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 > 东土异世录

东土异世录

第四章 受制于人

离开宫里的李玄,正欲去到那王海云的府上,恰在此时,听到了周围的士兵似乎互相窃窃私语,不知道在传递什么消息。李玄抓住一个兵丁问道:你们在偷摸说什么那?

那兵丁见是李玄,支支吾吾的说:那...那边....儒门曾大人...和张将军打起来了。

除了太学御部执令曾凡,又有谁会干涉此事那?想来对方身为五皇子的岳丈,此时也是坐不住了!

李玄一听心下一沉,既然太学御部执令亲临,那代表儒门终于直接介入此事了,虽然不知道殿下的这张底牌有没有用,但是也只能指望这王海云能有扭转乾坤之能了!李玄匆忙离开了宫门,急速向城西奔去。

李玄急急而奔,眼看就要到达王海云的府邸,却看到眼前一个人木然而立,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李玄虽知对方来意不善,然而事急从权,又哪有时间应付这人?他脚下步伐更快,三步并作两步,竟是要硬闯过去!

这人却是御部执令曾凡的首徒孙立,此刻奉师命来此封锁王海云的府邸。岂料竟然让他看见李玄来此!虽然孙立与李玄并不熟识,但是此刻去找王海云的,又会是什么人那?想来不外乎司马熙的手下手下一流!

孙立见李玄竟是想要加速越过自己这里,心底下也暗自佩服这个少年的胆气。他伸手一挥,对李玄说:小子,你要去哪里?你的主子败局已定,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李玄听见孙立如此说法,眼见这人立在路中如渊渟岳峙般的气势,更加确定对方是儒门太学的人。奈何今日之事注定不能善了,即使明知不敌也是无法避开了。李玄抱拳道:兄台当街拦路,却不知道小弟如何得罪你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孙立略微一愣,心想自己难道猜错了,这个少年只是一个路人?就在孙立微微出神的时候,李玄自袖口处翻出匕首,举手便刺,正是晋国皇室所传的顾明剑中的一招前恭后倨!此招取其假意奉迎伺机偷袭之意,目标直直指向孙立胸口。可是孙立何等修为,太学御部执令曾凡首徒,尽得御部真传。更兼此人天资卓越,还兼修书部大正剑法达到极高程度,一身武功即便在太学之中也算的高手。他不慌不忙,右手两指伸出,竟是要用手指夹住李玄的匕首!

李玄见状陡然变招,变直刺为平削,意图似乎是要削掉对方手指,可是若孙立退避,这匕首自然会削向对方脖颈,乃是顾明剑得寸进尺之狠辣招数。孙立见这少年招招不离自己周身要害,变招迅捷,出售狠辣,不禁微微动怒,他身体后倾,避过对方致命一削,抬脚一踢,正中李玄手腕,匕首应声飞出!

兵器离手,李玄也并不放弃,左脚一蹬,右手握拳,一记正拳打出,击向孙立些微失去平衡的面门。孙立左手也紧握成拳,同样一记正拳击出,两招硬碰,力强者胜!李玄被对方力道震退数步,几乎无法站稳!

孙立冷笑一声,对李玄说:将顾明剑用匕首使出还有如此威力,拳脚上只怕也有肉身三重筋骨的境界了吧?你这小子的功夫还算不错,应该是司马熙府上那个叫李玄的吧?今天这条路老子站了,要想打这过,就留下你的小命!

李玄几番变招仍是丝毫奈何不得对方,一记重拳相拼竟是大败亏输,直到现在还感觉右手疼痛无比,好像断了骨头一样,知道今日遇到了了不得的高手。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你难道不知道司马彦那小子在我们手里吗?今日康京现在是三殿下做主,你再不速速离去,待会守备军大队人马过来,今天谁把命留在这里还说不定那。李玄知道硬拼恐怕不是对方对手,遂开口恐吓,指望把对方吓跑。

然而康京局势,孙立也十分清楚,自己师尊亲至,料想守备军的人必定难以阻拦他老人家,又怎会惧怕这李玄的恐吓之词?他开口讥讽道:你小子牙尖嘴利的,加上这俊俏模样,难道是个娘们。哦,不,大约是司马熙府上的公公吧!

李玄大怒,平日因自己面容俊俏,多有人如此讽刺,此番这个高手竟也不修口德,他立时出口反击道:看你老人家一副老气横秋模样,手脚倒也利索,莫非是未老先衰?

孙立虽然相貌老成,但绝对到不了未老先衰的程度,让这少年如此嘲笑,他如何受得了?立时疾步上前,右手做虎爪状,意欲一把抓住这可恶小子。李玄此时右手犹自发痛,左手挥出,想要拨开对方这一抓。然而孙立此时已经动了真怒,一招擒龙摸月登时抓住李玄左手臂膀,反手一转,李玄顿时剧痛攻心,全身受制!

孙立随即左手搓指成剑,几下点击李玄周身,李玄周身要穴登时受制,软软的倒了下去!

孙立制住李玄之后,顺手点了他的哑穴,以免他多嘴多舌,误了自己事情。他一手拖着李玄,一边跃上王海云家中的屋顶,想要看看这位受到多方关注的康京副守备,究竟此刻在做些什么?

孙立撬开正堂之上的一块瓦,透过缝隙偷看那屋中。只见王海云家里摆放了大量各类箱子,好像搬家一样。可是看家丁们的表现,又不是在整理东西,反倒是像在寻找什么。各个箱子被接连打开,把其中的事物拿出来检查一遍又放了回去。一名看似粗豪的中年人站在屋中,指挥若定,正是这屋子的主人王海云!

孙立见找到了正主,连忙运功聚在耳朵和眼睛处,运起那天视地听之术,想看看这王海云究竟在搞什么鬼。他听见下面一个仆人对王海云说:大人,早叫您发动您不去,这回儒门的人都来了,别说发动了,就算咱们想跑,恐怕也不容易啊。

王海云不在乎的说道:若是找到那东西,康京的事又算得了什么?就算老子被儒门抓去,自然也会有人来救的,你不用操那多余的心!也不知道是什么物事,竟让王海云放弃了对康京局势的意图,转而全力搜寻那?孙立不知,但是可以肯定这件事情非同一般,看来师尊特别派自己过来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李玄穴道被封,四肢无力,眼神尚能看清东西。他也透过那缝隙远观王海云屋内,心中陡然一惊,因为那些箱子上赫然都刻着一个沈字。这字孙立自然也看到了,可是他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李玄看到这字,心下自然明白,只怕屋内这些物事都是从那富户沈家抢来的。原来那宗没头案子,竟是这位康京副守备做的,也不知道他花那么大力气,在这个节骨眼到底是要做什么?

过了一阵子,只听屋内一个人喊道:大人,这个小箱子有蹊跷,兄弟们怎么也打不开!

王海云一听连忙赶了过去,只见那是一个精巧的小铁箱,整体连接紧密,只露出一个钥匙孔。刚才他的手下拿工具想撬开这箱子,居然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可是他们所寻找的东西十分重要,这些人也不敢拿大锤砸开这个箱子,于是只好请王海云来看看。王海云仔细一想,就知其法,只见他横持军刀,左手拿着那箱子,如闪电般平划了一记,那箱子的盖应声而开,却突然从里头射出两枚小箭!

王海云连忙一个侧跃,向自己的左边倒去,那小箭激射而出,钉在了王海云身后一名家丁的右边胸口上,那家丁登时气绝!

王海云缓缓站了起来,心有余辜的说道:好歹毒的暗器机关,恐怕还抹有毒药,看来应该就是这个箱子没错了。吩咐手下把尸体抬出去,并且让下人们都退下下去,只留下一名仆人,自己就打开箱子检视!

孙立从上看去,只见王海云不住点头,似乎对这东西很满意。他对那名从人说:报告上头,就说东西得手了,稍后我亲自送过去。那名下人听后立即离开屋里。

由于视线的关系,孙立从屋顶看不清王海云究竟拿出来什么东西。可是随后他看王海云似乎拿起烛火似乎在灼烧那那东西,可是那东西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听到王海云喃喃自语道:东西是没错,可是不是火烧显文,那究竟要怎样那?孙立对王海云的行动愈发摸不着头脑,于是又揭开一块瓦片想要看的清楚点,奈何几块瓦片连在一起,竟然有一块掉了下去。

在瓦片尚未落地的时候,王海云就发现了屋顶有人窥视,他随手把适才手上的蜡烛掷出,竟然精准的冲屋顶缝隙处的孙立飞去!那蜡烛的破空之声如劲风吹过、嗖嗖作响,显示了这位康京副守备的不凡修为!孙立也并不在意,反身托着李玄直接跃到房屋正门处,从门口走进屋里大喊道:王海云,你的上头究竟是谁,从实招来。我太学已经控制康京局势,你如果还有多余的想法,只怕要魂丧九泉!

王海云看到孙立从门口走了进来,冷声问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这里窥伺?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鸡鸣狗盗之辈,也敢到我这里撒野!

孙立喝道:我是御部孙立,跟随司马熙意图造反,你难道还想狡辩吗?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