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守护者的奇迹

守护者的奇迹

卷一昆仑之卷 章十二 拾鞋

回到树林里的赵昊还在回忆着刚才未来的秦始皇说的那些话,其实这么看来秦始皇倒还真不是历史上说的那种暴君,可能是后来的那些仇恨他的人歪曲史实,凭自己的喜好把他写成那样的。自己刚才无意中救了他,看来还是做了一件好事。

大丈夫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又管他后人什么评述!一想到这句话,赵昊心里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是呀!自己以前做事总是瞻前顾后,不够洒脱,其实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就可以了,又管他别人说三道四。想清楚了这些,赵昊心里顿时开朗了起来。

这是,身边金光一闪,却是姜尚回来了。看到姜尚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赵昊心里又泛起一阵肮脏的念头:这个色老头,不知道一个人跑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难道是去找那天那个老太太去了?想到这里,故意道:师父,你这一走可真是想死我了,不知道你老人家玩的可曾尽兴。他故意加中了玩这个字的读音。

姜尚还真是没听出来他的真正意思,说道:胡说!为师是办正经事去了,不过事情办的倒是顺利。

一切顺利?看不出师父还真有魅力。赵昊一语双关的说道。

那是,你师父我的魅力可是无法阻挡的,哈哈。姜尚得意的大笑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又停了下来,说道:我走之后你没有闯祸吧?

赵昊立刻一脸严肃道:徒儿惶恐,徒儿不敢。

李聃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他,然后道:那就好,我们修道之人是不可以卷入世俗的争斗中的,更不可以在世俗之人面前随便展示自己的实力,否则会遭到天遣的。

赵昊道:师父,你们总是说什么天遣,难道真的有这回事吗?

姜尚立刻道:当然有,上古时期黄帝大战蚩尤,他们双方都在世俗之人面前展示了自己修炼得到的能力,结果双方都遭到天遣,黄帝由于是迫不得已的,还好一些,只是失去了自己的能力,否则他一定是修道史上第一个获得长生之术的人,可怜的是蚩尤,被天雷打的粉身碎骨,魂飞魄散,连孤魂野鬼都做不成。

赵昊吸了一口冷气,战战兢兢的道:师父,如果在常人面前施法,却不让人发现会不会有事?

姜尚道:那倒是没关系。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去你李聃师父的故乡看一看。

赵昊听后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欢呼了一声,道:好啊好啊,不知道李聃师父的家乡是哪里?

姜尚笑道:应该是在毫州的涡阳县,哈哈,据说哪里的人为了纪念那个老东西还给他修了一座天静宫老君殿,供上他的神像,真是好笑。

赵昊也笑道:那正好,我们干脆去他家打劫去,装做他显灵的样子逗逗那些人。

姜尚先是打量了赵昊一番,接着摸摸他的头道:乖徒儿此话正和我意。

说着两人一起嘿嘿的笑了起来。等笑够了,姜尚一把抓住赵昊的领子,飞上天去,嘴里还在嘟囔道:你这个小子,学什么都很快,可是为什么就是飞不起来,还得麻烦我老人家带着你,回去以后一定要给你做足功夫。

赵昊心里暗暗想道:为什么总是抓我的领子和袖子,不行,回去以后一定做一个坎肩穿,看你下次还抓什么。

一路无话,几天后来到了涡阳县。

秦朝时期的涡阳县与咸阳相比,规模自然是小了许多,以至于赵昊看了以后,不屑的说了一句:和我们那个时代相比,这个县城也就算个小村子,县衙还不如我们那里的厕所漂亮。这话把姜尚听得神往不已,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道:可惜,可惜。

正在师徒两人喋喋不休之际,从城门中走出了一个少年,只见他一副匆忙的样子,像是有什么急事。等他到了赵昊和姜尚眼前,先是打量了两人一番,紧接着跪倒在地上,对着姜尚就是磕了一通头,把姜尚弄的不明所以,忙要赵昊把他搀起来问道:这位公子,你为什么要对我行此大礼?

只见这个少年道:这位老丈,实不相瞒,昨天我去天静宫老君殿上香,希望我姐姐的病能早日康复,可是没有想到老君的神像突然显灵说起话来,他让我今天这个时候到城门口,如果看到一位像你们这种装束的一老一少后,让我给你们带来一件东西,并说你们一定能治好我姐姐的病。

姜尚道:什么东西?

少年立刻拿出拿出一件东西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姜尚。

姜尚一看,原来是一块木牌。他转过身来,手指一捏,木牌立刻碎了。

这时赵昊和李聃脑袋里立刻响起李聃那久违了的声音:你们两个家伙不要老是想着祸害我,否则回来后我和你们拼命。另外丹药已经炼成,你们尽快回来。那个给你们递信的小子你们也别亏待他,随便教他些本事罢了。

姜尚和赵昊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那个少年道:走吧,带我们去看看你姐姐。

少年立刻高兴的答应了一声,带着他们来到了自己的家中。

那个少年的家虽然算不上富裕,但是却也说得过去,只见他的姐姐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不停的在咳嗽,屋子里一股浓重的草药味。

赵昊先是上前看了看那个女人,接着问道:有多长时间了?有没有咳血?

少年立刻回答道:已经大半年了,最近才开始咳血。

赵昊小声对姜尚嘀咕道:凭我多年的临床经验,这是癌,得切除。

姜尚白了他一眼,拿出一粒回生丹给了那个少年道:把这个丹药给病人服下,马上就会好的。

少年先是道了声谢,然后半信半疑的接过了丹药,给他姐姐服了下去。说也奇怪,刚服药没有一会儿,那个女人立刻吐出了几口黑色的血,接着脸色也开始恢复红润。

那个少年立刻大喜,慌忙给姜尚磕头道谢,姜尚一挥手,拉着赵昊走了出去。等那个少年追出门外时,发现两个人已经不见了。他只好对着天空拜了几拜,回屋照顾姐姐去了。

赵昊此时还在嘟嘟囔囔的对姜尚道:师父你作弊,你耍滑,你老奸。

姜尚立刻往天上看了看,道:今天天气好像不太好,会不会打雷?

赵昊立刻改口道:师父,你老人家实在是医术高超,举世无双,人品一流,实在是我修道之人中的楷模。

姜尚满意的点点头道:这话透彻,说得好。不过这个小子的人品我可不敢保证,还是得试一试他。

赵昊道:师父言之有理,可我们该怎么做呢?

姜尚道:我自有办法。

那个少年的姐姐第二天身体就已经好了,当她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后,道:弟弟,既然是老君显灵,我们就应该去向老君还愿。

少年道:姐姐说的是,我马上就去老君殿去还愿。说着出门买了供品向老君殿走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着这件事,似乎昨天的那两个人都不是平常之辈,可惜自己没有机会结交他们,实在是遗憾终身。当他走到一座桥边时,发现一个流氓打扮的人正在欺负一个老头,他不由得大怒,立刻喊道:住手,欺负一个老人家,算什么本事。

那个流氓可能是做贼心虚,立刻把手里的鞋子扔到了桥下,一溜烟跑没影了。

张良急忙来到那个老人身边道:老丈,你可曾受伤。

那个老人哼哼了几声道:倒是没有受伤,不过鞋被那个人扔到了桥下,你去给我捡回来。

少年先是一愣,他没想到那个老人说话会这么不客气,但是又一想,自己又何必和这么大岁数的人较劲呢?立刻转身来到了桥下,找了好一会儿,才把鞋子找到。

当他再次来到那个老人身边时,老人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只见他一瞪眼道:还看着干什么?马上给我穿上呀!真是迟钝。

张良此刻真想把鞋子狠狠的砸在那个老头身上,然后再把他一脚踹到桥下,可是最终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强忍住怒火,恭恭敬敬的把鞋子给老人穿上了。

等鞋子穿上后,老头哈哈大笑了一声,道:孺子可教也。明日一早你来这里等我,我送你一样东西。说完扬长而去,留下那个少年一个傻傻的愣在了哪里。

姜尚找到赵昊以后,恢复了本来面貌,恶狠狠的对赵昊说道:说!你刚才是不是故意打的那么狠,差点我这把老骨头就毁在了你的手里。

赵昊强忍着笑道:师父此言差矣,以您的功力这点力气还不是小菜一碟,弟子只是趁机试一试您的功力罢了。

突然一道闪电劈在赵昊的头上,赵昊立刻哆嗦了起来,姜尚嘿嘿一笑道:乖徒儿,师父也是试试你的功力如何。说着转身往一个客店的方向走去。

赵昊哆嗦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面带无奈的朝姜尚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少年回到家后,想了一会儿,实在耐不住困意,睡着了。

等他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他急急忙忙的往小桥的方向走去。等到了桥上的时候,发现那个老人已经在桥上坐着了,他急忙过去行礼。老人哼了一声道: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吗,竟然让我这个老人家等你,今天就算了,明天一早你再来这里吧。说着转身离去。

少年无奈的回到家中。

第二天,他早早的就起了床,往小桥赶去。到了城门后发现每天早早就打开的城门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没有开,他只好着急的等在城门口等待。

又过了好长时间,城门官终于迷迷糊糊的出来了,在经过少年时居然还打了一个饱嗝,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等到他把城门打开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显而易见,这一次他又迟到了,理所当然的又挨了一顿训斥,训斥完以后,老头伸了一个懒腰,一步三晃的回去了,留下少年一个人自己发呆。

此时的赵昊心里暗笑道:看来那个城门官还真是个好喝两口的人,也不枉自己昨晚偷的那一坛好酒。嘿嘿,又可以在这里多玩几天了,昨天老君殿上供的那只烤鸡味道还真是不错,看来还真是名家手艺,今天再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没有。

少年终于下定决心,今天晚上不回城了,就住在这里了。他回家和姐姐说了一声,就收拾了一些东西出城去了。在小桥边,有一个树林,他在两棵树之间搭了一个吊床,然后静静的等待时间的到来。

到了后半夜,少年被一阵烤肉的香气惊醒了。他四处观望了一下,发现在桥边有一堆篝火,篝火旁边有一个人,正在那里烤什么东西,香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少年不由自主的来到了篝火旁,还没等他说话,篝火旁的那个人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坐。

少年先是一愣,但马上就坐下了,他听出了那个人的声音,原来这个人正是赵昊。

还没等少年说话,赵昊就已经开始发问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等一位老人家,他说要教我一些东西。

哦,是这样啊!那么他要教你一些什么?值得你这么早就来这里等待吗?

无论他教我什么,都是值得的。我只有不断的学习别人的长处,才能将来有所做为。

那你将来要做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但是自从懂事以来,我心里一直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会为天下黎民的幸福而发挥自己的全部能力。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努力的学习身边可以学到的一切有用的东西。那个老人家年龄那么大,他身上一定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所以我要早早的在这里等他。

赵昊听后只是笑了一笑,开始专心烤他的肉,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对少年道:肉已经烤好了,你还没有吃晚饭吧,快把这肉吃了。

少年刚刚想要推辞,但是肉的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他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开始狼吞虎咽起来。看着他的吃相,赵昊不由得涌现出一种亲切感,他少有的一脸严肃的道:希望你能够从始至终的保持你的理想,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的。

少年有些兴奋又有些怀疑的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赵昊笑着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快点吃东西吧。

少年又低下头来继续开吃了。当他吃完以后,意外的发现赵昊已经不见了,看着旁边还没有熄灭的篝火,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正在这时,他发现那个老人家已经大摇大摆的从远处走来了。

到了少年身边后,老头先是提鼻子闻了闻,紧接着马上问道:烤肉还有没有,快点拿来。

少年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道:老人家,我已经都给吃掉了。

老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嗯,今天你来的还算及时,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本书,你拿去好好看看吧,将来会有大用。

少年接过了竹简,竹简第一行赫然是四个大字:《阴符兵法》。

少年急忙跪下磕头道:多谢老人家抬爱,张良不胜感激,一定不会辜负老人家的厚望,但不知道老人家高姓大名。

老头先是提鼻子使劲闻了一下空气中残留的肉香,然后道:我居住之地有一块黄色的大石,你就叫我黄石公吧。说着扬长而去。

路上,老头摸了摸怀里的一样东西恨恨的想道:你这个馋鬼,本来想把我最宝贵的这本秘笈传授给你,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一点肉都不给我留,哼!随便拿样东西忽悠你算了。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东西拿出来,看了好半天,才又放入怀里,那样东西竟然是一本杂志,封面清晰的几个英文字母《PLAYBOY》。这个老头正是姜尚。

而那个少年却是中国历史上那个赫赫有名的谋士:张良。

只是张良一时嘴馋却没有能得到姜尚最为宝贵的秘笈,可是谁又知道这样一来对他、对中国历史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如果当时他要是留下了一块肉或许会是另一种状况也未可知。但是历史的车轮终究还是按照正常的方向转动了。

&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