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启发青少年的科学故事集

第一卷科学之谜第二章 “地下世界”真的存在吗

近年来,“地下世界”这个神奇的地方吸引了许多科学家和政治家。据说,那里是由无数纵横交错、弯弯曲曲、彼此相通的地下长廊和隧道连接着一个个神秘的洞穴组成。

在西伯利亚东北部的契尔斯基山脉附近地区,人们最早发现了许多联接成网的地下长廊。最初人们还以为那是些天然洞穴,后来,经过多次考察后,发现洞口不少段落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20世纪初,人们又在阿塞拜疆境内发现了地下长廊。一些科学家经过考察后判定,这些长廊仅仅是整个高加索地区地下长廊的出口部分。

俄国地理学家在1916年写报告说:阿尔泰山区也有一些地下长廊,从蒙古南部一直延伸到戈壁沙漠。

这些发现使“地下世界”变得很现实,这些地下长廊很可能就是“地下世界”的一部分。关注它的人越来越多,英国、美国、西班牙和南美的秘鲁等国家纷纷派出自己的考察队,寻找“地下世界”。没用多长时间,他们相继在尼罗河流域、南美的许多地方发现了大量首尾相接、支岔纵横的地下长廊。而且不约而同地在这些长廊中发现了人工开凿的痕迹,这使众多探索者倍受鼓舞,更加确信“地下世界”的存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考察队经过考察后推测:“这个‘地下世界’是一个相互联通并且通过大西洋底,贯通欧、亚、美洲和非洲大陆的环球地下洞穴网。它是大西洲人的杰作。”一些人还进一步推测说:“当年大西洲沉没时,一部分大西洲人经过地下长廊逃往到美洲和非洲,成了史前文明的传播者。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一位美国科学家德威特·拉姆率领的考察队意外地发现。墨西哥的恰帕斯州是玛雅神殿和地下长廊入口所在地。听到这个消息,有许多国家的考察队立刻拥到墨西哥的恰帕斯。可是,除了又发现了新的地下长廊以外,还是没有人找到什么有价值的文物和财宝。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使人们的一切计划都被战争打破了,可是,寻找“地下世界”的活动反倒随着战争的进程增多了。

法西斯魁首希特勒调集了大量人力和物力寻找“地下世界”的宝藏。他派往亚洲的考察队找到了一本梵文古书。书中记载了“地下世界”,还提到古代有一种名叫“众神之车”的运输工具,可以在地道里悬空穿行。希特勒曾组织人秘密仿制“众神之车”,意在用它搜索浩瀚的地下长廊,找出宝藏。可惜直到战争失败,也毫无收获。

战争中,罗斯福总统也援命德威特·拉姆,组织人力寻找“地下世界”中的宝藏。美、德考察队还曾经因此发生激烈的战争,但是,美国人也没能找到它。

“地下世界”是不是真的存在?在“地下世界”里真的藏着宝吗?我们相信在各国考察队不懈的努力下,会真相大白的。

远古的计算机之谜

1900年,一位以采集海绵为职业的希腊潜水员,在安蒂基西拉海峡的水底,发现一个巨大的黑影。他游过去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是一艘古代沉船的残骸。这个意外的发现使他高兴万分,他再度潜下水,仔细察看,发现古船里装有大理石雕像和青铜雕像。

不久这条沉船被打捞上来。经专家考证,这是一艘沉没水下已达2000年之久的古船。也就是说,它在公元初就沉没了。船上珍贵的古代艺术珍宝马上得到挽救和保护。

然而,奇迹很快就发生了,而它的价值远远超过了所有雕像。

那是在工作人员分析、清理船上物品时发现的,在没有用的杂物中有一团沾满锈痕的东西。经过认真的处理,人们发现那里面有青铜板,还有一块被机械加工的铜圆圈残段,上面刻有精细的刻度和奇怪的文字。专家们马上意识到这圆圈非同一般,古代船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呢?

经过两次认真的拆卸、清洗之后,专家们更加惊叹不已。摆在他们面前的那许多的细节部分清洗后显出的原形,竟是一台真正的机器,这台机器是由活动指针、复杂的刻度盘、旋转的齿轮和刻着文字的金属版组成的,经复制发现它有20多个小型齿轮,一种卷动传动装置和一只冠状齿轮,在一侧是一根指轴,指轴一转动,刻度盘便可以各种不同的速度随之转动。指针被青铜活动板保护起来,上面有长长的铭文供人阅读。

美国学者普莱斯用X光检查了这台机械装置,认为它是一台计算机,用它可以计算太阳、月亮和其他一些行星的运行。据检测,它的制造年代是公元前82年。这不能不令世人感到惊异。要知道,计算机是1642年才由帕斯卡尔发明的,而且当时他制造的计算机械准确度很差。虽然人们公认希腊人是古代最有智慧的民族,但这台古代计算机的出现,还是令人感到不可理解。

还有,这个机械装置全部是由金属制成的,使用了精密的齿转转动装置。而人们都知道金属齿轮转动是在文艺复兴时代才使用的。这涉及到制作它时必需具备的车、钳、铣、刨等机械加工工具,而这些工具在古希腊都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于是人们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这台“安蒂基西拉机器”到底是谁制造的?

有人说,如果它确是古希腊人制造的,那么人们对古希腊科学技术的理解恐怕要彻底改写。但这改写又没法进行,因为这个计算机只是一个孤证,关于它的制造的一切人们都无法得知。在古希腊和其他一切古代民族的文献中,也从来没有任何关于计算机机械的记载。

如果它不是古希腊人所造,那么必定出于远比古希腊人更有智慧,科学技术和工艺水平也要高得多的智慧生命之手。

那么,它是谁造的呢?

巴格达电池

在巴格达伊拉克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一只简陋的?展蓿夤鬯洳黄鹧郏幢挥脊叛Я煊蜃盍钊顺跃姆⑾帧R蛭」芤延写笤剂角昀罚蕴展弈谧暗乃形镏始捌渲谱饕馔祭磁卸希庵惶展奕聪袷且桓龅绯氐耐饪恰?

1936年6月,铁路建筑工人在巴格达附近偶然挖开一座古墓之后发现了这件神秘的物品。考古学家们赶来后,发现这座陵墓事实上是安息时期(约公元前250~公元250年)一个定居点的一部分。经过发掘,他们出土了大量物品,其中有带雕刻图案的砖块、陶器、玻璃和金属制品,外加一个内装奇特物质——一根一头封闭的铜管、一根铁棒和一些沥青碎屑的卵形陶罐。

在访问巴格达期间,伦敦科学博物馆的物理学家沃尔特·温顿听到有关此次发现的报告后,对这只陶罐做了仔细的研究,并产生了很深的印象。他说:“在铜制容器内放上一些酸,随便什么,醋也可以。嘿,转眼的工夫,你就有了一个能产生电压并释放电流的简单腔体。将几个这类腔体串联起来,便构成一个电池组,所发出的电流足以使电铃发声,点亮灯泡,或驱动一辆小型电动车。”

温顿指出,这件物品确实是电池,这是“显而易见和完全可信的”。他的惟一疑问来自于它的独特性质。考古学上的“一次性事物”始终是最难解释的发现。其实,此前在巴格达附近的安息古城泰西封已经发现了其他陶罐,只是温顿并不知晓罢了。那些陶罐是与护身符等多种神秘物品一起发现的。这种情况表明,炼金术士曾使用过这些陶罐,但我们仍然找不到它们作何用途的线索。温顿说,最理想的是这只陶罐应同金属线一道被发现,能找到一系列此类陶罐,才是比较好的事情,因为有了它们,疑点便会烟消云散。然而,正如温顿于1967年所指出的,如果不是电池,它又会是什么东西?“我不是考古学家,所以我直接提出了最容易提出的科学答案。我看不出它还能有什么别的用途,也许有更好的答案,但至今我还没有听到。”

25年过后,还是无人为这只神秘的陶罐提出真实可信的其他解释。而首要的事实仍然是:它作为一个电池工作得相当出色。美国进行过两项独立的实验,对陶罐及其内装物质的复制品做了测试。把醋酸、硫酸或柠檬酸也行——当作电解质,注入铜管,模型便产生电压为15伏的电流,18天后电流才消失。

可是,在两千年前,到底是什么人用电池做了什么事情?科罗拉多大学的保罗·凯泽最近指出,这些电池的使用者是巴比伦的医生,在没有电鳐鱼时,他们把它作为替代品使用,从而能起到局部麻醉的作用。但是,在各种意见中,仍以伊拉克博物馆实验室主任、德意志考古学家威廉·柯尼希所作的解释最有说服力。他曾于1938年仔细研究过“巴格达电池”。柯尼希认为,将若干个这类腔体串联起来,从里面发出的电流可用来电镀金属。实验用复制品所产生的电压能够满足这项工作的需要。

事实上,为了给铜首饰包银,伊拉克的工匠们仍然在使用一种原始的电镀方法。这种技术可能是从安息时期或者更早的时候起一代代传下来的。3000余年以前,安息人便继承了近东地区的科研传统和公元前330年随亚历山大大帝入侵此地的希腊人的聪明才智。

我们可能永远也搞不清古代的电学实验究竟做到了何种程度。古代伊拉克的工匠们对他们的技术知识妥加防范,秘不外传;巴比伦泥板上确实列出了制作彩色玻璃的配方,但配方中往往夹杂着行话,只有行家才能看出其中的门道。电镀的秘诀肯定是秘不外传的宝贵财富,或许从未以简洁易懂的文体见诸于文字。好在伊拉克还有数百个坟冢未曾发掘,博物馆中也有数千块泥板,泥板上涉及科学的文字在等人翻译。或许最保险的说法是,古人所掌握的电学知识,其涵盖范围之广可能还会给人们带来种种惊喜。

一亿年前的甲烷泄漏事件

科学家日前宣布,183亿年前大批生活在海洋中的生物突然灭绝,其原因是由于史前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海底巨大的“甲烷库”持续释放出大量的甲烷,这些甲烷把海水中的氧消耗殆尽,从而生成大量的二氧化碳。

这一理论发现不仅揭示了当时80%的深海物种突然灭绝的真相,还为解释史前其他物种神秘消失的原因提供了一条新的线索。

甲烷水合物是由海洋表面的藻类死后沉没于海底而形成的,通常情况下,甲烷气体是以冰态存在的,但极易受到压力和温度的影响。

根据牛津大学的教授们对海底朽木沉积物的最新研究发现,有清楚的证据表明在地球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大气温度出现反常,氢碳含量处于非正常水平。研究小组负责人称很难确定这些氢碳的来源,对此最好的解释就是——它们来源于海底沉积物产生的甲烷。

研究人员认为,侏罗纪时期猛烈的火山喷发使大气中充满了二氧化碳及其他能够引起温室效应的气体,这导致了全球气候的变暖,深海环境也因此受到影响。海底的甲烷因水温升高而被释放出来,与水中或大气中的氧气结合产生二氧化碳,反过来又加速了全球气候变暖的进程,一大批生物正是在那个时期灭绝了,人们都认为这是由于氧气的减少造成的,但谁都没有把甲烷的释放和物种的灭绝联系起来。受害最大的当属像双壳类动物一样在海底觅食的有机体——据估计大约有80%的此类物种在那个时期永远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了。受到影响的还有其他一些海底植物。科学家们认为这一灾难性的释放持续了5000年——从地质学角度讲“只是一转眼”的时间。据估计那次大释放的总量是今天海底甲烷水合物总量(14万亿吨)的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