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都市之星际交易商

第五章 干爹快跑

罗睺一脸阴沉地往这边快步走来,两城管也看到他了,也许是罗睺已经有些强者的气场了,所以两位体制内的人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刚才是非常不光彩的事情。

小女孩看到罗睺走近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哭得更盛了:叔叔,哇,叔叔...

罗睺几步上前,一个耳光往看起来有些发福的城管扇去!

很显然,这位快有200斤的城管也如同那位黑大个般,口喷牙齿和血沫!

不到十秒钟,两位城管都被放到在地上,不省人事,至于第二位,罗睺在他后脑勺轻轻的捶了下,就软倒在地。

同胞们!罗睺狠狠地看着地上的两位城管,对围观者道:外面,西方国家和其走狗们在欺负我们,里面,却有体制内的鹰犬在压迫我们,这日子怎么过?万众一心,什么万众一心,就为了赶跑敌人,然后让这些鹰犬依旧压迫我们?

围观者有些面目激动起来,但更多的还是冷漠不语!

罗睺看了看冷漠的民众,对已经吓得不哭的小女孩道:甜甜,回家吧,别呆这里了!

然后又对少妇道:回去吧,这摊你摆不成了,以后也许他们见你一次,会赶你一次!

一会,少妇在罗睺的帮助下,心情黯然地收拾着东西。

少妇是骑车一辆三轮车出来的,这种三轮车在半年前她是怎么都不可能骑的!

这时罗睺骑着三轮车,心里更加不平静了,为车后的母女而不平静。

多好的母亲啊,以她的身材和相貌,本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挣钱,但却没有,她知道对老公负责,知道对女儿负责,知道什么样的钱该赚,什么样的钱不该赚。

少妇家在附近,住的小区倒不错,这些都是房地产经济的功劳。

进了小区后,小女孩显得有些安全感了,在车后有些奶声奶气道:叔叔,你好厉害,你学过武功吗?

罗睺笑道:是啊,叔叔会功夫呢,以后叔叔保护小甜甜好么?

小女孩忙说好啊好啊,但少妇却一下子脸红了。

何谓强者?真正的强者应该是扶弱、凌强!

罗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保护小女孩的话...

放好三轮车后,罗睺帮少妇从车上提下东西,看了看小高层,笑道:对了,在进你们家门前,我是不是要知道女主人的称呼?

经过先前的一幕幕,少妇对罗睺的戒心已经没有多少了,这时略带俏皮地笑道:我叫田璇,田恬跟我姓,怕爸爸自从她出生后,就一直在美国,又读硕士又读博士的,没有起到照顾她的责任,所以我一气之下,让孩子跟我姓,她爸爸也毫无办法。

罗睺心里叹了叹,摸了摸正仰头看着自己的小女孩的头,道:那行,叔叔刚才还没吃饱呢,要你妈妈给我做顿饭吃,怎么样?

小女孩开心道:好啊,好啊!随即又对妈妈道:妈妈,我想吃鱼,我好久没有吃鱼了!

少妇心里发酸,在半年前,家里是每顿都有鱼,女儿那个时候还挑食得很,半年过去了,女儿竟然在街上卖花了。

想起之前女儿问自己为什么出去摆摊啊,少妇没有办法,只得告诉女儿妈妈在外企,现在打仗了,外企搬走了,妈妈失业了,但房子还得还贷款,妈妈的存款不多了,爸爸的钱又汇不回来。小女孩呢,就马上很懂事地说妈妈我陪你一起摆摊吧。少妇当天晚上在女儿睡着后,哭了好久,第二天将女儿带了出去,女儿看到有小孩子卖花,也想着卖花。只是由于经济不景气,买花的人很少。

罗睺进了少妇家的门后,发现这是一套快160平的大房子,想来之前,经济还颇为宽裕,于是买了套大房子,但国运突然变幻,普通人的个人命运岂能好起来?

你这房子值不少钱吧?我说的是半年前,或者几年前!罗睺问道。

少妇听到这话,有些黯然:是啊,半年前还行,我这是婚前买的,房子够大,那时这个地段要上万一平呢。可惜,现在房子不值钱了,我想卖都卖不出去,不然也不会带恬恬一起出去摆摊了。关键我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呆在家里。

罗睺疑惑道:你们双方的父母呢?

少妇道:我父母就在古城,但他们也不好过,恬恬爷爷奶奶在农村,更不好过来,在乡下,还能种地,万一时事不好,我们再去投奔他们。现在还有饭吃,万一以后连饭都没得吃的话,就只能回乡下了。她爷爷奶奶那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罗睺一下子想起了二战后期的J国,那时的J国,乡下人的日子远比城市人过得好,因为农民最少还有地种,但城市里的失业人员,却一无所有,有房贷的,日子更是难以为继。

看了看少妇家的茶几,水果零食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这要是在半年前,家里有一位小孩子,茶几上必然是有这些东西的,可惜,仅仅是海战,这些东西就在普通人家里就失去了踪影。

却见小姑娘进门后就跑进了房子里,一会就开心的跑了出来,拿着几颗糖,对罗睺道:叔叔,叔叔,这是我生日的时候,妈妈给我买的巧克力,我请你吃巧克力!

罗睺心里有些不舒服,又揉了揉小女孩的头,笑道:叔叔就吃一颗,虽然叔叔每天都有糖吃,但这是甜甜送的,叔叔就一定要吃一颗。

说完,拿过一颗糖,又放到了口袋,再拍了拍口袋,道:叔叔要留着吃!

小姑娘见罗睺如此说,眉开眼笑起来!

少妇放好东西后,走了过来,对罗睺道:小罗,你,你坐一会把,我去煮饭,恬恬下午可能也吃不太饱,她还想吃鱼呢!

罗睺道:不用太急,对了, 我一会再过来,我那有不少吃的,我去给甜甜拿一些。

少妇仍然只知道罗睺叫侯小罗,罗睺在外转了大概二十分钟后,就重新来到了单元楼的楼下,在夜色下拿出一些食品。少妇说目前饭还有得吃,罗睺就没有拿什么米面,拿的都是一些M国超市的橄榄油、鱼肉罐头罐头、零食,足足装了两大袋子,提在手上,最少有百斤。

当罗睺重新进入少妇的家时,小女孩看着罗睺带来的东西,开心地大喊大叫。

这才是一个才满六岁的小女孩。

少妇也从厨房出来了,看到那些包装袋上的文字,道:小罗,这些都是,都是进口的?

罗睺笑了:是的,走私来的,别客气,这些东西,我倒不缺,只是害得你明天摆不了摊。

少妇心里叹了叹,道:小罗,别这么说,恬恬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罗睺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说:她自己也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小女孩开心的拿出一件件东西,问罗睺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罗睺只得耐心地一一告之。

少妇又进厨房了,罗睺陪着小女孩在客厅里认那些东西,小女孩要缠着罗睺认英文文字。

想起自己从三岁就没有了父母,罗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笑道:甜甜,叔叔做你的干爹好不好?

五岁的小女孩已经知道干爹是什么意思,忙说:好啊好啊!

随即甜甜地喊着:干爹!

喊完这一句后,又飞快地往厨房跑去,推开厨房的门,嚷道:妈妈妈妈,我有干爹,我有干爹了!

少妇先是有些惊慌,随后也惊喜异常,老公在M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几年下来,回来的次数也不多,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有点关系的强势男人照顾,母女俩多少会轻松一些。

罗睺这时才知道小女孩叫田恬,而不是田甜。

罗睺开心的吃着少妇做的家常菜,却不知道侯小罗也正式上了古城警方的黑名单。

如果说罗睺仅仅打了两个城管,还无可厚非,毕竟城管在C国人的心中形象实在欠缺,但是罗睺在小吃街说的一番话让警方知道,警方马上把他列为危险分子!

这种时候,这种危险分子是可以直接关进监狱,情况严重的,是可以直接吃花生米的。

C国的警察在这种事情上,效率是非常高的,一顿饭没有吃完,三人就听到门被敲响了,少妇去开门,先观察一番,但却差点吓了一大跳!

少妇赶紧跑向饭桌,紧张道:小罗,不好了,警察来了!

罗睺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但沉吟了下,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后摸了摸小恬恬的头,道:别害怕,干爹今天打的是坏人,警察不会欺负干爹的!

警察是不会欺负干爹的!

但小姑娘看到干爹一出门就被警察拷上了手铐,随即吓得哇哇大哭。

好不容安慰好母女俩,罗睺重新回到了警车,车内,男性警察一脸沉色,道:知道为什么抓你么?

罗睺讪笑了下,道:随你的便,我可没有改变C国的任何心思!不过将心比心,你别站在你的角度看到我的问题,你作为一个普通民众的角度就行了。

警察阴沉一笑:你完蛋了,乱世用重典,你这种人,现在危害极大!

罗睺知道,让人换位思考是不可能的,因为屁股决定脑袋!

被带到了派出所,要让罗睺拿出身份证,罗睺身份证还没拿出来,一位警察走了进来,在盘问罗睺的警察耳边轻声的说了句什么,后者疑惑地看了看罗睺,道:行了,今天就牢房里呆一晚吧,明天再做笔录。

罗睺于是被带到了所里的牢房里,一进门,就看到好几位...

他心里有些哀叹:如果不是怕为恬恬两人带来些麻烦,老子说什么也不会进班房!

就在刚才,后进审问室的警察告之:没有找到人的纸质档案,嫌疑人今天刚办理新的身份证,上面指示把案子先压一下。

罗睺靠着墙壁安静地坐着,这个时候进班房的,基本都是不机灵者,黑社会份子这个时候可不敢进班房,否则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几位不机灵者也不敢上来找罗睺麻烦,罗睺闭着眼睛沉思了会,突然轻声道:我怕什么啊,恬恬妈妈在古城工作都没有了,只有房贷,老子就是带她们奔走天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在国内也是什么都没有了,怕什么啊,何必受这种气?

说完,直接站了起来,走到铁围栏边,轻声对小果子说了句:拆掉!

只听轰的一声,铁围栏被罗睺击飞了出去。

随后,罗睺大摇大摆地往外走,只剩下几位运气不好的班友目瞪口呆!

值班的警察听到响声后跑了进来,罗睺一闪,在人的后脑上轻轻一拍,警察就昏厥了过去。

田璇这时正靠坐在床上,秀目通红,看着前方的墙壁,小女儿已经睡着了,刚才也是大哭了一场,睡之前连小脸都没洗。

罗睺出了派出所的门,突然又打消了去找田璇母女俩的念头,虽然母女俩在古城没有多少盼头,但毕竟她们还有老公和爸爸,还有四位直系的亲属。

但既然是小女孩的干爹了,罗睺又有些为田璇那将近80万的房贷了,如今靠摆摊怎么还得清啊!

先前,罗睺还打算帮母女俩还清呢!

但现在再给母女俩一笔大钱,却会害了母女俩,警察绝对会找田璇的麻烦的!

虽然和母女俩之前素不相识,但渴望爱的罗睺被称为小女孩的干爹后,就把母女俩当做需要关心的人了!

怎么办?让母女俩为了80万的房贷继续过苦日子?还是给一笔钱,让她们被警察询问,搞不好房子还会被没收掉?又或者开着飞船带母女走?否则如今到哪里都需要身份证,母女俩何去何从?

算了,飞船现在还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房贷嘛,自然有解决的方法,田璇大可不必一下子还清房贷!

如此,自然警察不会怀疑她们的财产来源不明!

回到了飞船,好好地睡了一觉,在M国又一个夜晚来临后,罗睺又光顾了一家取款机,取走了不下20多万美元!

如果有人看到取款机在自动地不停地吐这钱,一定会发疯的。

取好了钱,又乘坐飞船来到了田璇的小区上空,通过三维投影发现好几辆警车在小区外停留着。

罗睺心里冷笑了下,找个地方落地,花了点时间找了好几个黄牛,换了将近百万的C国币。

磨蹭到了晚上,发现小恬恬睡着了,罗睺隐身进了小区...

田璇却依旧没有睡,她对让罗睺进了班房和内疚,特别是昨天晚上和今天白天,警察来了家里两次,她才知道:小罗越狱了!

这时,听到门铃又响了!

罗睺这时撤掉了隐身,门开了,田璇再看到他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罗睺却听小果子在他耳边道:不好,小猴子,田璇家里被安装了微型摄像头!

但随即又道:好了,我干掉这几个摄像头了!哼哼,三级文明的简陋科技!

虽然小果子干掉了微型摄像头,但罗睺仍然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昨晚如此越狱,绝对惊动了更强力的安全部门。

田璇惊喜万分,随即也慌张不已:小罗,小罗,你赶紧走,警察,警察...

罗睺正提着袋子,袋子里装的是百万现金!

他不知道这个才31岁的少妇,是否经受得住这巨量的纸币!

半个多小时后,少妇在家门口送走了罗睺,心事万千地回到了卧房,却听小女儿在说着梦话:干爹快跑!

Aa
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