成的黄膘、金银线及橙、黄、赭、羊脂白等云霞状晕斑。

已知的洮砚石材矿带有:喇嘛崖矿带(含纳儿崖、水泉湾和喇嘛崖)、铁池矿带(含山嘴和铁池)、板达沟矿带、纳纳沟矿带(含塔木沟、乔家沟和义仁沟)。以上除喇嘛崖矿带在卓尼县之外,其余矿带均在岷县境内。

洮砚称谓

洮砚因洮河而得名,被称为洮河石砚,简称洮砚。其英文译名Taoh ink-Stone,也是洮河石砚的含义。历代名人的诗文及砚铭中,多以“洮河石”相称。如苏轼、黄庭坚、张耒、晁补之、陆游、范成大、赵孟頫、董其昌、钱谦益等都称为“洮河石”。北宋书画家米芾所著《砚史》中亦称“洮河石”。文天祥蟾腹砚所刻铭文也称“洮河石”。因洮砚制品以绿石为主,还有称其为“洮河绿石”或直称“洮河绿”者。北宋赵希鹄所著《洞天青禄集》称洮砚为“洮河绿石”,南宋诗人范成大有“端溪紫琳腴,洮河绿沉色”,清代诗人张鉴有“采来字向洮河绿,琢出浑似端溪青”的名句。

在洮砚传承中,对其石色还有许多比拟式喻称,既有文人喻称,也有民间喻称。

文人喻称

鸭头绿。典出北宋黄庭坚咏洮砚诗句“旧闻岷石鸭头绿”;黄庭坚诗友晁补之有“洮鸭绿石坚如铜”、“汉水鸭头如此色”。晁补之“以洮石砚易贾彦德所藏端砚”,铭文中有“何以易之鸭头绿”。

风漪石或绿漪石。典出黄庭坚咏洮砚诗句“洮河绿石含风漪”;南宋诗人陆游有“风漪奇石出临洮”;元代书画家赵孟頫将所藏洮砚命名为“绿漪”。

鹦鹉石、鹦鹉绿。典出金代学者元好问咏洮砚诗句“旧闻鹦鹉曾化石”,清初狄道(今临洮)学者吴镇(号松崖)诗句“鸲鹆斑点鹦鹉绿”。

鹦鹉衣。典出清初学者朱彝尊咏洮砚诗句“绿如陇右鹦鹉衣”。

寒山云。典出明末清初学者思想家黄尊羲(号梨洲)《史滨若惠洮石砚》诗句“吾友临洮旧使君,赠我一片寒山云”。

民间喻称

鹦哥绿、柳叶青、竹叶青、水青等。

不论是文人喻称还是民间喻称,均无色质鉴别标准,只能凭感觉而论。

石质砚泛论

细想之,如果脱离制砚,不论是哪种砚石,其石材本身并无太大价值。如用作建材,远不如花岗岩或玄武岩;如当做美石,更不足以与诸种玉质石料媲美。一旦经能工巧匠之手,雕制成砚,便立即具有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并显现出独有的美感。

砚材就是砚材,其他石材不可替代,其内在价值因砚而得。石质名砚之所以成名者,又因其砚石材质之独到。诸种名砚,在使用价值的前提下,又因色相及石纹之美而独具一格。或端溪石、或龙尾石、或洮河石,各具特色,各有千秋。

石质温润、细腻、发墨而不捐毫,是三大名砚乃至多种名砚的内在特征,是品评砚石材质的关键,这是质的规定性。在用砚中,言及高下,也只能是内在品质的比较差异;石色石纹是外在特征,是量的规定性,但往往又是赏识成型砚的着眼点。石材质地及色相、石纹都是客观标准,构成砚的硬实力;论及砚种、砚品的人文价值,既有时间的积淀,又有名人及名砚效应,加之艺术造型则为文化标准,是软实力。在客观标准成型的情况下,文化标准即软实力,往往处于优势地位,其附加值大大超出客观质量标准。

品赏或鉴定名砚,离不开“三看”,即一看石材,二看造型,三看来历。必须注意到,对具体砚品的鉴赏,还存在着因人而异的问题,不同学养、不同志趣的人,有不同的欣赏角度,或感其色质,或感其造型,或感其刀功,或感其底蕴。有人赞赏透雕镂空,有人推崇高浅浮雕;有人啧啧于人物百态,有人津津于花鸟鱼虫;有人着迷于形体,有人感悟于神韵;有人追求现代,有人倾心古朴;有人热衷于精雕细刻,有人向往于浑然一体。在触摸、目睹和磨墨顺笔之间,心领神会,从而悟出“砚德”。砚各有形,人各有志。

砚史稽览

和其他名砚一样,洮砚的人文价值是历史的积淀。自唐代以来的1200多年内,上自帝王,下至黎民,说不清有多少人使用和收藏过洮砚,也不知有多少清贫寒士凭借着洮砚砥砺意志,练就文墨,成就事业。洮砚造就过名人,名人又为洮砚增添光彩,并叠加其文化含量。在如流的岁月中,洮砚的文化积累日趋厚重,之所以成为名砚者,全然是历史的铸造。前举诗人名家吟咏洮砚的诗文及砚铭,都沉积了洮砚的人文价值。自唐代以来,有不少史著留下了有关洮砚的记载,从而使洮砚的光辉照耀古今。

就个人藏书中清朝以前记载洮砚的相关文献列举如下,供识者检索。

唐 柳公权 《论砚》

宋 赵希鹄 《洞天青禄集》

宋 米芾 《砚史》

宋 高似孙 《砚笺》

宋 唐积 《歙州砚谱》

宋 苏轼 中华书局 《苏轼文集·铭·题跋》

明 曹昭 《格古要论·古砚论》

明 张应文 《清秘藏·论砚》

清 于敏中等 《四库全书·西清砚谱》

清 陈梦雷等 《古今图书集成·字学典·砚部汇》

清 朱栋 《砚小史》

清 吴兰修 《端溪砚史》

清 余怀 《昭代丛书·砚林》

清 施闰章 《砚林拾遗》

清 计楠 《墨余赘稿》

清 金农 《冬心斋砚铭》

清 吕留良 《天盖楼砚述》

清 谢慎修 《谢氏砚考》

清 唐秉钧 《文房四考·砚说》

清 梁绍壬 《两般秋雨庵随笔》

清 徐珂 《清稗类钞·鉴赏类》

清 沈汝瑾 《沈氏砚林》

古砚遗珍

有关洮砚的记载始于唐代,可以肯定洮砚在国内的传播也始于唐代,像柳公权等文化名人应该收藏并使用过洮砚。但唐砚珍品,既不见于记载,也未见博物馆及个人藏品。曾经有“箕斗形”唐砚的消息见报,称该砚得之于安徽,现身于上海,但介绍文字却含糊其辞,并无唐砚断代的依据,所述形态更似宋砚,呈“苍黄绿色”,甚至可怀疑是对某种歙砚石材的误判。

就本人所知的传世珍稀洮砚列举如下:

流落日本的“鲁直所惠洮河砚”

为体量较大的长方形洮砚,本为黄庭坚藏砚,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赠予苏轼,苏轼即作三言体《鲁直所惠洮河石砚铭》,镌刻于砚背。其文曰:“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郡洮岷,至中国。弃矛剑,参笔墨。岁丙寅,斗南北。归予者,黄鲁直。”后来,此砚流落日本,二战前由日本首相近卫文麿收藏,现为小野钟山家族珍藏。

牛新民先生所藏陇西宋砚

定西市政协主席牛新民先生是位古砚收藏家,所藏陶、石质各类古砚120余品。其中有长方形洮河石操手砚一方,为宋砚佳品。2005年该砚出土于陇西县昌谷村北宋墓地,牛新民先生以高价购得(详介见另文)。

故宫博物院藏苏轼“蓬莱山”宋砚

洮河绿石砚,长19.9厘米,宽9.8厘米,厚3.9厘米,砚面开正方墨池,上方开长方水槽,下部雕二龙戏珠图,上半部雕山峦图,中间为重檐殿阁,额刻篆书“蓬莱山”。砚背正中为碑石状,环雕激浪纹。碑面刻砚铭:“缥缈神仙栖列仙,幻出一掬生云烟,予以实之万斯年。”款落“元丰四年(1018年)苏轼识”,顶刻“雪堂”二字。“雪堂”是苏轼的斋号,可见原为东坡藏砚。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操手型宋砚

洮河绿石砚,呈黄绿色,含水波石纹,为长方操手式洮砚,长22.5厘米,宽15.5厘米,厚3.7厘米,砚面开浅池,砚背开抄手斜槽,素面无雕饰,质朴典雅,该砚出土于河北钜鹿,为民国总统徐世昌旧藏,边面有郑孝胥“北宋洮河产研”的隶书题刻。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十八罗汉明砚

洮河绿石砚,略显淡黄色。砚呈橢圆,长轴26.5厘米,短轴20.7厘米,厚8.4厘米,通体磨光,边面环刻十八罗汉像,各执法器,画面灵动,神态各异,大有“铁线描”的艺术效果,砚池平出,池周开石渠,恰似碧海日出图,浑厚大度,艺术价值极高,对此砚的材质,收藏界有过争议。

尚有洮河石兰亭古砚等,均见另文。

2010.8.22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