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守护者的奇迹

守护者的奇迹

卷一昆仑之卷 章十七 两年

天还没有亮,吕清兰便起来了。她来到厨房,发现一切用具齐备,但是做饭的原料却只有各种肉类。她不禁摇了摇头,怎么能老是吃肉呢?也应该适当的吃些蔬菜吧。想到这里决定到山谷周围采一些野菜。她背了一个竹筐走出门去。

山谷中似乎并没有她想要的野菜,她想起以前在冬天的时候爷爷曾经带她采过一种野菜,这种野菜名叫雪荨,是一种生长在雪下的植物,味道十分鲜美(可惜现在已经绝种了,所以说环保还是很有必要的。),自己可以采集一些给他们做一道菜。想到这里,她往谷外走去。

昆仑山毕竟是灵气聚集的地方,就连雪荨也比山外要长得好,纯白色的叶子上点缀着几点绿色的小星星,很是美丽。意外的,吕清兰竟然发现了几朵雪莲,爷爷曾经告诉过她这种东西是件宝贝,普通人吃了能够强身健体,对于修行的人更是大有益处,通常都生长在悬崖峭壁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在平地上竟然找到这种宝贝,可能是因为昆仑的灵气充足的原因吧。她很是高兴,这些雪莲采回去后可以做一道汤,大家肯定都会爱吃的。

这位小姐,不知这荒山野岭,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吕清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文士,他一身素白色的长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流里流气的。

哦,我在这里采一点野菜好回去做饭。吕清兰小心的回答道。

嘻嘻,原来是这样啊!不知小姐一个人在这里可否觉得寂寞,不如我来陪小姐一起玩上一会儿,以解寂寞如何。说完一伸手,向吕清兰的脸摸去。

吕清兰吓得尖叫一声,一筐砸向那个文士的头,文士仓促之下被砸了个正着,眼前金星直冒。吕清兰借机顺路往回跑去。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大爷赏你脸让你陪大爷我乐上一乐,没想到你给脸不要脸,看我抓住你以后怎么惩罚你。说着追了过去。这个人跑步的速度快的惊人,转眼间便追到吕清兰背后,伸手一把抓住了吕清兰的衣服领子,随手一带便将吕清兰摔在了地上。

吕清兰吓得立刻大叫:救命呀!

嘿嘿,你还想跑出大爷我的手心,简直是做梦。告诉你,你就算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还是准备安下心来好好伺候伺候大爷我吧。说着伸手往吕清兰的胸部摸去。

就在指尖将要碰到吕清兰的时候,青年文士突然发现眼前一黑,一只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躲闪不及,被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脸上,摔了个仰面朝天。等他爬起来的时候,发现林吕清兰双双正死死的抱住一个年轻人,在他的怀里痛哭,想来这一脚多半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踢的。&

看着马上就要到手的小美人却在别人的怀里,文士的心里直冒酸水,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声大喝:哪里来得野小子,竟然敢破坏大爷我的好事,今天兔子大爷我少不得要教训教训你。

年轻人道:兔子大爷?什么意思?

中年文士得意洋洋的道:我乃是修炼百年的兔仙,怎么样?厉害吧?现在投降还不迟,只要把你怀里的小美人献给大爷我,就饶你一命。

兔仙?依我看是兔子精吧?哼!兔子我没少烤着吃,今天我就准备拿你这个兔子精当早饭了。说完,从背后抽出一把黑色的宝剑。

这个人正是赵昊。

赵昊早上发现吕清兰的屋子门是开着的,他叫了几声,没有人答应,又去厨房一看,发现少了一个筐,他立刻明白吕清兰是出谷了。他怕她有危险,急忙回房取了墨羽剑出山谷,顺着吕清兰的脚印找了过来。正好看了这一幕。

墨羽剑?兔子精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把宝剑的来历,也通过宝剑知道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来历。腿一软,兔子精跪在了赵昊的面前,眼泪开始止不住了流了下来:我说眼前这位大爷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剑斩老虎精的赵昊大爷,我真是该死,象您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英雄人物怎么早没认出来,真是瞎了眼。赵大爷饶命,我其实是今天才刚刚修炼成人身,无意中看到这位小姐,一时兴起就和她开了个玩笑,实在是没有恶意。我和您实话实说,其实我由于以前练功走火,有严重的功能障碍,根本不可能和女人那个,求您念在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劣儿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赵昊被兔子精弄了个晕头转向,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兔子精为什么连手都没动就求饶了,说出来的话真是有够无耻,连自己最隐秘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既然不打更好,对了,先从他身上敲诈一点东西再说。于是,他装出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道:看在你修行不易的面子上,绕你一命倒也无妨,只是……说着,赵昊把宝剑叫到左手,用右手的拇指和中指、食指搓来搓去,在兔子精的面前一晃道:明白?

可是小人刚刚修炼成人形,实在是别无长物啊!兔子精看懂了这个手势。

赵昊暗笑,原来这个手势从两千年前就已经流行了,还真是历史悠久啊。不过看他说话时两只眼睛转来转去,手不由自主的捂住胸口,肯定是身上有好东西,不行,一定要敲诈过来。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今天我要开杀戒了。说着一挥手里的墨羽剑。

别别,兔子精大叫起来赵大爷,我想起来了,我身上好像有件有用的东西孝敬您。说着眼泪汪汪的从怀里慢慢掏出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的皮。

赵昊一看觉得很是眼熟,他猛然想起吕清兰的爷爷临终前交给自己的那张画着好像是地图的皮,似乎和眼前这张很是相近,当时记得自己问过姜尚,他说这是半张地图,需要找到另外半张才能有用。难道眼前的兔子精手里的就是另外的那半张?

想到这里,他故意装作一副发怒的样子道:好你个兔子精,竟然敢拿这种破烂来唬弄我,你活的不耐烦了!

大爷饶命,这件宝贝是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的,是传说中的灵狐洞的地图,据说那个洞中有可以令人永生不死的秘密。兔子精害怕之下,吐出了实情。

赵昊身子一震,永生不死的秘密,不正是自己一直追求的东西吗?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有了希望,真是象做梦一样。他接过了那半张地图,心满意足的对兔子精道:看来你还是很有诚意的,你可以走了,不过以后不要在让我看到你在做坏事,否则,杀!当说到最后一个杀字时,赵昊的眼中竟然流露着浓浓的杀气。

兔子精被这股杀气吓得差点晕过去,闻言立刻爬起来没命似的跑了。

大哥,你怎么了,好像有点怪怪的。吕清兰问道。

啊,没什么事。赵昊彷佛从梦中惊醒一般,他自己也很是奇怪,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大的杀意?

他叹了口气,和吕清兰一起回山谷去了。

路上的吕清兰脸还是红红的,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与幸福中,投入到赵昊怀中的那一刻,她听到了赵昊心跳加快的声音,感受到了他的呼吸。怎么会不顾一切的投入他怀里呢?是因为恐惧、获救后的惊喜还是别的什么?

看不出小妹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某人意淫中。

早餐是吕清兰做的雪荨炖鹿肉,雪莲百合汤,四个人吃的舌头都快被吞下去了。吃完饭后,大家一致决定,以后的一日三餐由吕清兰负责了,但是考虑到他的安全,外出采集野菜的时候必须要有人陪伴,于是乎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赵昊的头上。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这段日子里,徐福不光继续研究丹术,也开始在赵昊的带领下学习一些道术、法术。也许是天性使然的缘故,对于阳极神功他是一学就会,而且功力增长的很快。对于太阴玄功徐福是怎么也学不会,就连最基本的吸收玄阴之气都做不到,不过即使这样,徐福也还是把太阴玄功的修炼方法记住了。赵昊实在是不明白什么原因,当问道姜尚和李聃的时候,才得知这是正常现象,而像他这样两种功夫都能修习的人才是不正常的,想来是因为赵昊体内的神秘力量的缘故,正是因为这种力量的存在,才能使他体内的两种不同极性的灵力达到平衡的效果,只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造成他功力增长的及其缓慢,但是如果修炼有成,使用法术的时候就会威力奇大。

带着一头雾水的赵昊只好继续回去修炼。他心里不明白,为什么从一开始两位师父就不把他当成正常人对待,就连传授法术的时候也一样,他们更喜欢让自己去体悟、去创新,而不是一板一眼的传授。

算了,索性不去想了,反正他们无论如何是不会害我的。想通了这一点后,赵昊的心放了下来。

师兄,我们继续修行吧。徐福从丹房中走了出来。最近他越来越尊重赵昊这个师兄,有时候弄得赵昊都很是不自在。赵昊总是告诉他,修行要随便一点,不要有那么多牵挂和顾虑,可是徐福总是做不到,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无规矩不成方圆,而且这是通常都会加上一句:师兄也应该改一改自己的性子了,不能老是对两位师父没大没小的。

好吧,不过我刚刚问过师父了,他们说你的体质不适合修练太阴玄功,以后只要单独修练阳极神功就可以了。

是,多谢师兄关心。徐福答道。两位师父已经和我说过了,你是因为另有原因才可以两种功法一起修炼。&&&&

赵昊苦笑了一下道:有得必有失,虽然以两种功法作为基础使用法术威力很大,但是修炼起来却要慢上许多,不像你这样进步神速,而且……,算了,不说也罢。

徐福似乎听出了赵昊话音中的无奈,立刻改变话题道:师兄,我们一起修炼这么长时间了,一直都没有切磋一下法术,不如今天我们来比试一下吧,也好增加一点战斗的经验。只是我才修行不久,还希望师兄手下留情。

赵昊露出一丝坏笑,正发愁这几天过的有些闷,没想到节目立刻就自己出现了,想到这里,一本正经的道:这个……只怕不太好吧,对了不知道这些天师弟的丹药炼的怎么样了,可有没有什么疗伤圣药?如果有的话倒是可以比试一下。

徐福一时没有明白赵昊的意思,他不明白比试和疗伤圣药有什么关系,但是还是老实回答道:这几天师父教我炼制了一种三七雪莲丸,治疗各种伤势有奇效。我曾经用兔子做过试验,被火灵儿和金甲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兔子,服下此药半个时辰后所有伤势全部痊愈,甚是神奇。

赵昊听后几乎流出了口水,暗想:这个宝贝如果拿到外面去卖,岂不是发财了,可惜我虽然是药剂师出身,可是对于这炼丹却是一窍不通,学也学不会,不行,我得多要一点以备将来的需要。想到这里,立刻笑嘻嘻的道:师弟,不知你炼出的丹药都怎么处理?这样吧,师兄求你件事,以后你炼出的丹药每样给师兄都留一点,你也知道,师兄对于炼丹一道实在是不明所以。

徐福笑道:师兄客气了,既然这样那我以后炼制出来的丹药就全部送于师兄。只是今天的比试……

赵昊立刻道:没问题,既然师弟提出这个要求,做师兄的岂有拒绝之理,只是我们点到为止,且莫浪费了丹药,啊不,且莫受伤。

徐福喜道:多谢师兄成全,还望师兄手下留情。说罢取出一把木剑,运阳极神力于剑身,宝剑发出赤红色的光芒。

赵昊收起笑容,也拿出一把木剑遥指徐福,木剑发出嗤的一声,竟在剑尖处形成一个紫色的漩涡。渐渐的漩涡的范围越来越大,竟然有了吞没徐福的趋势。徐福知道如果等赵昊的气势蓄足,自己可能连一招都支持不住。立刻改变策略,快速移动自己的身形,使赵昊的攻击失去了方向。同时他发挥自己速度快的优势,在四周不停的骚扰赵昊,剑尖出发出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射向赵昊。

赵昊没想到这个师弟对于修道竟然是那么的有天赋,修行不过半年的光景,可是实力却是着实不弱,比自己那时要强上了太多。他一时兴起,决定卖弄一手,免得叫师弟小瞧了自己。想到这里,他并没有用常规的方式化解,而是用指尖弹出一道道太阴玄力,撞向那一道道红光,一时间赵昊周围由于两种属性不同的功力相撞,发出阵阵暴烈般的响声。

徐福很是钦佩,他知道师兄并没有用处全力,知道在比下去也没有了意义,于是最后发出三道红光,准备停手。啪啪的两声轻响,而第三道红光正击中了赵昊。由于是在谷中,赵昊并没有佩戴领域石。红光击中赵昊发出嗤的一声,赵昊应声而倒。

徐福呆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师兄没有破掉最后这次攻击,难道是开玩笑,可看赵昊那痛苦的样子应该不是假装的。他立刻掏出一粒三七雪莲丸塞到了赵昊的嘴里。赵昊在服下丹药后只是表面的伤迅速痊愈了,但是痛苦依然没有减轻,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昏了过去。

徐福大惊,他不知道师兄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要大声呼救。可是正当他要开口呼救的时候,异变发生了。赵昊的身体发出一道紫色光芒,之后竟然变得透明起来,徐福甚至可以看到他体内的各处经脉。他发现有一道紫色灵力在赵昊体内飞快的行走,蓦地,徐福脑中灵光一闪,他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话:你师兄是因为体内有一种别的力量起到调和作用,才能同时修炼两种功夫。难道自己现在看到的这道紫色的灵力就是师父所说的那种力量吗?如果我明白了这道灵力的运功路线是不是也能够修习这种力量从而同时修炼两种功夫?

想到这里,他放弃了呼救,而是一心观察起赵昊体内这道紫气的运行路线。这是足部的运行路线,这是腿部和手部的运行路线,嗯,这是身体和内脏的运行路线。

大哥,你怎么了?后面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徐福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原来吕清兰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了这边的情况,飞跑了过来。他心里一惊,想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管师兄的死活却偷学起了师兄的功夫。一想到功夫,他立刻转过头去,可是那道紫气在头部已经运行完了,赵昊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徐福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惋惜,他知道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明白头部的运行路线了。想到这里,他弯腰抱起赵昊对吕清兰道:我刚才和师兄切磋法力,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师兄突然痛苦的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我们赶快把师兄送到师父那里去。说完,抱着赵昊和吕清兰一起直奔李聃和姜尚的房间。

听徐福说完事情的经过后,李聃掐指算了算日子,发现今天正好是赵昊来到这里两年的日子,他体内的神秘力量又一次失去了控制,令赵昊又年轻了一岁,而且现在从表面上看,赵昊似乎也年轻了一些。想明白了这点,李聃对徐福道:福儿,你莫要自责,你师兄的事情与你无关,他并不是因为你的攻击才这样的。说着把赵昊的事情对吕清兰和徐福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赵昊是从两千年之后来到这里的和赵昊的时间守护者的身份。

听完介绍的徐福有点不知所措,他很羡慕赵昊有机会能够得到永生,但是却又同情他每年都要经历这么一次痛哭,看来想要永生也要付出代价。

吕清兰则是无比的心痛,她想不到那个平时看上去总是开心的大哥原来还有这么一面。想起他平时的言行举止,吕清兰眼睛有些湿润了,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凶多吉少了,可是却能够把这些都抛之脑后,每天都能够给身边的人带来快乐,这需要多么宽广的心胸啊。

好了,暂时他还没有什么危险,带他回自己屋子休息吧,过了今天他就会没事了。李聃和姜尚叹了口气,他们知道这个徒弟每过一天就是距离鬼门关又近了一步,可是他们却偏偏又无能为力。

吕清兰自告奋勇留下来照顾赵昊,大家没说什么,都慢慢的离去了。只有火灵儿和金甲还在和吕清兰一起看护着赵昊。

赵昊老大一定会没事的,是不是?火灵儿站在吕清兰肩膀上问道。

那还用说,赵昊老大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死呢?金甲爬在旁边继续和火灵儿斗嘴。

你们不要吵了,大哥需要安静。吕清兰制止了他们继续吵下去。

火灵儿和金甲有些不甘心,但是又怕惹吕清兰不高兴,于是都离开了赵昊的屋子。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了吕清兰和昏迷中的赵昊。

吕清兰静静的看着没有知觉的赵昊,她知道眼前这个大哥在自己心里是越来越重要了,如果有一天大哥真的不在了,她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大哥,你知道吗?自从你舍命从老虎精的剑下救了我,我心里就有了你的影子。后来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越多,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就越重要。大哥,我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好吗?吕清兰终于对着昏迷中的赵昊吐出了自己的心声。

一滴、两滴,赵昊的手臂上落下了几点透明的液体,但很快就被他的体温蒸发掉了,只是少女心中的那分感情却更加的浓烈了。

&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