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守护者的奇迹

守护者的奇迹

卷一昆仑之卷 章十一 云游

姜尚带着赵昊出来云游已经有一个月了,一个月前李聃和他的对话他还可以清晰的回忆起。

老姜,我们估计没有多久就可以突破最后一步了,到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呵呵,是呀,我也很期待这一天,只是我们的乖徒儿该怎么办?

我想就算我们在也帮不了他什么,他修炼的方式与我们不同,我们能做到的也只不过是在初期指导他一下,他的未来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们不在他身边毕竟还是不放心呀。

接着,两个人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李聃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可是就是有些太单纯了。再加上他又是从未来来的,这个时代的事情他都不太懂,还真是不让人放心。

要不明天我带他去外面云游一段时间,让他长长见识吧。姜尚道。

李聃用白眼球看了他一眼,道:老东西,居心不良,谁知道你要出去干什么。不过也好,我最近准备炼制我们突破前服用的弥痕丹,你带他出去也好,免得他到时候给我添乱。

姜尚嘿嘿一笑,道:老家伙,就知道瞒不住你。放心,到时候我会给你带回来些的。不过炼制弥痕丹时的那个难关你过得了吗?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而影响到你的境界。

李聃笑道:这个我自有办法,你就不用管了。说着不经意间往徐福的房间看了一眼。

姜尚顺着他的眼光一看,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两个老奸对视了一眼,一起嘿嘿的奸笑起来。

正在这时,赵昊一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这个情景立刻叫道:哇!两位师父你们笑得好奸诈,又在琢磨什么坏事?

李聃气道:什么奸诈,有这么和师父说话的吗?

姜尚也帮腔道:就是说的,进来也不知道敲敲门。

赵昊立刻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不起,打扰了两位的好事。唉!也难怪,在这深山老林的也见不到个女人,难免两位师父会染上些龙阳之好,断袖之癖。我立刻就走,两位继续。说着大笑着推门走了出去。

咔,一道闪电正劈在赵昊头上,虽然有领域石的保护,可是赵昊依然哆嗦了一会儿。等他停止哆嗦以后,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拉进了屋子里。

只见姜尚和李聃一脸铁青的看着他,赵昊心知情形不对,立刻求饶道:师父,徒儿知错了,徒儿这就烤一只兔子来孝敬两位师父。

听到这话,两个老头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没办法,他们实在是忍受不了赵昊烤的东西的诱惑。看到他们这副模样,赵昊心里暗笑,他知道自己这一劫是躲过去了。

不行,要一人一只。李聃讨价还价道。

而且要大的,不要拿小的唬弄我们。姜尚也插嘴道。

一个多小时以后,两只香喷喷的兔子到了姜尚和李聃的手里。两个老头再也顾不上身份,立刻抢过来大吃特吃起来。

看着他们的吃相,赵昊心里涌起一丝温暖,他知道这两个师父是真正的对自己好,甚至他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两位师父恐怕早已经突破最后的境界了。

片刻后,两个老头吃完了手里的兔子,姜尚还在啃着兔子骨头上最后一点肉,李聃也在不停的吮着自己的手指。看到这个样子,赵昊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了赵昊的笑声,两位老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吃相实在是有够丢人,立刻把剩下的骨头丢掉了,恢复了平时一本正经的模样。

乖徒儿,明天开始你和我去外面云游,你现在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姜尚道。

云游?赵昊半天才缓过神来,他立刻欢呼了一声,回自己的屋子收拾东西去了。

看着赵昊欢呼雀跃的样子,两位老人都流露出了笑容。

可是紧接着姜尚又是叹了一口气,道:至于那个徐福我们该怎么处理,我们不能白白使用他。

李聃也叹了口气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他与我们有师徒之缘,虽然他的本性不坏,可是以他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做我们的徒弟。

姜尚道:其实我们到没有什么,只是他的性格坚毅,虽然适合修道,但是我害怕将来他会因为外务拖累而误入歧途,只怕赵昊会被他牵连。

接着,随着两声轻叹,屋子又恢复了寂静。

第二天,天还不亮姜尚就把赵昊叫了起来,火灵儿和金甲本来也想跟着他们去,可是却被拒绝了,两个家伙气乎乎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五天以后,姜尚和赵昊走出了昆仑山,开始了他们的云游经历。

这一天,姜尚看见一个老太婆后就开始发呆流口水,赵昊心里一直怀疑那个老太太长得象姜尚那时的恋人,不过迫于姜尚的淫威,不敢问。值得一提的是,那个老太太最后冲着姜尚大声嚷嚷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赵昊晕倒。

终于,赵昊做了一点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在路过孟家村时,把一个迷路的小姑娘送回了家,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姑娘的姐姐为了报答他竟然非要嫁给他不可,看着那个女人那痴迷的眼神,赵昊彻底晕了,一声狂叫逃了出去,后面那个女人急忙去追,可是却发现自己被卡在了门框上,最后还是叫邻居帮忙才得脱险,然后那个女人幽幽的叹了一声:为什么象我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却那么不受欢迎呢?说着一头扎到了床上准备大哭一场,可是还没等她哭出来,那张结实的床榻了……

赵昊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到了极限的时候,终于和姜尚来到了咸阳附近。

咸阳已经可以看到了,可是这时姜尚却要求赵昊到一个小树林中等着他,而他却一转眼就不见了。赵昊没有办法,又害怕和他走失了,只好靠着一颗大树胡思乱想。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几天通过自己的观察,秦国的时候并不象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民不聊生,相反倒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刑罚制定的严厉的缘故,这里很少发生违法犯罪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秦朝会这么短的时间就灭亡了呢?赵昊怎么也想不通。

无聊到极点的时候,赵昊拿出了包里那本仅存的《PLAYBOY》,看着那熟悉的画面,赵昊的思想终于轻松下来。

在秦朝时看《PLAYBOY》,也许纵观中国历史,也只有我才有这种魄力吧!赵昊想到这里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这时,树林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赵昊把头探了出去,发现路上浩浩荡荡来了一支军队,在军队保护中有十多辆装饰及其奢华的马车,看形势是某个及其有权势的人物出巡。

究竟会是谁呢?赵昊心里突然一下就醒悟过来了,那个人一定是秦王嬴政,是那个徐福口里随时都会提起的大王。蓦地一阵热血冲上了赵昊的脑袋,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想要见一见这个名震古今的华夏第一位皇帝。想到这里,他不在犹豫,立刻用了一个隐身术把自己藏了起来,然后偷偷摸摸的往那几辆马车走去。

正在赵昊准备掀开车厢的帘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喊:暴君,拿命来。接着一个巨大的铁锤直奔赵昊的脑袋飞来。赵昊一看情况不妙,立刻用手一指,只见那个铁锤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重重的砸在第二辆车上,只听车里发出一声惨叫,赵昊的头嗡的一声,难道砸到了秦始皇?

这时身边的军队一阵大乱,有几个倒霉蛋直奔赵昊的方向撞来,由于赵昊已经隐身了,倒是不怕被发现,可是在那几个士兵要近身的时候,他还是在那几个士兵的脚底下使了一个绊子,叫那几个人来了一个标准的狗啃泥的姿势。

旁边一个武将看到了他们这副狼狈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拿起鞭子冲着那几个人就抡了一通,骂道:你们这几个废物,慌什么,还不赶快缉拿刺客!挨了鞭子的几个人委屈爬起来,灰溜溜的跟着别人往刺客的方向追去了。

此时赵昊保护了的那辆车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外面为什么这么乱?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那个武将立刻跪倒在车前,回答道:启禀大王,有人行刺,我已经命令士兵去缉拿了。

车里的那个人沉默了片刻问道:可有人员伤亡?

回陛下,只是砸死了一个宦官。

车里又是一阵沉默,好久才又传出声音:把士兵们召集回来吧,不用去追了。另外厚葬那个宦官。

那个武将犹豫了片刻道:大王,臣不明白,这一路上我们已经多次遭到行刺了,可是大王每次都不去追究,究竟为了什么?

这时车帘一掀,从车里走出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赵昊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只见这个人穿着一身以前在电视才能看到的衣服——龙袍,头发都已经有些花白了,可是神情依然祥和威严,举止充满了王者之气。

难道这个人就是秦始皇吗?为什么和史书中说得不一样?史书中不是说秦始皇死的时候才四十多岁,可是眼前这个人看上去已经象四十多岁的,现在距离秦始皇统一六国还差些时间,难道是史书记载错了?赵昊不解的想到。

只见秦始皇仰头望天叹道:那些人不过是东方六国的那些不甘心被我统一的人,没必要斩尽杀绝。可是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我虽然准备灭了他们的国家,可我却没有想要虐待他们的子民。相反的,在我统治下,只要是肯努力干活的人都能有饭吃、有衣穿,每个人都会比以前生活的更好,可是为什么他们还是要行刺我?难道我死了以后他们就可以生活的更好了吗?难道他们宁可那些人在那些废物统治的国家里饿死也不愿他们在我的统治下安居乐业?

说着他又摇了摇头接着道:我自从十三岁登基,到现在已经整整快十五年了,在这十五年里我从来没有轻松过,总是在操劳国事,以至于我才二十八岁就老成这个样子,难道他们的那些个好色荒淫的大王就比我要更好吗?我的确是杀了一些人,可是如果我不去杀他们那就只有被杀,我又何尝有选择的余地。唉!

旁边的一个大臣回答道:大王不必忧虑,那些行刺您的都是一些顽固不化之徒,而真正明事理的人都会感激大王的,大王的志向远大,远非那些愚蠢之人可比,试看从古到今又有那个帝皇比得上您呢?那些目光短浅之辈,我们不必理会,您的功过自有后人评述。

秦始皇听后,精神似乎好了些,道:后人评述?哈哈,管他什么后人,如果史书把我写成一个暴君后人又怎么会给我什么公正的评述,大丈夫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又管他后人什么评述!说着一步跨入车内,喊了一声:启程!

此时那些搜索的士兵都已经回来了,其中一个士兵交给那个武将一件东西,道:启禀将军,这是我们在树林里发现的。

将军接过来看了半天也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赵昊仔细一看,发现这件东西竟然是自己的那本《PLAYBOY》,立刻暗暗叫苦,可是却又无可奈何。此时,这本书已经被那个将军转呈给了秦始皇,只听道车厢里重重的哼了一声,接着车队继续开始前进了。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传下命令,鉴于部分读书人不务正业,竟然制作春宫图用以毒害世人,为惩戒这些不知廉耻的读书人,特命各地官府查抄各个读书人的家,一经发现有制作、收藏春宫图的,一律活埋,收缴上来的书一律烧掉。这个命令一经传下,各地有正义感的读书人纷纷响应,甚至举报那些收藏春宫的人。当然也不乏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报复,恶意举报,造成了一些人含冤致死。

历史上称这个事件为焚书坑儒,可是据说当时命令传下的时候被秦始皇称为扫黄令,至于焚书坑儒则是后人对这件事情的称呼。

当后来赵昊无意中听说扫黄令这三个字的时候,猛然想起自己那本被秦始皇拣去的《PLAYBOY》的封面正是黄色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到:扫黄这两个字不会是从我这里传出来的吧?

&

&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