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古代 > 腻宠小爱妃

腻宠小爱妃

第4章 动用家法

  凝香阁

  洛冰璇扶着小月躺到床上,细心的帮她摆好枕头。

  “小姐……”小月心中略有不安,她是丫鬟,怎么可以让小姐伺候她呢。而且还是躺在小姐床上,这叫她怎么受的起。

  “小月,你安心的躺着,在我心里是没有主仆之分的。”看出小月的不安,洛冰璇出声安慰,根据洛冰璇的记忆,小月是自小就跟在她身边的丫鬟,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有人欺负洛冰璇,她都会挺身而出保护她,对洛冰璇很好。

  小月还是她穿越过来之后接触的第一个人,她真是打心眼里喜欢。把她当妹妹一样,所以,以后谁要是欺负她,她都不会放过她。

  “小姐……”小月白皙的小脸泛着淡淡的红光,豆大的泪珠缓缓落下,如同最耀眼的钻石,刺人眼睛。

  “不说了,快躺下,我已经让林清去请大夫了。马上就回来。”洛冰璇红润的嘴唇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白玉般的小手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小脸。

  小月灵动的眸子中透出一股坚定,小姐对她这样好,以后她一定要好好对待小姐,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放间的门被轻轻推开,林清一脸懊恼的走进来,身后并没有跟着大夫。

  “林清,怎么了?”看着林清一脸的懊恼,洛冰璇忍不住问道。

  “小姐,二小姐的丫鬟小桃告诉门口的侍卫,不让我出去请大夫,我没办法出去。”林清低着头,无奈的说道。

  洛冰璇眸中划过一道暗沉,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洛冰璇霍然起身,大步就朝房间外走去。

  “小姐,我忘了告诉你,老爷回来了。”林清回过神,大声喊着洛冰璇。

  洛冰璇脚下步伐一顿,迅速转过头:“什么?父亲回来了?”洛冰璇惊奇的大声问道,她不是害怕,是有些奇怪,小月不说还需要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正说着,一阵嘈杂声音响起。洛天和洛冰嫣带着不少人,匆匆赶往洛冰璇的凝香阁。洛冰璇侧耳倾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啊,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她身形一闪迅速闪到床边,一双冷意十足的眸子,盯着即将进来的一群人。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洛天一脚踹开,一身黑色华丽衣袍的男子站在门口,鹰眸凛冽,阴沉的盯着洛冰璇,那目光没有一丝的溺爱,不像是一个父亲看女儿的目光。

  洛冰璇嘴角一扯,嘲笑的表情布满脸颊,原来这个女儿在他心里是一点地位也没有,这样也好,她对付起他来也不会觉得对不起洛小姐了。

  “有事吗?”洛冰璇凤眸一挑,秀眉微微蹙起,眉间尽是不悦。

  洛天微微一愣,觉得眼前这个女儿似乎变得不一样了,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仅仅是几天的功夫。

  “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洛天鹰眸一瞪,冷声喝道。敢这么和他说话,真是胆大包天。

  “父亲,哼,笑话。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做到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了吗?”洛冰璇上前一步,冷冷的问道。清冷的眸子透出咄咄逼人的目光,紧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除了给我生命,你还给我什么了?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告诉你,你根本不配做我父亲。“洛冰璇越说越气愤,为洛小姐打抱不平。

  “你……”洛天被洛冰璇噎的一点话也说不出来,双眸喷着火,死死的看着洛冰璇。

  “爹……”身后的洛冰嫣见事情不对,轻轻拽了下洛天的衣袖,轻声提醒道。

  他们不是来找洛冰璇算脏的吗?怎么现在局势似乎被她逆转了,她开始质问起爹爹来了。

  洛天回过神,冷哼一声道:“是你把嫣儿打伤的?”他嘴角一勾,清冷的说道。

  “是我打的又怎么样?”洛冰璇挺起胸脯,傲慢的说道。她可不是遇事就退缩的人,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她不会抵赖。

  “哼,你竟然敢下狠手将自己的亲妹妹打伤,你真是无法无天。”洛天冷哼一声,鹰眸阴沉的低着洛冰璇,满腔的怒火瞬间高涨。

  “打她又怎么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定十倍百倍的还回来。”洛冰璇垂涎欲滴的红唇划起好看的弧度,冷冷的说道。

  “你……”洛天又一次的被她噎的说不出话。修长的大手指着面前的洛冰璇,气愤的要命。

  突然,啪的一声。洛天扬起自己的大手狠狠的在她脸上打了一个巴掌。顿时火辣的刺痛感袭击着她,血腥味充斥着她口腔。

  洛冰璇缓缓转过头,冷冷的盯着他,手僵在半空中的洛天,秀眉微微蹙起,纤弱的身体撒发出淡淡的杀气。

  “我……”洛天看着一脸愤怒的洛冰璇,大手依旧僵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

  “你竟然敢打我。”洛冰璇双眸赤红的看着他,她是真的怒了,她发誓,只要洛天在敢动她一下,她就把整个相府闹个底朝天。

  “咳……你用鞭子打伤妹妹,怎么你还有理了?”洛天收回僵在空中的大手,有些尴尬的咳了咳,冷冷的说道。

  “哼,这件事我没必要和你解释,反正怎么说你也不会信的,我不想浪费口水,你们出去,不要在进入我的房间。”洛冰璇转过身,轻轻说道。她不想在跟他们有任何的交集,只要他们不来烦她,她就不会去惹他们。

  “你想就这么算了?不可能。”一旁站着的洛冰嫣气愤出声,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她的伤不是白挨了吗?

  “哦?那你想怎么样?”洛冰璇歪着头,莞尔一笑,好奇的问洛冰嫣。

  洛冰嫣被洛冰璇这莞尔一笑弄蒙了,她想怎么样?她也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只是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哼,门在那里,不送。”洛冰璇突然收住笑容,大声冷喝。

  这突如其来的冷喝声,吓了洛冰嫣一跳。

  洛冰嫣不甘心,骤然发现小月还躺在洛冰璇的床上,一个下人竟然敢躺在主子的床上,真是胆大包天。

  “你……你竟然敢躺在主子的床上,真是该死。来人……把她给我拽下来。”洛冰嫣白皙的玉手指着躺在床上的小月,大声呵斥。灵动的眸子一闪而过的狡猾没有逃过洛冰璇的眼睛。

  说话间,两个高大的家丁上前就要拽小月下来,被洛冰璇冷冽喝住。

  “我看谁敢……”洛冰璇身形一闪,挡在床边。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架势。

  那两个家丁犯了难,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洛冰嫣凤眸微挑,冲他们使了个眼色。

  那两人立即会意,硬着头皮上前。

  其中一个人刚刚伸出双手,就别钳住。他抬起头,顺着手臂向上看去。只见洛冰璇一脸冰冷的看着他,突然嘴角弯起。

  那家丁只觉得有股巨大的力量在吸引着他,双手吃痛,整个人就被甩出去砸到房间里唯一的桌子上。

  咔嚓,桌子四分五裂。那家丁的哀嚎声也响彻整间屋子。房间出现一片倒吸气的声音,他们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冷意十足的女子就是平日里痴傻不堪的大小姐。

  还有一个家丁站在床边,洛冰璇凤眸一挑,冷冷的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你也想来吗?

  家丁被吓得连忙后退,退到人群中去了。

  洛天大怒,这简直是反了,敢在他面前打人,他大怒一声:“管家,家法伺候。”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子,一身灰色青衣,略微弯曲的后背,有些发白的头发。

  “老爷”他弓着身子,站在洛天身边,恭敬极了。

  “我说家法伺候。”洛天咬着牙又狠狠的说了一遍,今天若是不惩治她,以后他在府里哪还有威信可言。

  “是,老爷。”管家弓着身子走出去,忍不住的摇头叹气。看来大小姐此番是难逃一劫了。

  很快,执行家法的东西准备齐全。

  管家弓着身子走到房间内:“老爷,都准备好了。”嘴角一扯,他恭敬的说道。

  “抓住她。”洛天冲着后面的侍卫使个眼色,便走出来几个侍卫朝洛冰璇走去。

  “小姐……”小月担心的看着洛冰璇,轻轻唤出声。

  洛冰璇回过头,淡淡的笑到:“小月别担心,,没事。”

  她冷冷的看着对面走过来的侍卫,刚想出手,耳边就传来洛冰嫣戏谑的声音;“你若是敢动手,我保证让小月生不如死。”女子性感的声音透出些许狠毒。

  洛冰璇稍微一想,便收回了手。他们还要在这府里生活,若是今天闹的太僵对谁都不好,她是不怕的,但是小月手无缚鸡之力,她万万不可因为一时冲动将她推向风口浪尖。

  洛冰璇一脸倔强的站在那里,清冷的气质犹如深谷中的幽兰。

  见她已没有反抗之意,洛冰嫣冷笑出声,凤眸微挑,朝着那几个侍卫使个眼色。

  侍卫立即会意,抓住洛冰璇就往外走。

  相府东南角的祠堂里

  洛冰璇身穿洁白的衣裙,倔强的跪在地上。她面容清冷,眉间偶尔闪过戏谑之色。

  一时间,老爷要对大小姐动用家法的消息传遍了相府。所有的仆人全部赶来看热闹,挤满了祠堂门口。

  洛冰璇的亲生母亲也问询赶了过来,没有一丝的心疼之意,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

  “你到底认不认错?”洛天手里拿着一根有手臂那么长两根手指那么粗的木棍,狠狠的问道。

  “我没错。”三字真经直接打发了洛天。

  “好……好……好。”洛天一口气说了三个好字,大手举着木棍缓缓落下。

  砰的一声闷响,木棍重重的打在洛冰璇背上。洛冰璇丝丝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缓缓落下。一双白玉般的手紧紧握成拳。倔强极了。

  “你错没错?”洛天挥起木棍,再次问道。

  “我没错。”依旧是三字真经,洛冰璇咬着嘴唇,倔强的说道。

  这下彻底惹恼了洛天,他举着木棍疯狂的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洛冰璇的背上。

  渐渐,洛冰璇的后背已经猩红一片了。

  当洛天问道她错没错时。她依旧用那三字真经打发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