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仙侠 > 吞噬妖仙

吞噬妖仙

第六章 寻找兔爷

真的是突然冒出来的,眨眼睛就占领了上方一片天空。俊美异常,妖异异常的蝴蝶,和人一样大小的妖蝶,散发着一种嗜血的危险。

但是与上一次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所有人都没有被禁锢,而那个声音又传了过来。

“三天的时间过了,第一关,你们五人通过了。”

第一关,通过了?这是什么意思?五人诧异的望着上面一大群的妖蝶。

“是,只有我们五人通过?那,那岸边的魏晨呢?”张文的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着上面的妖蝶。

妖蝶们噗哧着身后艳丽绿色的翅膀,冰冷的俯视着下面的人类,森林中静的可怕……梦洛眯着眼睛,似乎在想什么。

“本兔爷说,就只有你们五人通过了,听不懂吗?!至于未通过的,要么也变成了蝴蝶,要么就成了蝴蝶的养料,就这么简单。”声音停顿了一下,却又传来‘吧唧吧唧’的声音,兔爷想了一下,又道:

“好了好了,你们既然能过得了第一关,就说明还是有点实力的,毒素也解了吧?那种毒蜂也见了吧?接下来呢,就是看你们谁能杀了蜂王。能杀蜂王的人,就是妖皇的继承人。”

妖蝶们继续盘旋在半空中,兔爷的话似乎说完了,却没人敢动,吧唧吧唧的声音并没有中断。而气氛却在这一瞬间似乎降低了许多。

“敢问兔爷大人,妖皇的继承人,可是有什么好处?”刀疤爷仰着头,问这似乎并不存在的人。

到现在为止,谁也不清楚‘兔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有多高的实力,既然可以驱使这些妖蝶,想来实力肯定很高深,也许是‘妖皇’的下属也说不定。

“好处?哼哼,好处多着呢。妖皇大人乃是上古大能,长生不死的人物,继承他老人家的衣钵,天才地宝,修炼功法那是想都别想,你们就是想凌驾五大仙门之上也不是不可能的。”兔爷在一边趾高气昂的说着,刀疤爷,王启,甚至是张文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前所未有的亮了起来。

他们都是俗世中的修士,平时想要获得一本残迹功法都十分困难,而这会儿,却有人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继承了衣钵,便能做凌驾五大仙门之上的人!这如何不叫人激动呢。

只有长青老头儿,眉头却是深深的凹陷下去。

“想来,只有一人可以继承妖皇衣钵吧?那剩下的人呢?”

“剩下的人?要么变成蝴蝶,要么就成蝴蝶的养料呗,兔爷说你们怎么这么愚蠢呢?好了,不和你们废话了,时限三天,如果三天内都杀不了蜂王的话,就全部成为蝴蝶的养料吧。”兔爷哼了一声,声音便渐渐的消失了,蝴蝶们也成群结队的往森林中飞,不一会儿它们的身影便彻底消失了。

“只有一人能继承妖皇体统……只有一人。”张文的眼睛眯了起来,警惕的望着一边的刀疤爷与王启,一副剑拔弩张随时准备进攻的模样。

“怎么,兄台你还有其他的想法不成?反正留你也是祸害,王启,我们不如在这先做了他!”刀疤爷一见张文的模样,不禁冷笑道,这边已经摆好了攻势,身上竟然散发出了‘灵’。

“都冷静下来!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蜂王的实力究竟如何,竟然就内讧,就凭借那兔爷的几番说辞,就让我们陷入生死危机,是不是太不智了?那位兔爷说传承妖皇的衣钵,他怎么不自己传承?这里面的疑点太多了!”长青老头夹在两方势力中间,冷喝道。

“哼,那群妖蝶的实力你也见过,没有脱胎境的前辈出手根本没有法,我们现在除了听他们,难道还有其他的方法?再说,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一旦继承妖皇衣钵,那自然是鲤鱼跃龙门。”王启反驳说。

现在,除了听兔爷的,又有什么办法?

“不管怎么说,我们不能内讧!先去那些蜂子的地方看看,这蜂王究竟是什么实力,说不得我们需要联手才能对抗。”

长青老头为人一直公正,不偏私,现如今情势,正好得了两方人心,都有意拉拢这个不起眼的老头,长青老头这么提议,他们自然不会反抗,便再返回之前的花圃中。

“几位大人,我自知实力底下,不可能斩杀蜂王继承妖皇衣钵,便不与你们相争了。”梦洛对着刀疤爷,张文,王启与长青老头说道,便直接隐遁在森林,不给他们再找机会说话。

望着梦洛离去的影子,刀疤爷皱了下眉头,倒是张文说:“那个小子毒还没解,实力也不行,随他去吧。”于是,四人启程。

海岸的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浪花一层层翻卷着,不停的冲击着,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平和。

梦洛将之前埋入地中的王鑫给挖了出来,他想看看,王鑫究竟会变成什么样。谁知,一个巨大的茧瞬间暴露在空气中,开始从头到尾的龟裂开来,从里面挣扎着,最终破茧而出!巨大的翅膀猛然张开,掀起了一道看不清的风斩。

那个妖艳的妖蝶,猛然飞起!

梦洛惊的退后,一手握着匕首,伏在沙岸上,警惕的望着眼前早已不是人类的王鑫。一蝶一人,对峙着。梦洛看不懂妖蝶的表情,也不明白它在表达什么,只是觉得,他身上依然有一股属于王鑫的味道。

“王鑫,是你吗?你还有自己的意识吗?”梦洛试探着问。

那蝶呼哧着翅膀,点点头,慢慢飞近了梦洛,一只触角轻轻的碰撞梦洛。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前几天还是一起说话的人类,而此时,却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原来还有自己的意识啊,这就好,活着就好……”梦洛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沙滩海岸边上,妖蝶就飞赴在他前面,不停的扇着翅膀,却怎么也不肯‘坐下’。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游戏,正如长青老头所说的,疑点太多了,光是听这个妖皇名头,就知道肯定是大人物,怎么可能如此简单的就让人继承了呢?看那兔爷说的也是如此的不重视,斩杀蜂王就可以继承了妖皇的衣钵吗?它这不是在找继承人,感觉更像是玩耍,它根本没有表现出足够的重视,简简单单一句就可以全部抹杀。”

“这明明是孤岛,孤岛上却似乎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力量,任何生物都离不开。似乎就像是某种诅咒一般,只要不解除,便永远离不开这个孤岛。想来那自称兔爷的也离不开。也许它确实是在找继承人,只是没有符合条件的而已,又或者,每一次来人,都能帮他补充妖蝶的数量。”

“要想离开这座孤岛,想来只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兔爷,另一个则是花圃中的蜂子了。王鑫,你想离开这吗?”梦洛抬头,望着那不知表情的妖蝶。

妖蝶似乎是迷茫,又是犹豫,却最终是点头,使劲的点头。

“好!那就跟着哥走,哥带你去寻找离开孤岛的出路!”梦洛猛地站起,一下舞开身上披着的帆布,大有一种不找到出路就不活的气势。“如今,他们去花圃,我们也只好去寻找兔爷的老巢了。”

王鑫化作的蝴蝶又开始摇头,堵着梦洛不让他走,正当他纳闷的时候,王鑫又猛的飞离,不时的扭头,那意思似乎是在说,让他等一等!梦洛确实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知王鑫到底是想干什么,不一会儿,远处就噗哧的声音传来,梦洛一看,是两影儿。

原来是已经化作蝴蝶的魏晨!只是他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呆板至极,就像是之前半空中飞舞的舞蝶一样,只是拥有生物的本能!梦洛奇怪的望着王鑫,这只活灵活现的蝴蝶,有些奇怪。

“好吧,多一只就多一只吧。”

一人二蝶又开始向森林深处并发。

据梦洛的了解,这座小岛其实并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多公里的样子,森林的面积也不是太大,如果认真找的话,也不是很难找。再说,之前如此多数量的蝴蝶,不可能不留下点痕迹吧?

可是梦洛还真的做错了,他忘记了,这不是原来的世界,不能以之前世界的常理来形容这个世界,更何况是一群妖蝶呢?整整寻了一天,就差中央的花圃没有找过了,就连海岸边也都寻了,硬是没有半个蝴蝶的影子。

那么多的妖蝶,平时生活在哪里?

“王鑫,你有没有感觉到过同类的气味?”梦洛有些疲倦的坐在一边的树墩上,问着这两只丝毫不知疲惫的蝴蝶。

整个森林都已经找遍了,却丝毫连影子都没有,真是奇怪,他又想起了那群妖蝶也是突然出现的,只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

王鑫摇摇头,扑哧着翅膀。

梦洛突然想到,这儿,他坐着的地方,曾经是兔爷两次出现的地方……难道,就是在周围?猛的想来,梦洛突然道:“王鑫,快点,快点用风斩,将周围的树全部斩断,然后寻找洞!”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