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鬼话 > 领魂人

领魂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怨灵鼎

借魂人突然的出现,让我们大吃一惊,真的,这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为什么这家伙会突然的出现,还有这个聂国华到底是什么人,看这架势,也是修道之人啊。

聂国华看着眼前的借魂人冷笑一下,右手结道指,嘴里念念有词,只见聂国华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夜色当中。

这是什么功法,我对小宝说道。

小宝轻咳一声对我说:这是奇门遁甲,真没想到,在当今这个社会,还有人懂得奇门遁甲,真是让我大吃一惊,这个聂国华不是一般的人啊。

被小宝这么一说,我还真对这个聂国华有些肃然起敬的感觉。

只见借魂人左手一挥,一股有形的气体将自己包围,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我没有看清,这东西出来后,奔着一个方向便扑了过去。

只听得一声闷响,似乎有动被踢飞了,我仔细一看,地上躺着一个类似于婴儿大小的东西,那东西还在蠕动,浑身漆黑,还有粘液,伴随着一股恶臭。

我差点吐了出来。

魔婴?小宝叫了出去。

这魔婴我也听说过,是从横死母胎中强行取出来的,所以婴儿身上便带有一股怨气,但这魔婴说白了,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个冤魂。

真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的道法精进这么多。

哼!你不也是一样,这些年,想必你也没闲着,这个小子想必就是你的牺牲品吧,这话说完,聂国华现出身影,然后看了我一眼。

我被聂国华说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了,仿佛,他好像是知晓一切。

借魂人冷笑一声,也看了我一眼,然后冲我说道:小子,你能有今天都要归功与我,可你却处处跟我作对。

哼!成为领魂人,并非我所愿,我算是被强迫的,要不是当年我爷爷被人所胁迫,如今我还是个自由人?

你是说,叶盛?

你认识我爷爷?我听到借魂人这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借魂人跟我们叶家有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

哈哈!你爷爷这个老鬼,当年要不是我,你们叶家也不会有今天的这个局面,所以我可以说是你们叶家的大恩人。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借魂人。

当年我爷爷好心的救了他,可他却恩将仇报将我爷爷变成领魂人,而我们叶家也从此背负着这个可怕的诅咒,还有就是跟常家结下了仇恨。

我抽出铁链,看着借魂人,一时间所有的仇恨都上了心头。

怎么,你要动手?借魂人不屑的看着我说道。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是打不过你,但我可以和你同归于尽。

哈哈哈!真没想到,堂堂的《红黑天书》创始人就要死在自己所创的术法之下。这真是天下最大的讽刺。

什么?原来我修习这么长时间的红黑天书居然是这借魂人写的。

这真是天下最大的讽刺。

小辈你现在所学的东西都是我教给你的,我承认,你有本事和我同归于尽,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你的家人,怎么办?

你不用说这些,只要能杀掉你,就当是为民除害了,牺牲我一个有何不可。

好!好一个为名除害,小子就凭这句话,我和你们站起同一战线。

说完这话后,聂国华快步的跑回工厂,时间不大,举着那个大鼎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咚的一声,大鼎被放在地上,卷起尘埃。

啊!怨灵鼎?真没想到,你居然把这东西给炼成了,难道是专门为了对付我。

不错!我杀这么多人,就是为了对付你,多年的仇怨,今日我们就做过了结吧。

好啊!不过我今天没这个心情,说完后,再看借魂人,一转身便要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

聂国华手中结印,再看那口大鼎,顿时冒出黑气,紧接着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夜空,我们几人吓的向后退了一步,这股怨气,我们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那黑色有形的怨气就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

可那只黑色的箭矢射入黑暗当中,消失不见。

怎么了?好像没什么反应?我们几人好奇的看着。

聂国华,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喊一声不好!可这时想跑却已经晚了。那借魂人就好像暗夜幽灵一样,神出鬼没,不知何时转到了聂国华的身后,轻轻的一掌拍在聂国华的后心处。

再看聂国华,犹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而这时我看的清楚,这借魂人也受了伤,嘴角带有一丝血渍。

你大爷的,趁你病要你命,这是我的作风,我将蓝色火焰附加在铁链上冲着借魂人便甩了出去。

借魂人, 见到铁链奔自己而来,用手一抓,将那铁链抓在手中,冷笑一声看我一眼说道:这些雕虫小技就想对付我,你也未免太天真了。

知秋和这臭丫挺废啥话,小宝站出来后,手中握着五张符咒,丢在空中,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块大印,拿在手中嘴里念念有词。

天空中,隐隐有雷声。看来小宝是要用天雷术了。

果然借魂人有些紧张了,咔嚓一声响,一道天雷打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借魂人被劈个正着。

我心里这个爽就甭提了,你大爷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小宝见一招得手后,紧接着第二道天雷接踵而来。

借魂人见此,一晃身子,一团黑气将自己包围,紧接着消失在黑夜当中。

跑了,你大爷的,又让他跑了。小宝骂了一句。

我见此急忙的走到,聂国华的身前,这聂国华如今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要是救,根本救不活了。

聂国华看着我,眼神有些涣散,对我说道:一定一定要除掉他,…要不然,时间便没有安静。

这话说完后,聂国华头一歪,紧接着一道灵魂钻了出来。

我看着聂国华的魂魄,叹了口气,从地上捡起铁链,套在聂国华的身上,喊道:上路啦!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