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鬼话 > 领魂人

领魂人

第六章 猫鬼神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下了车后,我和翔子两人往家里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翔子见我不说话,便对我说道:知秋,你在想什么。

我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想啥,当然是想自己的事情呗。

哦,你在想领魂人的事情吧,我看你也不要多想了,既然你已经成为领魂人了,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就像我一样,虽然瞎了眼睛,但也算是因祸得福,如今我也成了出马弟子,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我听翔子这么说完后更是上火,这家伙分明是在气我啊。

有啥办法可以改变命运没,我对翔子说道。

翔子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现在别想这么多了,知秋,既来之则安之,想那么多干啥,多累啊,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是啊!这家伙倒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反正他是没事人,要知道,老子我这一辈子都得打光棍了,真他娘的闹挺。

回到家中后,母亲已经做好饭了,此时正站在门外等我,见我回来后,便问道,这一天都跑哪去了,打你手机,也不接。

那个啥,我今天跟翔子去他奶奶那里了。

去那了?去那做啥。我母亲不依不饶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让老太太帮我看看,最近时运怎么样。妈!我也快毕业了,可学校也不包分配,我想自己干点什么。

我母亲坐下后看着我说道:也行,家里还有些钱,你想好干啥了吗。

我想在城里开个纸扎店,卖那些死人的东西,据说那东西一本万利,应该挺挣钱的。

母亲的脸色变了变说道:卖那个东西很晦气的,你要想好。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的,而且刚才翔子的奶奶也给我算了,说我的命硬,应该没事。

那好吧,你现在也已经长大了,有自己做主的权利了,一切就都随你。

我听到这话也挺高兴了,毕竟可以自己创业能不高兴吗。

晚上倒在床上刚要睡觉,只觉得,身体发冷,我急忙给自己加了一床被子,可还是冷的要命,我当时就是一惊这应该是有什么预兆吧,想到这里,我打开衣柜,准备找件儿衣服出门去看看,可当我打开柜子后,却发现,在自己的衣服当中,多了一件黑色的中山装。而且这时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毫不犹豫的抓起那件中山装。

穿好衣服后,我惊奇的发现,在柜子的里面居然还有一根黑色的铁链,那铁链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居然不反光,我把铁链拿了起来,缠在腰间,然后走了出去。

打开大门后,门外一片漆黑,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指引着我,把我带到村头李瘸子家,这李瘸子家此时大门敞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奇的走了进去,突然一道黑影从我面前划过,紧接着就是一声猫叫。

喵…!我吓了一跳回过头看了看,那道黑影已经消失了,应该是一只猫。

我走进了屋子,只见李瘸子倒在地上,两眼圆睁,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如今已经气绝了,而他的魂魄此时躲在墙角处,在不停的抖。

上路啦!我喊了一声,李瘸子看着我说道:我不想死啊,知秋,快救救我啊!

我走上去,掏出铁链一下子拴在李瘸子的身上,然后拽着李瘸子往外走了。

可这个家伙并不是很听话,居然不听我的命令,我气急之下,手结道指,一股蓝色的火焰出现在手中,然后在链子上轻轻的一点,只听李瘸子发出惨叫声,能有一刻钟的时间,我停了下来,李瘸子此时已经有些痴傻了。

上路啦!我喊了一声后,李瘸子跟在我的后面,慢慢的走了。

当我带着李瘸子出门后,门口的一切却变得如此陌生,四周都是参天大树,我俩走了不知有多久,来到了陌问路。

那个老头依然坐在那里,我走了过去,把阴魂交给他。老头冲我笑了笑,接过李瘸子的魂魄后,把他的魂魄关进了小黑屋。

叶家小子,你做的不错,老头子对我说道。

我淡淡的笑了笑看着那老头说道:你在这里做了多少年了。

老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些事情不是你能问的。

我擦!跟我俩装啊!

我冷笑一声说道:别忘了,我是正统的领魂人,在职位上比你高出一大块呢,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下属,难道就跟我这么说话。

老头顿时僵住了,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说道:呵呵,这个到是失了礼数,说完后老头子站起身,冲我一抱拳。

我点了点头算是过啦。

对了!上次你说过关于我爷爷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快点说。

这个…真是抱歉,这件事儿,我不能说。

我看着那老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老头见我如此想了想说道:孩子!你虽然是正统的领魂人,职位也在我之上,但我有几句话必须要告诉你,也算报答当年你爷爷对我的恩情吧。

当年你爷爷,属于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而且你爷爷叶盛也是一名领魂人,但他却是被动的,而你不同,你看过那两本天书,算是正统的领魂人,这是两个概念。孩子听我一句劝,既然走上这条路了,那就是一辈子,切记不要妄图逆天改命,那样做会害人害己。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了,至于你爷爷的事情,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这老家伙的话和翔子奶奶说的如出一辙,我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回去啦。

老头冲我点了点头。

当我从陌问路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我进了屋坐在炕上,看着身上的这身衣服,苦笑不已,如今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啊。

我把衣服脱下来,把铁链子也放到柜子里后,倒在炕上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瘸子的死轰动了整个村子,众人都跑过去围观,就连翔子双目失明的人都跑了过去。

知秋我觉得这李瘸子的死有些蹊跷啊。翔子从李瘸子家出来后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你一个盲人能看到啥。

翔子不以为然的对我说道:我承认我的眼睛是看不到,但我的心可不瞎啊,这李瘸子的死一定有原因的,估计八成是被什么东西害死的。

听到翔子这么说,我想起昨晚见到的那个东西,然后对翔子说起昨晚的事情。

翔子听完后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缓缓的说道:这应该是一种叫猫鬼神的东西?

猫鬼神,一种亦神亦亦善亦恶,你恭敬它,它可以让你发财,无病无灾,你得罪了它,它就让你全家横祸不断,非病即死。这猫鬼神以附体的方法祸害人。许多人遭猫鬼神附体之后,都会丧失神智,只剩下一附臭皮囊,还为它所用。被害之人,形如木偶,有身无魂,端地可怜之极。鬼的东西,在青海地区流传很广泛。

我听完后差点没乐出来,要说这翔子还真有想象力,这种东西生活在青海那边,怎么能跑到我们东北呢。

翔子见我不相信,有些生气的说道:我真的没骗你,昨晚你听到了猫叫,八成就是它。

这也不对啊,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这东西是上身害人,而且还会吸食人的魂魄,可我昨晚明明把李瘸子的魂魄送走了啊,这个怎么说。我对翔子说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昨晚那个猫鬼神想要害人,可结果没你撞破,便中途跑了,而那李瘸子八成是被那猫鬼神给吓死的。翔子辩解的对我说。

行啦!我们也别犟这个问题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那个猫鬼神。

这个,我也不知道。

去你大爷的,你不知道还说的这么欢实,我真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我刚刚吃过午饭,闲着没意思,躺在炕上鼓捣手机呢,这时翔子来了,只见翔子进来后对我说道:知秋,我想到办法了。

办法,什么办法?翔子的一句话把我给问懵了。

抓猫鬼神啊,我想到办法了。

听到这个后,我急忙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但凡是猫都爱吃鱼,咱们可以拿鱼当诱饵,这样或许能抓到那个猫鬼神。

还真别说,这翔子到是有点鬼主意,但也不知道好不好使,如果那猫鬼神不来呢,那可咋整。

翔子这时也不说话了,是啊!这么做太冒险了。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翔子对我说道。

没有!要是有办法,我还在这里坐着啊,早就去抓那只猫了。

既然没有好办法,那就按我说的办。知秋你是不知道,这东西就跟苗人放蛊一样,只不过这猫鬼神要比蛊虫厉害的多,我猜想一定是有人在养猫鬼神。

这话说的越来越没边儿了,谁闲着没事养这东西,不是没事闲的吗。

翔子清了清嗓子对我说道:知秋你别不信,这是真的,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你就知道了。

首先这猫鬼神并不是不请自来来的,而是有人供奉的。

第二就是这李瘸子一定是和什么人结了仇,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害死。

以上两点就足够说明问题了。翔子得意的对我说道。

这家伙真有做侦探的头脑。

当天下午和翔子来到小河旁,开始抓鱼,一下午的时间,抓了不少的鱼,晚上翔子把鱼拿回家说是要在处理一下。

吃过晚饭后,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我和翔子约定在深夜行动,毕竟我和翔子现在属于异类,如果明目张胆的这么弄,村里人还以为我俩是神经病呢。

好不容易挨到了深夜,我换了那套中山装,拿着铁链子便出了家门,此时翔子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了,见我出来了对我说道:走吧,咱俩到李瘸子家。

为啥要去那?我对翔子说道。

因为那猫鬼神曾经害死过李瘸子,今晚去那里,我俩用鱼引它,它会以为李瘸子没死,还会回来的,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成不成就看今晚了。

当我俩来到李瘸子家时,大门紧闭,我使劲的推了一下,大门便开了,在我们农村家家户户晚上都不锁门的,毕竟村子里人也少,就算丢个东西,第二天都能找到,所以也没有锁门的必要。

进到院子里后,翔子把盆里的鱼放在地上,然后在身上乱摸一阵,把一样东西放到了盆里。

我好奇的问道,这是啥。

翔子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是香灰,一会儿你就知道作用了,好啦!现在找个锅,把这鱼汤煮开,就行了。

我见此进便进了屋子,这李瘸子的日子过的也够可以的了,锅都生锈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平时都咋做饭。

我把锅端到院子后,冲洗干净把鱼倒了进去,然后开始生火,时间不大,锅便开了,一股混合了鱼腥还有檀香味儿的鱼汤算是做成了。

此时翔子抓着我的手说道:走吧咱俩进屋去等,看看那猫鬼神到底会不会来。

我俩进了屋子躲在窗沿下面,偷偷的看着外面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的猫头鹰叫,在这万籁俱静的夜里十分吓人。

突然,房上的瓦片动了一下。我刚要说话,翔子急忙捂住我的嘴,示意我不要说话。

喵。一声猫叫,只见一道黑影突然从房上窜了下来,那只猫看上去非常的大,要比一只猪还有大,好家伙真是成了精啊。

只见那只猫,走到鱼汤近前,先是闻了闻,然后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舔了一下嘴唇,走了过去开始喝鱼汤。

猫就是猫,永远也改不掉爱吃鱼的毛病,就好像狗一样,看到骨头眼睛就发直。

我小声的对翔子说道:这家伙开始喝汤了,你听听这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掉进猪圈里了呢。

可就在这时,猫鬼神似乎发现了什么,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然后奔着我们这个方向便扑了过来,我站起身掏出铁链就要过去。

可这时翔子却抓住我的袖子,狡黠的笑了笑。

只见那只猫鬼神突然倒在地上,四肢开始抽搐。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