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东土异世录

东土异世录

第六章 重宝

李玄趁着两大高手油尽灯枯之际,一击得手,杀掉了这个修为高深莫测的御部高足孙立。适才孙立临死前的话语他自然听到了,深知这几片白布必定是极其重要的东西。然而他上前检视,只见这白布光滑无比,由于孙立的鲜血显现出了几个大字天得一以清

饶是以李玄的见识,却也没看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材料。而上面显示的这点文字却是晦涩难懂,不知所云。李玄翻看良久,也不得要领。心知这几片东西八成是一种修炼功法,就贴身收好,然后匆匆离开了!

(虽然孙立被自己所杀,可是王海云也已经死了。三殿下期待的援兵,恐怕是不会来了,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那?这几张薄纸,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王海云放弃了一切来寻找?这东西对我有用吗?)

虽然能够杀掉一名罡元境的高手是无上荣耀,但是此时康京形势对司马熙颇为不利,李玄也没有心思考虑那种事情。

(先回宫中吧,也许殿下另有办法。无论如何,这边的消息我得回报回去。不然如果三殿下还等王海云的援军,只怕要坏事!)

出于对司马熙的信任,李玄开始往宫中赶去。回想这次的事件,对李玄来说收获最大的可能就是亲眼目睹了两名绝顶高手的对决,他们的武功身法,出手时机都对李玄大有裨益。

(儒门和魔门的武功果然厉害,那个什么人绝究竟是什么东西,下次我遇到了该怎样应付啊?看孙立适才受伤之后就解破那术法了,难道破解这个的要素是疼痛吗?或者是血?)

越想越觉得魔门神通诡异可怕,李玄颇有些战战兢兢。但它转念一想,自己只不过是个小人物,又怎么能劳动魔门出动这等高手对付那,随即就释然了。

然而走到宫门处,李玄惊觉不对。因为守门的卫士他竟然一个都不认识,这怎么可能?别说自己如今代领禁卫军统领,就是之前的守卫,自己也是认识的啊?唯一的解释,就是现在宫门处不是被司马熙控制着,那么三殿下那?

就在李玄离开王海云府邸之后不久,一道鬼祟身影闪进了这里的大门。他看到地上孙立和王海云的尸体大为郁闷。没想到自己出去兜了一圈,这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初时,他还以为王海云和孙立是互相拼杀,同归于尽的,可是当他仔细检查两人伤口之后,才发现孙立的致命伤竟是匕首造成。

这个人喃喃自语道:刚才似乎看到李玄那小子走出去,难道这孙立竟是他杀的?他哪来的这种武功?以王海云的武功,脱身应该不难?难道那件事被孙立发现了?

如果李玄此时在此,就会发现这人正是适才皇宫的那名小太监!然而此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五皇子司马彦的王府管家!这个人果然从一开始就是要来找王海云的,而且似乎关系还很密切。

端木赐在现场四处转了转,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也不知道王海云找到那东西没有,如果他找到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没有的话可就麻烦了。这个王海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事后,他跟孙立较什么劲?)

端木赐当然不知道当时情况的复杂,只觉得这王海云办事不利。但是他深知自己一方所寻之物至关紧要,事关东土之上儒门魔门两大宗门的兴衰。如果自己能够找到那一件东西,不仅对自己,对整个魔门,都有极大的好处,可是如今王海云身死,线索已断,那该怎么办那?

(王海云死了,只怕我也要但些责任那。哎,到底他把那东西藏哪去了。如果能找到的话,别说王海云死了,就是我们在康京的组织都被君子堂端了也没事那!)

就在他寻思之际,刚才王海云派出去传话的仆人也回来了,看见现场数个死人大惊失色,刚要喊叫出声,就被端木赐一把捂住嘴巴。他们两人明显是熟识,端木赐眼神略加示意就放开了他。

那仆人对端木赐说道:大人您怎么来了,我家大人刚才让我通传您,东西已经得手了,他稍后给您送去。可是大人他......

原来这端木赐竟是王海云在魔门的直属上级!也难怪孙立看着他行为怪异了,魔门两面下注,在康京做出这等大事来,能量还真是不凡。

端木赐一听就眉头紧皱,冷哼道:回头给我送过去?那就是他自己先看了一遍了?怪不得横死当场,那东西是他能过目的吗?东西在哪里?

那仆人说:本来是在大人手里,可是如今大人死了,是谁干的?那人又是谁?那个小铁箱子好像不在这里了。

端木赐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阴沉了起来,他一把抓住这仆人,恶狠狠的说道:御部孙立和王海云同归于尽了,你说那东西是个箱子吗?到底在不在这里?你可要看仔细了!

那仆人惊恐的说道:那您让我找找,可是找不到您可不能怪我啊。现场出了这样的事,东西只怕被儒门带走了吧。

端木赐大怒:你是猪脑子吗,如果太学还有别人在这里,怎么会把孙立的尸体丢在这里。儒门那帮家伙最重身后事这一套,而且如果儒门已经发现此事,这里怎么会只有一个孙立,只怕早就被重重包围了吧。哪里还有我们操作的余地。你好好想想,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不出来我要禀报上头,让你去血杀小组待两天!

血杀小组是魔门幻影堂的暗杀机构,而且是专门从事培养死士的地方,所参与的行动往往有死无生。即使对于幻影堂这些整天处在危险之中的成员来说,血杀小组也是一个绝对的禁忌!

那仆人大惊失色道:大人您可别啊,我仔细找找,无论如何一定给您个答复。您可不能把我送那里去啊!

就这样,这俩人在屋里屋外反复找了个遍,终于找到了被孙立仍在一旁的铁箱子残片。可是箱子里里头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东西。

那仆人对端木赐道:大人,的确就是这个箱子没错,当时我看的分明。但是箱子里的东西不知道被谁带走了,大人英明啊,这事可不怪我!

端木赐见状,心里会想刚才的经过,觉得一定是李玄最有可能带走那东西,就没好气的对那仆人说:滚吧,现在不想看到你。此事你给我嘴巴严实点,让我听到一点风声,一定不轻饶!

那仆人如蒙大赦,连忙告退出去。端木赐缓缓坐下,思考李玄可能的去处。

(那小子是司马熙的人,在这里和王海云没接上头,回去肯定要禀告司马熙,那我应该去宫里找他吗?可是这时候只怕曾凡和陆定一已经进宫了吧,儒门太学不知道来了多少个高手在那里,太容易暴露了,不行!不如先回府上探下风声,那小子如果落在太学手里,那就大事休矣;如果没落在太学手里,他少不得也通过玄天阁出京,介时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通了这事,端木赐心神大定,也离开了这间死亡多人的凶宅!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