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鬼话 > 领魂人

领魂人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战前

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让人有些始料未及,我不知道该怎去解释这一切,要是我不知道这些,现在可能还会和以前一样,见到那借魂人,就会夹着尾巴逃走,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该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从他的过去,一直到,对我们叶家所做的一切,所以为了摆脱那该死的诅咒,也为了那些敢爱却不能爱的领魂人,我必须要和借魂人有一个终结,或许有人已经认命,但我却对不会向他屈服的,因为我知道,一旦我屈服了,后果会是什么样子,有可能叶家的香火就会断送在我的手里,或者我叶家的子孙世世代代的都会背负这个该死的诅咒,不管是为谁,借魂人一定要除去,这是不可置疑的,为此,我也做了很多的准备。

首先就是聂国华留下的那个大鼎,这个东西小宝也对我说了,这是一件大凶之气,上次借魂人就是吃了这个亏,所以这东西当然要留着,当然这件事还得是小宝出马。

既然工厂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孙厂长也是非常的高兴,而且小宝这家伙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好家伙这个大鼎,就被小宝这么弄来了。

大鼎弄到后,我们几人为此还开了一个大会,在会议上,我对小宝和翔子说道:这一仗势必要打赢,所以从战术上来说,一定要先发制人,而且这次我也报了破釜沉舟的打算,画了一道《红黑天书》上的死符,这符咒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燃烧符咒,可以说是同归于尽,但没办法,只有这样做,才能除去那个借魂人。

小宝见我画完符咒后把我叫到一边儿说道:你真打算这样做?

其实上次对付那个老粽子我就画过一张这样的符咒,所以这次我再次画出来,他也不陌生。

我苦笑一下,其实我和小宝心里都明白,那借魂人几乎是逆天的存在,想要赢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采用极端的手法,才可以,对此我只能这么做。牺牲我一个并不可怕,如果我真的牺牲了,可以换取,他人的生命,我愿意这么做。

小宝听到我这话对我说道:你可要想好了,你可是你们叶家的独苗,如果你死了,你们叶家可怎么办。

如果我活着,不能为叶家传宗接代,又有何用,即使我死了,也要把叶家的诅咒终结。

小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对我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了,到时候就算要死,我和翔子都会陪着你的怕啥,就算到了黄泉路也不会寂寞的。

我听到这话后,心头一暖,其实兄弟之间,根本就不用多说什么,只是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够了。

你们在说什么?这时翔子走了过来,然后眉头一皱的对我说道:知秋你是不是又画了那道符咒?

其实我知道,这根本就瞒不过翔子,因为他有心眼,更何况翔子的知觉要比普通人可要敏锐的多,想要瞒过他,势必登天还难。

我不想在解释什么。翔子见我没说话,叹了口气坐在那里,半天也不说话。

我们三个人各自抽着烟,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时小宝对我和翔子说道:两位,马上就要有一场大战了,我明天准备把有才送回家,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没,就当是临终前的遗言了。

我看了一眼小宝说道:怎么弄的这么悲观,别总说那些丧气的话。

小宝苦笑一下说道:你没听说过骄兵必败这句话吗,所以还是压抑一点儿的好,到时候或许还能爆发也说不定呢。

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如果我死了,希望你们能够照顾好我的家人。我说道。

那韩冬月呢,你不打算对他说点儿什么?小宝问道。

是啊!一提到韩冬月,我这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我欠韩冬月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小宝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那就是我在你家看到的你和一个女孩子的合影,那人是谁。

这个小宝看了我一眼有些尴尬,似乎想要逃避问题。

说说吧,用你说的那句话,就是我们时日不多了,还有啥不能说的。

小宝听完后也是一笑对我说道:你说的对,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啥不能说的,好吧,那我告诉你们。

其实那个女孩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唯一真正爱过的女孩,她叫什么名字,我看还是不说的好。

那你们因为什么分开的,其实我这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挺八卦的。

小宝看着我说道:咋啦,你要刨根问底儿啊。

呵呵,我这人就是这样对什么事物都是很好奇,非要知道结果。

她算是我一个高中同学,我俩从高一开始相爱,后来她上了大学,而我却混了社会,本以为付出真心就会有所收获,可看来还是我想多了,我付出的那么多,最后却换来的伤痛,那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忘掉。

那是她的生日,我从外面赶了回来,还买了玫瑰花,当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呆住了,似乎这一切根本就好像是在做梦,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那是一双黑色的皮鞋,而且是一双男人的鞋,而屋子里还传来娇喘声,我想我不说你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当时有些怒不可遏,我走进屋子,只见我最心爱的女人却跟别的男人翻滚在床上,你们知道那时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吗,我想亲手杀了那个男人,可却被无力的现实给击败了,我最心爱的女人对我说,这个男的是当地一家公司的老板,很有钱,其实两人好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估计我的情面没有对我说而已,如今已经撞破了,那只有分手。

社会啊,其实就是这么现实,没办法,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虽然她伤了我,但说句实话,我依然还是很爱她,忘不掉她,其实你们应该能够理解的。

我听小宝说完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人们都是通过那段刻骨铭心的故事来告诫自己,要坚强。

小宝接着说道:之所以我会来到东北,多半儿的原因是因为她,因为我想离开那个伤心的地方,不想在回忆那段悲凉的故事了。

这时我站起身,小宝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要干什么?

去找韩冬月,有些事情已经到了开说明的时候了,恐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