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社科 > 闲斋漫语

闲斋漫语

第二章 民风遗韵第二节 岷州“斗草”

斗草是千百年传承的民间游戏,又称“斗百草”,也有将以花为戏具的斗草称为“斗花”或“斗花草”者。有人考定,《诗经·周南·芣苢》所反映的便是以车前草为具的斗草之戏。南朝(梁)宗懔所著《荆楚岁时记》中记有:“五月五日,四民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这是一千五百多年前历史文献对斗草习俗的明确记载。

斗草之俗,唐宋时期尤盛。清明、端午二节的斗草是节俗;日常的斗草是常俗;“斗草踏青”(柳永词句)之类是休闲性斗草。李白、李商隐、白居易、崔颢、宴殊、宴几道、范成大等唐宋大家的诗词作品中,都有关于斗草的生动描述。

斗草的形式很多,有仕女的“簪花斗草”,头簪各种鲜花,争艳斗奇,是属于节俗的斗草。有文人学士的“占对斗草”,或口占花草互对,以决高下,或采集诸种花草,像出牌一样地对决,以分胜负,如你出鸡冠花,我出猫尾草以对。更多的则是以扯、拉、揪、甩等形式决输赢的对决斗草,此种斗草多为童戏。

在现代社会,随着经济结构的深刻变化,包括各种民俗在内的人文结构也随之嬗变,曾广泛流行于南北中国的斗草之俗渐行渐远,乃至消失。值得庆幸的是好些斗草童戏,至今仍在岷县境内流传。岷县旧称岷州,或许因经济发展比较滞后,特别是地域相对闭塞的缘故,使许多原生态民俗得以保留,斗草童戏便是其中之一,简介如下:

割皮条

以叶柄为斗具,凡杨、梨、杏等叶柄较长者均可为戏。二人各持一柄,十字交叉,互相牵拉,被拉断的一方为输。清初金廷标所绘《群婴斗草图》(现藏故宫博物院)中,就有这种“割皮条”的画面。

“割皮条”是岷县斗草童戏中最流行的一种。尤其在秋叶飘落的季节,孩子们纷纷捡拾落叶,选取叶柄粗壮者备用。60多年前,我辈正当儿时,年年捡拾落叶,将选得的叶柄装入鞋中,踩踏数日后颜色紫黑,韧若“皮条”,随时戏斗。近日,发现孙辈们将叶柄置于醋液中浸泡后备斗,尚不知此种“皮条”是否更加柔韧。

割头

采摘野藤花或钟铃花。各执一朵,使花头相交,相互牵拉,被断头者为输。

在我乡的山脚郊野,随处可见野藤,俗称“葛条”,开黄色钟状花,落花后便长出白色绒球状花穗,俗称“毛结结”,花头、花穗均可用做“割头”戏具。野生的钟铃花有白、紫二色,钟状花序自然下垂,花头对接,即可相交,便于“割头”。

揪筋

野草莓、蕨麻、牵牛花等伏地草本植物,均生有匍匐茎,采得伏地草茎,二人揪拉,草茎两断,必有一端呈空管,另一端露茎心,呈空管的一方为输家,此种对决谓之“揪筋”。

砸骨朵棒

有一种类似于百日红的野生草本植物,花茎修长,球状花头直径2—3厘米,花显紫红色,在盛花前花苞紧密,孩子们称其为“骨朵棒”,二人各执一枝,各自让花头着地,轮流以自持花头敲砸对方,以断头或被击散者为输。

儿时斗草,其乐无穷。

2011.7.3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