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留给自己一个梦想

第一寻梦的路上请再试一次

高三上学期,学校召开“招飞动员大会”,号召全校理科毕业班男生踊跃参加空军组织的招飞体检。同学们跃跃欲试,谁都可以报名,但谁都没信心。因为自学校成立以来,年年参加飞行体检,却从来没有人被录取过。大家都知道招飞体检要求之严、标准之高非我们这些乡下孩子所能达到。但是,我们这些正处在做梦年龄的大男孩哪个不向往驾着战鹰遨游蓝天,当一个威风凛凛、人人羡慕的空军飞行员呢?就算通不过,也要去试一试!

于是我和同学一起报了名,也轻而易举地通过了学校和南阳地区组织的初检。这没什么可高兴的,因为每年都是初检通过一大堆,到全面体检时全县只有两三个甚至全军覆没。

盼望已久的全面体检终于来临了。我们乘长途汽车来到省会郑州,准备参加激烈的角逐。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我第一次来到繁华的大都市,简直惊呆了,高楼大厦,霓虹闪烁,这样精彩的世界,我却只能坐在车上看看!“要是我能当上飞行员……”心里想着,暗暗为自己鼓劲:一定要全力以赴!

遗憾的是我的美梦还没做到一半就彻底破灭了。当我坐上电动转椅边摆头边转动了60圈后,就感到天旋地转,头晕目眩,甚至还恶心,不多时就冒冷汗、呕吐。体检的女军医遗憾地对我说:“小伙子,看来你不适合开飞机,要知道开飞机是不能有任何差错的。回去好好读书,考别的大学也一样。”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默默地走回住处,对带队老师说我想一个人先回去。当晚我就坐火车到南阳,又转乘汽车回到学校。

回到课堂我无心学习,虽然失败是意料中的事,但我仍觉得不甘心。一天后,我隐约感到自己的身体状态比体检时好多了,会不会是因身体不舒服而遭淘汰?

我清楚地记得体检前一天晚上由于感冒,便吃了一粒康泰克。天哪,如果真是因为这,那我就太亏了!

正当我呆呆地抱怨命运的不公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请求复检!

这在当时大多数人的眼里,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我自己也觉得是。因为除了带队老师,没有一个人能帮我说得上话,而带队老师的作用在体检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我已经回来了,等我再赶去,说不定都结束了……但所有这些统统被我越来越强烈的念头压倒了:我一定要再试试!当机会还没有完全溜走时,我还可以回去,冲过去抓住它!

我立即找来一张稿纸,给主检官写一封言辞恳切的信:“主检官同志,我从700里外借路费赶来,因为我的一生中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我要珍惜,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中午下了课我就向同学借了80元钱,怀揣那封信,下午从南阳坐火车,晚上赶到郑州。

到达住宿地点华豫宾馆后,却被告知我们县的带队老师和学生刚刚退房返校,这下傻眼了,本来还指望他帮我说说情的。没办法,只好先找地方住下。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体检中心,一位学生告诉我:“你们南阳地区的体检早结束了,现在是漯河和许昌地区。”又一记闷棍!这下难度更大了。

我鼓足勇气,硬着头皮敲开了主检官的办公室。年纪较大的主检官和几名中年军官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我。由于紧张,我结结巴巴地无法流利表达。幸亏我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课堂上写的那封信,递给那位老者。老者看完信后递给另一位军官看,并微笑着问:“主检官同志,怎么样,能否再给一次机会?”军官点点头:“那好吧。”

听到这句话,我欣喜若狂。主检官叫来一位年轻的军官,吩咐:“把这个学生的体检表找出来,再让他试试。”于是,我的体检表又被从一堆将被销毁的废纸堆中扒了出来。

如我所料,转椅轻松过关,之后我一路过关斩将,几乎全是绿灯,毫无阻拦地通过了全面体检。三天后我一个人凯旋返校,同学们都伸出大拇指:“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就凭着那勇敢的再试一次,我考上了空军飞行学院,几年后我有幸成为一名空军军官。

当机会将去未去时,不要被暂时的挫折击倒,鼓起勇气,再试一次!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