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鬼话 > 领魂人

领魂人

第一章 故事开始的地方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靠山屯。

公鸡报晓的声音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

靠山屯,位于东北某处,这里民风朴实,当地人有着东北爷们儿的风范,仗义,豪爽,这些鲜明的特点体现在他们的身上,既然叫靠山屯,那应该有座山,靠山屯儿的后面有座大山叫做,凤凰山,据说是大兴安岭的分支,具体是不是,没人有知道。

嘎吱一声,一扇木头的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男子,他叫叶盛,今年三十岁,黝黑的皮肤,是当地的农民,今天一早儿正要去凤凰山砍柴,虽然现在是改革开放,家家户户都用了煤气,但这封闭的小山村里,还是保留着当年的传统,而且山上的之源用之不竭。

燕子!我走啦啊,快的话,中午就回来。

早点儿回来,等你吃饭。冯燕站在门里对着自己的男人说道。

叶盛笑了笑便上了山。

这一晃就是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冯燕从白天盼到天黑,也没见自己的男人回来。

我说叶盛家的,在这站着干啥呢。邻居李二婶走了过来问道。

冯燕笑了笑说道:这不,我家盛子还没回来,我在这等他呢。

这盛子,我看他早上上山砍柴去了,都这个点儿了,咋还不回来呢。

正说话的功夫,叶盛一身脏污拖着一担柴走进了人们的视线里。

呦!盛子你可回来了,冯燕一下子跑了过去,看着自己的男人,却发现今天自己的男人变得怪怪的,可具体是哪里怪,却说不上来。

叶盛笑了笑说道:走吧,进屋说。

两人进门前跟李二婶打了一个招呼,可这时叶盛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有话要说,可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进了屋子后,冯燕看着自己的男人说道:今天是咋啦,怎么回来这么晚呢,往常你都是中午就回来,是不是在山里遇到什么事儿了。

叶盛脸色一变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上了炕便开始吃饭,往常一人能喝一壶酒,但今天只喝了半壶。

燕子啊!吃过饭后,你去李二婶家,让她今晚注意一点儿。

啥!冯燕没有明白自己的男人说的话,愣在那里。

唉,具体的事情你就别问了,让你去就去,哪这么多话呢,叶盛急了眼。

要知道东北的婆娘还是很怕自己的男人的,冯燕点了点头,草草的吃了一口后,收拾完桌子便要去李二婶家,临走时叶盛又把冯燕给叫住了说道:这个给李二婶,能不能过了今晚就看她自己了,让她晚上睡觉前在自己的身子前点一盏灯,让家人在旁看着,切记不要让那盏等灭掉,否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她。

冯燕接过那东西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张红纸,上面画着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道教的符咒可看起来又不像。冯燕点了点头后便走了。

叶盛见自己的妻子走后,坐在炕上闷头的抽烟,回想起今天在山上遇到的事情,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思绪被拉回到清晨。

叶盛一个人上了凤凰山,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砍柴,忙活了一上午,眼看差不多,就要回家了,可就在这时,突然刮起一阵邪风,身后的树木,哗哗的直响,在那草木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就在叶盛狐疑的时候,只听有人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叶盛具有东北男人的气概,听到有人喊救命后,拎着砍柴刀便向那喊声而去,等到了近前,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正被一条五彩斑斓的蛇给困住,那蛇似乎是惧怕什么,并不敢靠近,只是围着那人开始绕圈。

叶盛见此急忙将自己的砍柴刀飞了出去,还真别说,这一刀真挺准的,居然一击命中,直接砍在那蛇的头上。

那条五彩斑斓的蛇被狠狠的钉在地上,用那种怨毒的眼光看着叶盛,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那条蛇居然断了脑袋自己爬走了。

这么诡异的事情,叶盛这辈子都没见过啊!

兄弟,谢谢你就了我!那身穿黑衣的人说道。

叶盛嘿嘿一笑说道:没啥,没啥。说完这话,叶盛把砍柴刀捡起来后便想走。

等等!那人叫住了叶盛。

叶盛回过头问道:还有事?

你救了我,我必须要报答你,黑衣人说道。

不用,不用!叶盛开始推辞。

不行!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必要要报答你,说完那人居然走过来一把抓住叶盛的手。

叶盛突然打了个冷战,好凉啊,这人的手简直就像一块冰一样。

你到底要干啥!叶盛此时也害怕了。

呵呵!放心好了,我没有恶意,既然你救了我,那我就要报答你,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个名额,就给你好了,说完后,只见此人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上面写满了迷迷茫茫的小字,然后将黄纸展开,拉住叶盛的手,用锋利的指甲轻轻一划,顿时叶盛的手指鲜血直流。

那人强迫叶盛在那张纸上按了一下后,将那张纸烧掉。随即松开叶盛的手哈哈一笑说道:恭喜你成为了领魂人。

啥,叶盛现在哭的心都有了,你说说这是啥事啊,自己一生好像也没做过啥孽,咋就摊上了这事呢,这人到底是谁,领魂人到底是干啥的。

兄弟,不用悲伤,如今你已经成了领魂人,说白了就是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但这种能力是阴曹地府赐予你的,所以你要为阴曹地府办事儿,如果遇到死人你负责把他们的魂魄送到地府,这个任务很简单,放心吧地府不会亏待你的。

那为啥要选我啊,叶盛蹲在地上一嘴的哭腔说道。

原因很简单,就因为你救过我,所以为了报答你,我才选择了你,我这里有两本书,你好好收藏,当了领魂人,注定一生无儿无女,可你 救过我的命,你的婆娘很快就会怀孕,算是为你家接了香火,但你要切记,别妄图在想多生,那是逆天行事,到时候,上天自会惩罚你。

我不想当什么领魂人,你放我回家吧,求求你了,说完后叶盛跪在地上那给那人磕头。

哼!你当这领魂人是说当就当的?告诉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在临走时我有几句话要交代。

领魂人,乃是阴曹地府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业,被选中的人,注定一生孤苦,无儿无女,如果妄想逆天改命,到头来死的会更惨。还有你手里的两本书,是留给你儿子的,如果你儿子想要当领魂人,就让他看这两本书,好啦!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说完后那黑衣人便走了。

叶盛颓废的坐在地上,看着手中的两本书,一红,一黑,也不知道上面记载着什么,这两本书就好像魔鬼一样,在看着自己,叶盛本想将两本书扔掉,可又怕那黑衣人回来报复,想了想便把两本书收了起来。

在回来的路上,叶盛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尤其是眼睛,居然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也就是那些阴魂,这些阴魂大多都是当地的村民,有的阴魂看着叶盛还嘿嘿的笑了笑。

可到了家门口见到李二婶后,叶盛发现这李二婶有些不对劲儿,应该说是李二婶的魂魄已经出来了,而此时脑子里却出现一个声音,那就是,此人今晚子时将会横死。

天已经全部黑下去了,月亮升起,叶盛坐在床上唉声叹气的,自己居然稀里糊涂的成为了领魂人。

叶盛也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的命运将会改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冯燕从外面回来了,进了屋后见叶盛在炕上唉声叹气的,走了过去问道:盛子,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盛一激灵,吓了一跳,见到自己的媳妇回来后便问道:怎么样,都嘱咐李二婶啦?

冯燕点了点头说道:已经都告诉了李二婶,你放心吧,盛子你到是说句话啊,白天到底出了啥事,我咋感觉,你这回来后怪怪的呢。

叶盛此时也是有口难言啊,说出来担心自己的媳妇害怕,所以还是保持了沉默,叶盛走出去洗了把脸,进了里屋,找了一张牛皮纸将那红黑两本书包好后,放在樟木箱子最下面。叶盛心里默默的念叨,希望菩萨保佑,让我叶家的后世子孙,不要看到这两本书。

从里屋出来后,夫妻俩有闲聊了一会儿,冯燕这时说道:最近总是感觉身体不适服,总想睡觉,而且身体特别的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叶盛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自己的婆娘怀孕了,越想越有这个可能,那黑衣人临走时曾说过的,你妻子将有身孕,这句话一直盘旋在叶盛的脑子里。

夜深人静时,叶盛夫妇已经睡下了,深夜叶盛做了一个梦,在梦境,叶盛发现自己身穿一身黑色的衣服,手里多了一条链子,而链子后面拴着一个人,那人正是李二婶,只见李二婶在后面苦苦哀求,叶盛却无动于衷,两人不知道走了多远,最后进了一处深山老林,那里就根原始森林一样,在路旁有一座小屋,叶盛把李二婶关在里面后,在一个老头那里签了下名字,然后转身离开,只听身后传来李二婶的呼救声,可却没有人理会。

又是一个清晨,叶盛从梦中惊醒,这梦中的一切太过真实了,自己想忘都忘不掉,可就在这时,只听门外传来哭声,叶盛夫妻俩急忙的跑出门外,只见李二婶家果然出了事情,上前一打听,原来李二婶在昨晚已经去世了,是被家里房梁给砸中的,死的很惨,算是横死之人吧。

叶盛知道后在一旁叹气,对自己的媳妇说道:昨晚不是让你交代清楚李二婶的家人吗,咋还是走了呢。

冯燕此时说道:我昨晚去的时候李二婶已经睡下了,我跟他的儿子说起了这件事,并且让他们照做,可谁知…唉。

此时李二婶的大儿子见到叶盛两口子急忙的走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叶大叔,昨晚都是我的错啊,要是听了婶子的话,我娘也就不会死啦。

原来昨晚冯燕去了李二婶,正巧赶上李二婶已经睡了,于是冯燕就把来意说了一遍。

李二婶的儿子,当时也没当回事,以为自己的邻居在说胡话,于是点头答应了。等冯燕走后,李二婶的儿子便回屋睡觉了,岂料半夜轰隆一声,主屋的房梁塌了下来。自己的母亲被压倒在下面,等救出来时,李二婶已经是气绝身亡了。

听到这些后,叶盛叹了口气,安慰着李二婶的儿子说道:你也不用伤心,昨晚我已经把你母亲送走了,她在下面很好,你们做儿女的都不用挂怀,记得逢年过节多烧些纸钱就是了。

什么!在场的众人听到叶盛的话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这叶盛居然在一天之内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盛也不解释,便回家去了。

这下可好了,村子里算是传开了,都说老叶家出了能人,叶盛会过阴,可以去阴曹地府。

本来平静的小山村一下子热闹起来,而叶盛也变成了名人。

光阴一晃,三年过去了,果然冯燕上次说自己不舒服居然真的是怀孕了,并且为叶家生了一个男丁,取名叫叶缘。

有了孩子后,叶盛的心也算是放下了,可对自己领魂人这个身份真是打心眼里不愿意接受,一天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而这时叶盛也快年近四十了,于是叶盛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想把自己的命运改变,摆脱自己领魂人的命运。

在叶缘十三岁的时候,叶盛却出了状况,身体每况日下,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终于病倒在床上,在油尽灯枯之时,叶盛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叫到跟前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回想起往事,心里也是感慨良多,自己终究是斗不过老天,临终前叶盛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说道:以后叶家子孙都不许打开那只樟木箱子,更不要碰触里面的东西,说完这句话后,叶盛一声惨叫,七窍流血而亡。

叶盛惨死后,家人给叶盛发了丧。

从此后冯燕带着自己的儿子叶缘开始生活。

叶缘的性格和自己的父亲非常的像,都是老实巴交的,在叶缘二十三的时候,冯燕为其说了一门亲事,这叶缘也算成家了。

两年后,叶缘的妻子有了身孕,孩子出生,是一名男婴,取名叶知秋,因为孩子出生那天正好是立秋。

而我们的故事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