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社科 > 闲斋漫语

闲斋漫语

第一章 砚田觅趣前言

2005年6月,经友人安排,到甘肃省南部的岷县去了解当地的湫神祭和二郎山歌会,一共五天。这五天都由李璘先生陪同解说,使我对原来一无所知的湫神活动和西北民歌花儿,还有花儿会的习俗和社会功能,都稍有所知。那时李璘先生已经从岷县副县长任上退休多年,但我们去到农村时,那些农民围住他亲切自在地闲话家常的情景,给我的印象很深,这显示他这个副县长是一直获得民众认同的,也是受到肯定的。李璘先生温文儒雅,在五天的相处中,感受到了他文史知识的渊博和风俗人情的通达。后来又拜读了他的《文史漫笔》、《文苑拾英》、《乡音》和《暮云集》等著作,题材广阔而言之有物,行文则简明扼要,十分欣赏,从政又不废文事,岂易事哉!

记得是在二郎山歌会那天的下午,在李璘先生家小坐,由“湫神”而言及李商隐的《夜雨寄北》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他认为诗中第二句“巴山夜雨涨秋池”里的“秋”字应是有水旁的“湫”字,因为有水旁的湫字意思是山中的水潭,山中水潭即水之源头,所以湫神也就是山中水源的保护和管理之神。农耕社会首重灌溉,岷县全县有十八位湫神分管十八处水源,所以岷县之湫神祭为全县大事。此说甚为有理,非徒守书斋之学者所能言。

今岁(2011)12月中旬,台北中国文化大学中文系、南亚技术学院通识教育中心和中国口传文学学会,联合举办“2011年海峡两岸民俗暨民间文学学术研讨会”,邀请李璘先生参加。李先生远道光临,发表论文《百年时尚看歌谣》,并携来《闲斋漫语》书稿,属命作序。阅读全书,所论洮砚等事,又足长我新知。因记“湫”字之论,藉以应命,亦以誌友情也。

金荣华

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中文研究所

2011年12月20日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