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 冥王的脱线娇妃

冥王的脱线娇妃

卷一:命运前奏之穿越篇 002.初识,黑白无常的暧昧

002. 初识,黑白无常的暧昧

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夏哲和黑白无常玩起了官兵捉贼,哦,应该说是贼让官兵捉的游戏。她比黑白无常还要准时地出现在将死之人身旁,几乎是无所不用其及的向黑白无常展示着自己那飘渺的身姿,以及魂魄所拥有的各种“特异功能”,暗示着,应该说是明示着:“还有一个已死之人你们是不是‘不小心’给漏掉了呢”。

可黑白无常依旧故我,无视夏哲的卖力展示,勾着别人的魂魄从她面前若无其事的走了。

把那个依然在表演“八爪功”的女人丢在那里继续表演,一点面子也不给, 像这样的演出最后一般都是以夏哲发现观众已消失无踪,而后动作戈然而止,定格成各种各样奇怪的pose而结束,气得夏哲就差眼角抽筋了。

终于在许久之后,白无常再也受不了这个老是明目张胆的防碍他们工作的女人了。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带你走吗”白无常几乎是在咬牙切齿的问道。

“咦?是啊?!为什么呢”?在一串高分贝的尖叫声中白无常看见一张从茫然到思索再到一脸惊异的变脸戏。“啊啊!!你,你……会说话!”。

“我当然会说话。”白无常以一副看好戏似的表情注视着夏哲那副比活人六月半见鬼还受惊吓的模样。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个天定的人会是她了。

“呃……”夏哲终于在蜗牛沿赤道爬完一圈之后回过神来了,“你们之前都不曾说过话,我还以为你们不会说话呢,呵呵”,跟黑白无常说话非得有超级强悍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可啊,夏哲干笑两声弱弱的想着。

“哼”黑无常哼了一声就把头扭到旁边,还是那副好像别人欠了他十万八万再外加是他杀父仇人的冷峻模样。

“别理他,他这人就这样,就算是在阎王爷面前也这样,慢慢习惯了就好”白无常白了黑无常一眼,笑盈盈的看着夏哲接着说“刚才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啊?话?什么话啊?”不知道为什么夏哲觉得白无常在瞟黑无常的时候的白森森的脸上有一丝泛红,错觉吧。

“我问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带你去投胎吗”白无常注意到夏哲那一瞬间的晃神。

一说到这个,夏哲就来气,也来劲了,“是啊,是啊,为什么啊,我都死了那么久了,为什么不带我去投胎,让我天天跟个游魂似的,不对,我现在已经就是个游魂了”在说最后一句时,夏哲特别把天天两个字说得很重,借以发泄心中的强烈不满。

“你知道为什么人只要阳寿一尽我们就会立刻带他走吗”

夏哲好歹也做了这么久的鬼魂了,“当然知道了,人死后,魂魄就会自动离体,而魂魄带着阴气,而人带的阳气,这阴阳相克,若是魂魄和生人相处久了会折损人的阳气,进而损人阳寿。所以只要人阳寿一尽,你们就会立刻出现并将人带走。所以咯,你们就应该带我走啊”

“别人是必须要立刻带走,可是你不用” 白无常依然笑脸盈盈地,心里却在暗咐,有谁敢逆天而行,把你带去投胎啊。

“咦,为什么?” 夏哲急忙问道。

“因为你身上一点儿阴气也没有”,白无常想着看来她自己还并不知道前因后果,也不知道为何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啊,继续说道:“我想你也注意到了”。

“呃,好像是没有,那可能是因为我死太久了,阴气就全散了吧,这也不能是你们不带我走的理由吧”夏哲略带委屈的嘟着嘴说道。

“魂魄的阴气是不会散尽的。刚才我说过,你身上没有阴气,不过这不是我们不带你走的理由,可是——”白无常貌似很无辜地继续说道:“是谁说你已经死了的”?

“咦!”一时性急,夏哲也不管对方是不是人见人怕的黑白无常了,用力地晃荡了一下她那缕“身体”,负气地说道“你可还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我这样不是死了是什么啊!”

黑无常突然把头扭了过来为,煞气十足地盯着夏哲,死了那么久一直没有任何感觉的夏哲突然觉得好冷,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里。

白无常急忙拉着黑无常的衣襟,把他扯到一边在他耳边低声道“别这样,论起来,她比咱俩大了不知多少级,阎王爷都得对她礼让三分。我第一次见着她的时就想多看她两眼”,白无常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只是那时候不知道她居然那么大来头。”黑无常幽黑幽黑的两眼立即燃起了火花,狠狠地盯着夏哲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