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鬼话 > 领魂人

领魂人

第三章 陌问路

凄凉路,路途苦,黄泉道,陌问路。

深夜,我身穿一身黑色的中山装,手里拎着一根铁链,在铁链的后面拴着一个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从我过完十八岁生日后,我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我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可以穿梭于阴阳两界的人。

我的任务就是把那些新死的亡魂带到一个叫做陌问路的地方,把那新死的亡魂交给一个老头,这老头的名字谁也不知道,每次来的时候只是将这些阴魂交给这个老头,由老头把这些阴魂关到那个黑屋子里,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把这些阴魂送到地府去吧。

自从看过那红黑天书后,我才发现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简直要颠覆我的世界观了。两本书的内容我不能说,因为这两本书记载的东西太过骇人听闻,只有亲眼看到,才会相信。

而我送的第一个阴魂,居然就是我的父亲叶缘。

说起这件事,的确让我很心疼,那是在我过完十八岁的生日第二天,那天正好赶上周末,我从学校回来,到了家里后,只有母亲一人在家,我老爹跟着村里的人到县城去赶集了。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看看刁翔,如今刁翔也十八了,由于眼睛的问题,在去年被他父母送到县城里的培训班去学习盲人按摩了。

当我来到刁翔家,刁翔正在院子里坐着呢,见我进来后,冲我笑了笑说道:知秋你回来啦。

哎呀!现在本事见长啦,居然都能知道我回来了。

刁翔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我知道刁翔在今年年初时已经正式出马了,如今也算是一个东北的出马弟子。

这出马弟子可不得了,据说是当年萨满的后裔,后来流落到民间被称为出马仙儿,出马弟子可以请下五路神仙,而且那些仙家可以为自己办事,在东北出马弟子比比皆是,但有能耐的却没有几个,但今天看到刁翔的表现,我就知道这家伙是有两把刷子的。

快,坐下吧。

我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刁翔摸了摸身旁的杯子给我倒了杯水,递给我说道:知秋,在过一阵儿,我可能要进城啦。

进城?进城干啥啊,我问道。

家里要给我出钱开一个盲人按摩院,怎么样,到时候来帮帮我?刁翔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也不会按摩啥的,去了只能给你添乱。

刁翔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学殡仪的吗?那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说白了我还真没有啥想法,我们那破学校也不包分配,看来毕业后只能自己找出路了。看看吧,等今年毕业后,我也想在市里做点啥,到时候开个纸扎店啥的,听说那东西一本万利,能挣不少钱呢。

知秋我劝你还是少和那些东西打交代。刁翔对我说道。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道:出事啦,叶缘家的,快去看看吧,你家男人出事了。

我在院子里听的真切,我急忙的站起身便跑了出去,等到了村口,只见一块木板上躺着一个人,上面盖着一块白布,我缓慢的走了过去,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当我走到那尸体面前,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将那白布缓缓的掀开,那里面躺着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叶缘。

爹,我大喊一声,一种悲愤从身体里抑制不住的散发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爹怎么会死,我就好像发疯似的,冲着周围的人喊道。

时间不大我娘来了,当见到我爹躺在那里时,我娘一下子便晕了过去。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我娘抬了回去。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爹和村子里的几个人去县里赶集,在回来的路上,由于他们坐的是那种农村三轮车,那三轮车在过桥的时候居然翻了,车上一共是七个人,车子翻了后,只有我老爹一人死了,剩下的六人都是受了些轻伤。

知秋别难过了,刁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近前,安慰的说道。

我回头看了一眼刁翔,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现在心里只有难过。

当晚我家搭起了灵堂,村里的老少爷们都来送我父亲最后一程。

深夜只有我和刁翔两个人在守灵,我上了一炷香后,坐在那里,不知不觉中,我便睡了过去。

那好像是一个梦,又好像不是,我记得我身穿一身黑色的中山装,手里多了一条铁链,在铁链后面拴着一个人,那人正是我的父亲。

上路啦!我喊了一声,我父亲看着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跟着我走。

当走到那片森林时,我们停了下来,那个老头见到我来了后,报以一笑对我说道:欢迎你再次回来,年轻人,这就是你的命,以后好好的做吧,他是你的父亲?老头问道。

我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也做个人情,在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让你们好好的聊聊。

我转过身看着我的父亲,的确心里有很多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照顾好你妈,这是我父亲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想走过去把父亲身上的铁链解开。但那老头一把抓住我的手说道:小子你不想活了吗,你这私放阴魂可知道那是多大的罪过,阴律无情,到时候不但救不了你的父亲,反而还会害了你们一家,你可不能学你爷爷那样重蹈覆辙啊。

我愣了一下,这怎么又牵扯到我爷爷身上,我爷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着那老头。

老头自觉失言,也不在说话了,接过我手中的铁链对我说道:回去吧,你父亲的魂魄,我会好好照看的,保证让他在下面不会受罪。

回去吧!回去吧。我父亲对我说道。

我看着父亲慢慢消失的背影,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是我亲手把自己的父亲送进了鬼门关。

知秋!醒醒。

我打了个激灵,只见刁翔有些焦急的喊道:知秋你怎么了,好像是又过阴了。

我点了点头,擦了擦脑袋上的汗说道:没什么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

哦哦,那就好,你可吓坏我,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差错呢。

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真实,这到底是真还是假。

凄凉路,路途苦,黄泉道,陌问路。

此时我轻轻的念叨。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