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我和异性合租的往事

八十九

自从雪儿说过会让我搬过去的话语后,我每天生活的希望和寄托就是苦苦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肤浅的男人,其实两个人最重要的是彼此相爱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住到一起。但想想孤单郁闷的时候可以抱着自己心爱的女孩总比抱着枕头入睡要幸福很多。

出人意料的是,自从雪儿这样说过之后再也没提及说让我搬进去的事情。心理有些犯嘀咕,难道是雪儿忘记了?还是后悔,还只是同我开的国际玩笑?

我甚至想着要不亲自跑过去一趟,看看能否把何雪儿合租的女孩驱逐出境。有时候我也会想,其实也没必要把她驱逐出去,我和雪儿现在不也已经是男女朋友了么?为什么不能住一间?

虽然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我还是决定选择静观其变,决定耐心的好好等待。毕竟之前已经辛苦等待了很长时间,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

当然业余时间也花时间去好好研究一些对今后假如和雪儿在一起可能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我不是个善于总结经验的男人,但我还是发现我之前之所以屡次失身失败,是因为我的很多准备工作和经验不足所致。

我觉得我有必要做好各种可能,以不变应万变。我想假如雪儿不愿意,我一定不会勉强和她做那事,但我也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万一大家都失控了,那我应该如何把战争引向合理合适的方向发展。

对于自己可能来临的第一次,我还是希望它会是个完美的演出,特别是在雪儿的面前。看了很多有用的理论文章,比如论持久战,之类的。

为了这事还特地下载了友邦国家大和帝国的一些有用的教育片,也看过范小姐,武小姐之类的名家作品,要知道以前和老李他们谈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可是一问三不知。

经过一时间的填充式的学习,我知道至少我的理论知识和那些所谓的行业砖家相差不会有太遥远的距离。

也虚心向各位有经验的同学老朋友询问这些方面的问题,以免到时出错。

小刚还真挺仗义的,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还特地为我撰写了关于初夜二三事的操作手册。

上面真是每一步骤应该做的和不应该做的记录得非常详细,仿佛就像程序一样告诉我,如果可以就可以下一步不可以,就跳过。

简直是无敌宝典,就差贴图了。我相信我只要能够按照上面的操作手册,能否发挥到百分之60以上,那一定是想不失身也难。

虽然研究这些教材,有时候也让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挺肤浅的男人。完全是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但想去之前有个著名作家说过的: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

我相信如果我和雪儿能有进一步的接触,我只是会更爱她,更在在乎迷恋她。反正这辈子我就相信自己只会对她有感觉,迟早也是她的人,我也希望她早一点成为我的人。

之所以这么迫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还是个有侥幸心理。有那么一点的生米煮成熟饭观念的封建男人。

因为即使雪儿答应和我在一起,我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她父母反对怎么办?但只要我都和雪儿走出这一步了,也许她们也就不会再反对。

有时候也会觉得挺对不起雪儿,怎么我没事老研究这么事情,心理总是有这种邪念,但很快就被自己的另外一个声音说,以后只要在一起乐无论如何我都好好加倍的照顾珍惜她就好。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痛苦而漫长的等待后,我终于从雪儿口中得到我最想要的消息:那个女孩已经搬走了,我可也搬进来。

我的心早就飞到了雪儿身旁,虽然合租的小夫妻死活也不愿意让我走。也许他们觉得我是他们最佳和忠实的聆听着吧。

但我宁死不屈,即使不退还给我多出的预付房租,我也坚决要搬出去。因为我实在是受够了,我已经在这个该死的屋子痛苦的挣扎和煎熬整整500多天。

有时候我也非常佩服我的毅力,能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生存如此漫长的时间,但还好终于还是让我等到了黎明。

付出这么多,终于等到我最想要的结果。我想此时再多的言语也无法表达我内心的激动和幸福。

花费了不少时间终于和这对斤斤计较的狗男女结算完水电煤费用以后,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特地去买了两个超大的箱子把之前堆积如山有些已经很久没动过的衣服都丢到里面。

也许我是真的受够了,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一点留恋。或许是说我更留恋的地方时在曾经和雪儿在一起的小屋。

感觉自己就像外出多年,即将返家的归途浪子。有种幸福凯旋归来的错觉。

幻想着每天上班前可以和雪儿吻别,然后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这种感觉真是实在难以置信的幸福和快乐。

我们既是同事,又是男女朋友,还住在一起。这种感觉就像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般小概率事件竟然真的让我遇到了。

也许是上天看到我前半生过得太辛苦,后半生要好好犒劳奖励我的把。

今天刚好是周末,早上雪儿告诉我说今天要不让我搬进去。她说想过来帮我搬,但也许我是看到上次自己给雪儿精心策划的意外惊喜产生了难以想象的效果。

所以我真的有些乐此不疲了,我决定自己收拾好了,之间跑过去找她,这样敲开房门时雪儿一定会幸福死了。

于是我只是在电话里假装淡淡的对雪儿说:我觉得住这里挺好的,暂时不想搬,等过一段时间想搬再找你吧。

电话那头的雪儿显然有些不可理解,因为她知道我每天都在叫喊着什么时候能够搬过来。等她真的让我搬过来的时候,好像我却似乎变得不太热情一样。

感觉到电话那头雪儿的失落,我心里不禁有些得意的暗自窃喜,心想自己是在太有才了,又可以再次给雪儿一个天大的惊喜。

当到了下午1点的时候我终于收拾完毕,叫了一辆出租车,把自己所有的东西丢到上面。

车子启动,直奔当初我们一起住过的地方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