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奇幻 > 逆灵师

逆灵师

第三章

清晨,盘坐在床头。通过冥想,米修煅炼自己的异灵者天赋,让体内的灵息更加饱满,这是每天起床后的功课。异灵者拥有灵的天赋,通过不断的冥想激发,得到超越人类身体的精神力量。异灵者的精神力量越强大,灵觉的敏感性也就越强,灵觉的敏感性越强,灵息——也就是灵子力越强大,炼制药剂和加工净化各种食材时,也就越发轻松。异灵者可以从事多种辅助性职业,获得不菲的收入,能力越强,收入越高。虽然异灵者战斗能力不强,但是和战士同档次,又有技术的异灵者,有时候,地位根本就不在真灵战士之下。不过,米修的异灵天赋并不是很好。在异灵者阶段,可分为五个小层次,优秀的孩童,一般在八岁进行灵觉启蒙,十岁左右就达到一星,然后每隔二三年小跨步提升境界,到米修这个年龄时,可能已经是三四星异灵者了。可是,米修这六年来几乎一直在原地踏步,虽然从一星初段逐入巅峰,也不能算是没有一点进境,但是这种进步实在有点鸡肋。其实他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好在异灵者是比真灵战士更为稀少的存在,而且需要从小培养。五百个普通孩子里面,可能会有一到二人拥有真灵血脉的天赋,但是异灵者的天赋,一千个里面也未必能出现一个,能够及早发现拥有异灵天赋,并且不断磨练能力,他就已经感到幸运太多太多。半个小时的天赋煅炼,冥想,完成,然后,则是半个小时的体质强化煅练,通过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完成,每一个动作都做二百次。通过这些运动,米修偏瘦的身体里,肌肉变得越来越紧凑。连番的运动过后,出了一身白毛汗,屋内淋浴篷头连接着村口的大水池,通过一些过滤装置,使得除饮用水外的生活用水可以循环利用,这是见多识广的老村长盖尔设计的,也是乌尔村村民的一大福利。米修沐浴后重新换了一身,内穿紫色衬衣,外套亚麻格背心,下身笔挺的牛仔式筒裤,加棕色皮靴,让整个人都显得精神抖擞起来,那张稚气的脸,眼睛特别的亮。“先去食堂吃早餐!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昨晚发现的神秘金属小球要好好研究一下,另外卡丽莎还约了我中午送她回宛龙镇,不能不去,顺带从镇上采购一些药剂材料回来……”村里的食堂是供应全村的,村里的居民赶早时有两种选择,自己家里亲手做,或者到食堂里去吃,那里有专用的厨师给你做早点。“米修!米修!”正准备去吃早餐,一个村民急匆匆跑过来。“什么事?亚当?”米修疑惑地望着这个村民,看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村民亚当大声道:“宛龙镇的税收官已经到村里来了,这次给我们村定的月税,天啊,竟……竟然比上个月还高了三成。”“比上个月还高了三成?上个月的月税不是才由每人一个银币,涨到每人三个银币么?这次真的涨到每人五个了?”米修有些不敢相信。乌尔村是宛龙镇下属十八个村落级聚集点其中的一个,受宛龙镇管辖和保护,所以每个月都必须交税。不过……五个通用银币是什么概念?五个通用银币,一个普通村民一周基本生活花费,差不多就是这个数了,而对于勤快干活,省吃俭用,月收入才三十几个通用银币的普通村民来说,这样的月税也太重了一点。本来村民们就穷,现在再一加税,除去日常开支外,都快吃不起饭了。就算是上个月涨到三个通用银币的人均月税,都显得高了一点,这生活不容易啊!“税收官现在在哪里?我去看看。”这税定得太高了,一定要想办法降下来。米修年纪虽小,却因为身份关系,也有参与乌龙村决策管理的权力,为了村子的利益,这样的场合他必需在场。“在村口。”“好的。”顾不得早餐,米修已经向村口疾赶过去,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乌尔村村口围了一群人,拿着大烟斗、白胡子的老村长盖尔,猎手小队队长辛诺和他的队员们,都与一个挺着大酒桶肚子的矮胖中年人正在激烈地讨论着。矮胖中年人身后,带来了二十战士随从,还有三辆角牛拖车。挺着大酒桶肚子的矮胖中午人,声音就像喝了二十年麦窖酒一样,沙哑得厉害。“各位,最近宛龙镇处于困难时期,关于提高月税,也是镇长亲自下令的。”矮胖中午人正是宛龙镇税收官,他拿出了一份公函。其实就是一封致歉信:最近荒野深处连续发生兽潮,已经封锁宛龙镇好几条连接外镇的经济要道,镇上要想弄到市场急需品,就必需翻越荒野南边罗盘山脉,绕更远的道才能调货过来为了保证物流,保持宛龙镇的正常运转,只能提高对下属单位税额征收额度……“经济要道被封道,让宛龙镇食用盐紧缺,各类基础药剂,特别是净化药剂紧缺,纺织品紧缺,还有一些金属与材料周转不灵…………所以,关于税额问题,希望你们乌尔村聚集点全体村民能谅解一下。““当然了,税收的上涨只是阶段性的困难,等这次兽潮危机过去,降税是肯定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你们村子银币如果不够数的话,也可以拿异变兽动物毛皮、食材,药材,或者其它一些等价物来交换都行的。”税收官大人一副很开明的表情。税额目前看来是降不下来了……乌尔村几个管理者一脸的苦涩:“因为兽潮的缘故,使得大量异变兽向荒野更深处聚集,最近村里猎到的猎物越来越少,食材仅供应本村居民都显得不够,还拿什么与外界交换?至于异变兽毛皮,官方的收购价一向很低,地下市场能卖五十个通用银币的一张毛皮,官方可能只以二十个通用银币的价格来收,那绝对是亏大的。众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大眼瞪小眼一阵后,老村长盖尔抬起青筋满布的右手,磕了磕烟斗上的灰,小声问辛诺:“这件事情,你看怎么解决?”皱着大眉,辛诺有些恼火地说道:“六百二十人,按五个银币每人来算,也就是我们要上交三千一百个通用银币总税额才够。而现在村库房银币总数只是二千七百一十三个,还有三百八十七个银币的缺口,需要用其它等价物来交换……村里的食材,是往后几天村民生存的必需,肯定不能拿去换,异变兽的各类毛皮倒是存了几百张,不过,官方给的兑换价格实在太亏了,还不如过几天去地下市场兑换更多的银钱。”“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远水不救近火,税收官大人可不会等,肯定是要我们今天交齐税额的。”老盖尔叹了一口气。一百张毛皮以官方价格兑换,近三百银币的损失,想想都心疼。“盖尔老村长,辛诺叔叔,关于税额的缺口……嗯,钱不够的问题我能解决。”两人身后,一个声音淡淡说道。是米修!盖尔和辛诺顿时振奋起来,老村长盖尔一脸期待地问道:“米修,你有什么好办法?”“异变兽的毛皮,官方给的兑换价格确实很亏,不过,刚才我打听到了,药剂的官方兑换价格倒是和地下市场一样,很公道,正巧我私人贮存有一批基础药剂,本来打算拿到宛龙镇地下市场处理掉,然后换一些材料的!”‘真的?那太好了!”老村长舒了一口气,“米修,你这次可是帮了村里大忙了!放心,等那几百张毛皮在地下市场卖掉,村里马上把钱还给你。”“嗯,好的。”米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问那个矮胖的中年税收官:“税收官先生,你之前说了,我们村里库存不够交税的,也可以用其它等价物兑换,正好药剂存有一些。”“药剂?行啊!都有些什么药剂?说说看。”税收官心头一喜,药剂可是宛龙镇目前的急需品,镇上的药剂师也能炼一些,但是数量并不多。市场的需求实在太庞大了,一直是供不应求,如果乌尔村能够提供一批的话,倒是可以稍稍缓解一下太过紧张的市场情况。“以各类净化药水为主,有差不多四百瓶吧,另外还有几瓶效能药水。”“居然还有效能药水,真的么?”税收官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药剂属于高级货色,就连镇上那几个药剂师都炼不了,“嗯,都拿来给我看看,确定品质后,扣除抵税的部分,多余的我会按公道价格收购你们这批药剂。”“好的,请稍等。”米修点点头,立即回自己小屋拿东西。片刻功夫,人又跑了回来。“税收官先生,您看。”几百药剂都拿过来了,在一个木箱子里面。打开箱子,里面密密麻麻装药了花花绿绿液体的小瓶子,差不多都是拇指大小。红色小瓶子里装的是饮水‘标准净化剂’,淡蓝色的小瓶子里装的是‘动物类食材净化剂’,绿色小瓶里装的是‘植物类食材净化剂’,另外,那三瓶半透明的,比拇指小瓶略大的液体小瓶,就是效能药水了,这是战士强化体质专用药剂,每一瓶都不便宜。税收官大人开始一瓶瓶地验。左手拿起一个药瓶,如蚕蛹一样的粗指头却显得异常灵活,打开了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瓶盖,用发红的鼻头闻了一闻,随后又从身上拿出一根银色药剂试针,插入了小瓶内的液面,过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拿起另一瓶……“不错!饮水标准净化剂,八十瓶,品质中上,收购价半个银币一瓶;动物类食材净化剂,四十瓶,品质上等,收购价二个银币一瓶;植物类食材净化剂,二百六十瓶,品质中上,收购价一个银币一瓶;另外,效能药水六瓶,品质优秀,收购价十个银币一瓶……一共可以兑换成四百四十个银币。”能给出这样的好价钱,米修也有些骄傲,这些药水都是他大半年辛苦研究出来的成果。父亲留下的那些药剂秘方,很珍贵,经过自己不断的研究,在付出汗水的同时,只单单破解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收获也是巨大的。双方交易很快完成,税收官很高兴的离开了乌尔村,这一批药剂,肯定能让正为物资周转不灵而焦头烂额的镇长大人舒心不少,办事得力的印象是少不了的。说不定这次荒野兽潮风波过后,还能因此升职呢!这次算是小赚了一笔,四百四十个银币,除了借给村里的三百八十七个银币,米修又多了五十三个银币。加上之前的三百多,荷包里已经变成三百五十多个银币。拿着沉甸甸的钱袋,米修心想,三百五十多个银币,去地下市场买材料的钱应该是足够了。……通往宛龙镇的平整大道上,一辆乌蓬车正在徐徐前行。拉车的是一头毛色乌亮的角牛。现如今,这是常用交通工具。角牛性情温和,跑得比马还要快,体型比水牛要大五倍,并且力大无穷,成年角牛负重力可以达到五吨以上。角牛其实也算的是一种异变兽,不过,这也是存世不多的,能被人类驯化的几种异变兽之一。这辆乌蓬车是乌尔村老村长盖亚所有,也是乌尔村唯一的对外交通工具。从乌尔村到宛龙镇,共有一百五十里路程,以角牛一小时五十里的奔跑极速,大约要花上三个钟点的时间。乌蓬车的车厢很大,显得空荡荡的,里面的布置很简单,厚厚的毛皮毡子上,只有一个像麻风病人一样,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年,正忙碌不休的吃着东西。车厢的底面上果皮杂物丢了一层。饿!好饿!这是米修现在唯一的感觉,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事情要从出发前那一刻算起……出发前,他正在小屋里研究那个神秘的黑色金属小球,一直摸索都没有什么结果。而外面已经传来卡丽莎催促的声音,她准备上路了。正打算放弃,无意中将自己的灵息渡了一丝,突然间,一直没有反应的黑色金属小球体终于有了变化。在米修眼睁睁的注意下,手中的黑色金属小球突然间像是融化了一样,慢慢地变软,变软,从固体状态逐渐转变成一滩金属液,垂了下来。不过,金属液并没有从手掌流下,而不断地渗入自己的皮肤,浸入肌肉,像是长了触手一般,甚至渐渐钻入自己骨骼深处。并没有疼痛的感觉,随着金属液体的渗透,他的皮肤,肌肉,甚至是骨骼都不断传来麻麻的涨感,就像接触到电流一样,那种感觉很奇妙,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闭上眼睛,他仿佛可以看到金属液进入自己手臂整个融合过程,无数微小的,如同触手一样的黑色细丝在手臂中流动,侵入每一寸可以侵入的组织。对于这个神秘的金属体发生异变,与自己切身相关,米修的内心其实是有一丝忐忑的。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接下来带给自己的是幸运?还是噩运?他的大脑无比的清晰,这一刻就算闭上眼睛,也能用灵觉感应到周周的一切,甚至可以“看”见他自己。灵觉突然增强了!浑浑噩噩中,手臂的关节接颖中,无数的肌肉组织在飞速的蠕动,就像是波浪一样,这是金属液在改造他的手臂。融合进入血肉之后,每一个液滴都在不断分解,化身万万千千,形成一个个微小的金属粒子,与肌肉组织的碰撞之中,每一个微小金属粒子都融入了一个小细胞,让这些小细胞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渐渐地,渐渐地,米修的身体,先是从泛着黑色金属光泽的小手臂开始,不断向身体其它部位扩散,融合,那些微小的金属粒子覆盖到所有需要覆盖的部位,将一个个原始细胞转化。这个过程看似缓慢,其实却非常快,大约只有三四分钟,他的整个个躯干每个部分,从表皮到肌肉,再到骨骼同,都已经完全被黑色金属光泽替代。当他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一切正常,正要舒一口气。但接下来,从对面墙壁的大镜子里突然看见自己脸黑黑的,除了嘴巴鼻子和眼睛,其实地方都像涂了煤灰,变成“非洲难民”的恐怖样子,也不禁吓了一跳,这样子怎么见人啊?“米修哥哥,你快点啊!准备好了没有?要上路了!”咚咚咚!这时,外面卡丽莎小手已经开始敲门了,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了。“就好了,就好了,马上……”绝不能让卡丽莎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门外的她可不知道,在短短的时间里,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怪异。如果知道了的话……那会笑死人的!在异性面前,少年的脸皮还是很嫩的,赶紧的,米修在床底下的衣物箱子翻了翻,找了一件青色袍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裹了起来。这件袍子是父亲留下的,很宽大,所以,除了脸部以外,所有地方都裹得很严实。看到还有一个破绽,他继续在衣物箱子翻了翻,又找到一块粗麻布,用稍加工一下,当成面巾蒙在脸上,面巾上只有两个眼洞露在外面。看到木乃伊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米修,卡丽莎睁着大眼睛,疑惑道:“米修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天有点凉,早上受了点风寒,所以多穿了一点……”米修故意用沙哑一点的声音说道。“|哦,这样啊!”卡丽莎疑惑地伸出纤纤小手,摸向米修的额头。“别,好多了。卡丽莎你不是急得回学馆么,还是先上路吧!”米修挡开她的手,自己现在样子实在是“见光死”!在没想到好的解决办法之前,这一身神秘阿拉伯式装束,那是谁都不能碰的。卡丽莎倒不多疑,点点头,就领着米修走向村口,村里那辆角牛大车候在那里多时了。看来只好等从宛龙镇回来,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裹成木乃伊的米修,心里却在嘀咕不已。“哎!再等一下。”没走几步,米修突然感觉自己又有点新的不正常,肚子一下子很饿很饿,很奇怪,自己才吃过早餐没多久啊?也没多想,跑回小屋,拿了一点可以吃的东西,才返转回来。却没有想到,饥饿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他那原本并不瞩目的身体资质,经过那个神秘的金属球体改造之后,开始变得不再普通。……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