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东土异世录

东土异世录

第五章 同归于尽

王海云乍听见孙立的名字大吃一惊,连忙把手中的东西收进小铁箱扣上。随后他张嘴喝道:孙兄这是何意,在下一向老实,今天都没有离开家门,如何说我参与叛乱那?

孙立缓缓走进屋里,一把把李玄扔进去,说道:这小子是来找你的,在这种关头,司马熙的最后底牌竟然是联络你,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秘密!然后解开了李玄的哑穴。

李玄穴道被制,手脚无力,但是嘴巴已经能开口。他思量了一下,虽然孙立在此,但是三殿下的传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传出去,他对王海云说:王将军,殿下让我问您,您许诺的援助什么时候能来?

王海云似乎颇为慌乱,眼神闪烁显示出了他心神的不安。终于,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对孙立说:孙兄,我不知道他是在说什么。在下无意参与这场政争,一直闭门谢客,今天也没层离开家里。您何苦为难于我那?这个少年我根本不认识啊。

孙立明知眼前这人纯粹空口说白话,就算他真没打算参与这动乱,可是司马熙面前的亲随李玄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但是对方死鸭子嘴硬,孙立也没什么方法能让他认罪。但是孙立心想,今天晚上大局已定,只要能拖住这个司马熙的底牌,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吧?

孙立想通此节,便不再赘言,悍然出手!御部本来的内传绝学是班门斧法,然而此时孙立却是挺剑直刺。当然这也并没有让王海云意外,剑法本来就是儒门弟子共同的强项,大正剑也是同样赫赫有名。而王海云的武器是一把军刀,双方刀来剑往转瞬间就过了十几招。

然而愈是比斗,孙立愈是感觉对方刀法诡异似乎还有所保留,身为儒门杰出的弟子,等闲难得遇到这样对手,自是心痒难耐。孙立功力再提,所持宝剑之上竟现白色光芒!

你竟然修成了剑罡!眼见对方剑上异象的王海云大吃一惊想不到儒门竟然派一个罡元境的高手来对付我,还真是让我无法保留啊!伴随着他的话语,王海云所持的军刀之上也出现了光芒只不过这光晕乃是黑色!

据说当武者将身体修炼到神力通天,进无可进之境界之后,便能把内元提炼成罡气,布于体外。有了真罡的加成,即使是肉身凡胎,也能坚硬如铁,锐利似剑。当武者修成真罡,就等于踏上修行了的道路,真正有资格追求无上大道。

即使遍数晋国,能够将一身内息聚成真元,并将真元提聚成真罡散于体外的高手也不会超过百人,而今天在这里,李玄一次就见到了两位!心知这一次的对决绝不简单,受到罡元的加成,双方的剑招身法都会变得大不一样!然而,更令李玄和孙立诧异的,是王海云所修真罡的颜色!普天之下,只有北齐魔门所修的心法所形成的罡元是黑色的!

竟然是魔门的人,原来你是魔门幻影堂的奸细!随着武功底细的暴露,孙立一口喊破王海云的身份怪不得内乱之前听说你是司马熙那边的绝对鹰派,主张直接控制住康京,血洗皇宫。然而事后你却缩在家里,原来你是魔门奸细意图搞乱我们晋国的!哼,遇到我算你不走运,今日我就毙了你这个魔门走狗!

在东土大陆的北方基本都是齐国的疆域,魔门是齐国背后的门派组织。就如同儒门在晋国的地位,魔门在齐国的地位更加超然。因为本质上来说,齐国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度,魔门领袖就是齐国皇帝,而幻影堂就是魔门的特务组织---或者叫齐国的特务组织也没差!反正两者之间就是互为表里的关系。

在历史上,齐国和晋国互相敌对,爆发过数次大战,在这些战争中所战死的将士的尸体只怕都能填满镇江了。由此可以想象两国之间的关系有多么恶劣。所以一见到魔门中人出现在康京,还是一个大有身份的人,也难怪孙立会一口骂出,指责对方是意图使晋国陷入混乱之中了。

只是李玄更加迷惑了,王海云既然是魔门的人,那么三殿下让自己来跟他联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三殿下勾结魔门?不,一定不是这样的,李玄始终相信司马熙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但是他又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眼见身份暴露,王海云反而更嚣张了,他狠狠的说道:本来还打算留你一命的,现在看来如果不能干掉你这儒狗,只怕我今后的日子不得安宁!接招吧,天清地宁、烈焰焚身!只见那剑上黑芒大作,放佛如同地狱而来的黑色火焰,吞噬一切。孙立的剑罡在这地狱之焰的压制下摇摇欲坠,似乎就要落败身亡!

然而儒门御部第一高足又岂是易于之辈,孙立急退数步之后持剑向天,扬声喝道:正本清源,浩然圣功!本来暗淡的白芒顿时变亮,和那地狱之焰竟成对峙之势!

什么?你竟然修习了浩然之气,看来史令文相当看重你啊!怪不得我的罡元克制不住你!惊讶对方竟然修炼了儒门至高心法,王海云不敢大意,催动刀罡再攻。在李玄看来,只见场内一团白光和一团黑芒你来我往斗在一起,竟还是难分高下!

几番强攻不成,王海云心知虽然自己所修炼的魔门火绝能够克制大正剑法,但是对方修炼了儒门浩然之气,让这种克制变得微乎其微,如果自己没有别的杀手锏,只怕一时间难以取胜。可是拖战下去,就算经过鏖战自己能够战胜这名御部高足,只怕五皇子司马彦的援军甚至儒门的援军也来了,如果对方的师傅亲临此地,自己恐怕马上要饮恨当场!思量既定,王海云虚晃一刀,却是快速向后堂撤去,在撤退的同时还顺手柃走了那个箱子!

孙立自然不能让他逃掉,从后面奋力追赶。然而孙立刚转过屋外,就见到四支利箭扑面而来。亏得孙立此时精神高度集中,剑上罡元饱含,几下挥动就将这些利箭打落。随之而来的,就是四名扔掉长弓换上短刀的士兵。

哼哼,区区射艺,比我们射部的功力差远了,就凭这样的东西,就想阻挡我吗?张海云的亲兵自然不是已经修成罡元的御部第一高足的对手,几下交手,孙立就将他们尽数击毙。然而在同时,张海云在远处似乎念着神秘的文字,此刻孙立并未运动地听之法,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遥远的.......赋予.......以神之名.......然而这寥寥数字却让孙立脸色大变!

魔门人绝?你竟然兼修两门魔门神通!话语甫落,孙立感觉周身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自己的动作变得无比迟缓。心知自己中了对方的魔门人绝异术,孙立自感不妙。王海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适才之所以到后堂让亲兵阻挡孙立,并非是想要逃跑,而是希望在这点争取的时间中,完成自己的术法。现在既然对方中招,王海云当然要乘胜追击,挥刀出击,出手间尽是魔门火绝中的狠招。孙立动作迟缓,格挡不及,几招过后身上就多处负伤,性命垂危!然而巨大的疼痛感似乎也破除了魔门秘法,孙立的动作又恢复了平常水准。可是此时双方形式已然不同,孙立左臂和右腿的伤势很重,已然影响了他的战力!

哈哈哈,魔门有人绝秘法,我儒门岂无搏命神通?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随着孙立的狂笑,他周身气势再增,不但剑上光华灿烂,连双手双脚竟也似冒出淡淡白光。

你竟然用透支生命力的秘法,将修为暂时推上气宗的境界!张海云眼见对方搏命而来,心下也是一沉。双方再度交接,只听铿的一声,王海云的佩刀已断。

然而王海云早有准备,借着对方的剑势猛然后退,谁知孙立左手一扬,环绕其间的罡气竟然离体而出,击中了后退中的王海云!那气劲自王海云左腹处透体而出,竟持续命中了王海云一直拿着的那个盒子。铁盒应声而裂,但是其中的物件却是毫发无伤!

见到此等光景,孙立大为诧异。先前双方交手之时,张海云就一直护着那箱子,不然孙立也难站得上风;此时这箱子里的物事,竟然连高手的罡气也无法打破,其中又有什么秘密?

孙立上前检视,那箱子之内只是一叠似纸似帛的东西,共有五张,颜色纯白。以孙立身为御部高足,遍览天下奇异材料之见闻,一时之间竟然也分辨不出究竟是何物。就在此时,却见那白布之上竟缓缓浮现了一些文字,原来是孙立左臂上的鲜血滴落在白布之上,那布上就会显现出文字!

不惧火焰,真罡不透,遇血显文。这种材料,天得一以清?这难道是.......随着孙立回思,终于想到了一件传说中的东西似乎符合这些条件,这位儒门高足脸上狂喜之色浮现哈哈哈哈哈,这五.........乍然而停的话语,孙立看到了自己胸口冒出的匕首,不敢置信的颓然倒下。

本来以孙立的功力,就算李玄再怎么偷袭,也不可能毫无所觉。可是此时恶战方休孙立驱动秘法身体机能大损,加上孙立发现秘宝在手大喜过望,一时之间就没有发觉李玄的穴道受制时间早已过了,竟然让他一击得手!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