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 分手也是开始

分手也是开始

正文 第二十节 回家

趁着没有工作,时间充裕,雷雨决定回家一趟。雷雨让我陪她一块去,不过这次不是做苍蝇拍,而是去做苍蝇,去安慰为她着急的家人。为此,我十分兴奋,特意逛遍了整个城市,买了很多送给她父母的东西,把整个后备箱塞的满满的,对此我非常的热心。

路上我笑着问雷雨,为什么宁愿绝食也不肯答应和我断绝来往。那几个问题我还是无法询问,所以我想了个法子,迂回变通。雷雨淡淡笑容,没有回答,出神的望着窗外。我抓住雷雨的小手,她为此责备,要我安心的开着车儿,并且说着把手往回抽,不过没挣脱我强有力的手腕,最后安静的任我紧握。雷雨此时表情颇为娇艳,并没有责备所应有的严肃,语气也是软软无力,如轻风细雨。

清醒状态下,并非演戏当中,我终于抓着了雷雨的小手,一切又变的是那么美好!

为了能让她家里能够接受我,也为了表示我对雷雨的事情上心,我也向雷雨稍微询问了一下她家里的情况,也避免闹出笑话,像那次年庆上笑话则够多了。经过了解,稍微知道了大概情况。雷雨父亲已经逝世,在雷雨十三岁的时候。现在只有一个母亲和两个妹妹,大妹妹刚刚上了大学,在外地读书,小妹妹还正在读高中。

在说这个的时候,我觉得雷雨说她父亲时有点用词不当,她说她父亲已经死掉了,而没有说已经过世,感觉很不尊重。并且她还很不热心,头都未扭一下,依旧望着窗外,不冷不热的语气,像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感觉怪异。

原来她是单亲家庭长大,难怪有些怪涎。不过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雷雨对我父亲特别亲切,这恐怕是她缺少父爱的缘故。

这次我对去雷雨家是满怀激情,心中充满了憧憬的,这从雷雨告诉我开始。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去女方家,以前去过很多女友家,可是这却激动过以前任何一次。以前我都是从容不迫,轻车熟路,分明一个筒中高手,可现在感觉不同,现在仿佛初恋时分刚牵女孩儿手的小男孩,菜得很。这一切,自己都不明白,莫名其妙。

雷雨的家十分偏僻,走了四个小时后才到,时间主要花在她家附近崎岖的山路上。而且这里显得有点与世隔绝的味道,所有的房子都是那种青砖而建,散发着悠久岁月的气息,让人怀疑自己是否走进了历史。他们这里好象很少外人来到,和雷雨一到家,村民便就围集过来,无法前行半步,可见到车里是雷雨后,又像见了猫的老鼠,散的忒快。

雷雨母亲年纪不是很大,五十岁上下,但看起来比我母亲老多了,如同小说里所说,脸上布满了如刀刻般的皱纹,并且一头银发里已不见一根青丝。这表象的一切都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并且我还在亢奋状态,很是积极,看着她迎上前来,还没理会雷雨,就一句奶奶立即脱口而出。而且我叫得声情并茂,应该是闻者动情那种。

事实自然是我叫错了,这称呼不得不让雷雨母亲尴尬片刻。自然而然,跟随下车后,雷雨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才回头叫了声妈。雷雨既可迎上前去,搀扶着她的母亲,把我独自留下。尴尬片刻,这才酝酿好情感,学着雷雨热情地叫了一声妈。

雷雨母亲没有在意发生的误会,为了缓和我的尴尬,或者为了一显好客本性,她拉着我并步走进里屋。这一点也不像雷雨,她母亲不在意这无意的小事,并不计较我的过失。她母亲也不停步,丢下雷雨,直接回头甩下话语,吆喝着旁边的小姑娘去杀鸡待客。

据了解,我还是雷雨第一次带回来的男朋友,所以这让我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生怕受了冷落。除了雷雨,一家子人忙里忙外的,拉都拉不住。

乡村里的人们很是热情,我一走出大门,便又围集而来,定要拉着我去各家做客。应不暇接,幸好雷雨出来帮我摆平了一切。看来这里的人都清楚雷雨的性格,一见雷雨立即一窝蜂似的散了,逃得比聚集还快。我戏说她这是名声在外了,雷雨不为我的幽默所动,反而加强叮嘱,不要和村子里的人混在一块,别去理会。雷雨话语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或许她的语气就一直代表着她的情绪,无法理解透彻,看不明白。雷雨叮嘱时,冷冷的。

没精力思索着这事,雷雨母亲把我招去,说有要事相商。看来天下母亲都是一样,晚饭过后,雷雨母亲便开始做我个人调查,问的话题颇为老调,几乎和我母亲同出一辙,十分冗余繁多。唯一不同的是我母亲是问我,她母亲则不是问她。但按照以往经验,我认为这是件好事,她母亲已经接受我了,没把我当外人。

她母亲和我谈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像是欣喜,像是欣慰,像是不舍,或者这些全都有,表情很复杂。她母亲像是临终嘱托,仿佛此刻就把雷雨终身托付于我,说着说着终于泣不成声。

在谈话里知道了更多过去的事儿。雷雨是个苦命的孩子,没有了父亲,就一边读书一边打工,不但支付了自己的学业还时常照顾家里。因为条件苛刻,她也最终没上成大学,尽管成绩优异也只上了一个中专艺校。情况好转是在雷雨工作以后,如今整个家里,包括妹妹们的读书全是她一个人在支持。

听着雷雨母亲述说着过去,这让我很感动,虽然为雷雨而感动,但更多的是为她母亲而感动。一个人含辛茹苦的照顾着她们几姐妹,也没让她们的学业纳下,这应该算是伟大的。在女儿要离开她的时候,仍是孜孜不倦的奉献着爱心,过多的操劳,以至于五十岁的年纪却仿佛年近八旬。我为开始见面时的误会开始汗颜,开始内疚,克制不住。

从雷雨母亲嘴里得到一个重要消息,雷雨以前交过一个男朋友,在她刚工作的时候。这个消息让我非常开心,如果不是在她母亲面前,我还真想狂欢一下。雷雨母亲看到我开心的表情,很是奇怪,但也没理会,继续说着雷雨。可惜的是那个男朋友只交往了半年,很快就分手了,也始终没能带回家来。雷雨母亲并不清楚分手的原因,雷雨并没有向别人透露,她母亲也只是看到雷雨的状态不好。据说雷雨那次失恋很是痛苦,人低沉了一年多,整个人很是憔悴,雷雨母亲说到这里又是泪眼婆娑,拉着我的手千叮万嘱,千万可别甩弃了雷雨。

真是的,我怎么会甩弃雷雨呢。

我正想接着多些了解,但雷雨把我拉了出去,中断了和她母亲的谈话。她仿佛是故意的,不愿意让我了解她的过去。不敢勉强她,一直以来她不愿意透露的东西,我说什么也无法改变她的意思。不过我想我总会知道的,就像她开始的那些迷一样,虽然有些波折起伏,但毕竟还是知道了。

雷雨在她家里对我还是很冰冷状态,不像在我父母面前。而我也会有事没事牵着雷雨的小手,有人的时候雷雨还没什么,但两人独处时就开始不再顺利,每当这时候,她就开始忙碌起来,我没有丝毫的机会。有时候她没注意,我走过边上,碰着她,她便像触电一样突然闪开,人跳起来,非常恐惧。

她不是爱我的吗?为什么老这么大反应?

除了雷雨母亲的热情,就剩那个小姑娘,雷雨最小的妹妹。两姐妹除了相貌,我想无法把他们联系起来是姐妹,小妹叫雷敏,非常的热情,姐夫姐夫的叫个不停,而且还甜得腻人,听得耳朵里老油花花的。雷敏十分古灵精怪,两姐妹长得很像,雷敏就时常穿着雷雨的衣服来糊弄我,拿我来寻开心。不过倒是整不到我,一看眼神就很容易把两人分开。

呆了一个礼拜,雷雨是个孝顺女儿,一回家便代替了她母亲,整天忙碌着家务,没多少时间来理会我,让我一人飘遥,这让我倍感无趣。整天不是看书就是和雷敏玩,除了雷敏就剩下雷雨母亲,但她母亲虽然是伟大,可是我并不喜欢老和她聊天。她太煽情了,和她聊多了会导致脱水。

作为未来女婿,为了表示我的心意,向雷雨母亲更博得一丝好感,早餐时我向雷雨提议是否去拜忌她的父亲。几人本好好的坐在一起吃着东西,但在我话音落下,雷雨就把碗一重重一放,脸上立即乌云密布,对我怒眼而视,目光似乎要把我射杀。雷敏和她们母亲则是一声不吭,睁大眼睛注视着我,一脸惊恐。

雷雨又生我的气了,别说拉手,我就是靠近她半分也是休想,她的态度极转而下,比从前更加的冷淡,动不动就训斥于我,让我哪凉快哪呆着去。我也终于向雷雨发了脾气,我坚信自己并没有做错,她这性格太过古怪,简直是无理取闹。

在雷雨家里我和雷雨展开了冷战,两人不再说话,像陌生人一样,吃饭的时候也是雷敏过来叫我。雷雨冷若冰霜的态度让我难受,我开始抵触她这种态度,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态度让我有着跟她斗气的冲动。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就只有雷雨母亲了,但是她没来说服我,她好象找雷雨谈了几次,不过她也说服不了雷雨,雷雨性子坚毅,没人可以说服。对于雷雨母亲,我其实并不想这样,我不想让老人担心着急,但是每当鼓起勇气打算妥协的时候,一看到雷雨我又泛出了怒意,我坚信自己没有做错。

我坚持着自己的立场,雷雨也丝毫没有妥协的迹象,冷战了几天后,我便向雷雨母亲告辞。与其让老人心急,我想我还不如消失的好。我找了个借口,对她母亲说要回去解决工作上的事情,没和雷雨招呼我就走了。

我开始怀疑,雷雨是爱我的吗?她的爱在哪里?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孤僻、怪异,哪有沉浸在爱河里的人该有的柔情。她坚持做着自己,她是个冷血的动物,她连这样的事情也生气,怎么会爱别人。

但我错了,人虽回来可心思却停留在雷雨那里,心里老想着雷雨,想的时候又为雷雨而生着闷气。日子过的烦躁不安,于是我把余蕾约了出来,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雷雨的不对,另外我也想从她那里吸取一点经验,她们相处了两年,总会有一些心得。

余蕾这次非常爽快,一接我的电话就如约而至,或许是因为听到关于雷雨的原因。余蕾一见面就责怪我惹着雷雨生气,抱打不平。她的话让我冤屈无比,立刻气就来了,我没做错,是雷雨太莫名其妙了,我好心好意的要求拜忌她父亲,这有什么不对。

余蕾沉默了,没说我不对,也没说雷雨不好,静静地看着我,半晌才道:你知道雷雨为什么爱你吗?

笑话,除了开始我答应她不起诉余蕾的时候她对我有过温和,其它时候就没见过她丝毫爱意,她一切都以自己为中心,让所有人都向着她的方向,顺着她的意思,什么时候她有想想别人的心理。我开始怀疑余蕾的感官,余蕾照顾她两年她都可以放弃,这说明着她或许根本没有感情,她只会爱她自己,她怎么会爱别人。

余蕾淡淡的笑了,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你沉迷了,沉迷在对雷雨的爱意里,爱让你糊涂、让你自私、让你迷茫。雷雨让你别起诉我,是她感激我曾对她的照顾。但重要的却是对你爱的体现,她已经把你当作她的爱人,她认为你和她是一体,就像她自己的事情,她如果不爱你,她会宁愿自己替我扛下这一切,她怎么会向你这样要求?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欠下你的人情?至于她离开我,那是因为她找到了你,她明白了她不是拉拉。

听着余蕾的话,让我心里舒坦很多,但自尊心的作祟,不能向她这么快妥协,我回道:谁说我爱雷雨了。

余蕾看出了我的窘态,毫不犹豫的拆穿我的谎言:你别狡辩了,你不爱她?那你为什么知道雷雨是拉拉后变得疯狂?整天借酒度日,忽然间对雷雨冷淡无情,在我告诉你雷雨爱你的时候,你又是欣喜若狂。

长叹了口气,余蕾接着又鄙视道:唉,我本还以为你是个敢爱敢当的大丈夫,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胆小懦弱。我真替雷雨不值。

激将法,对我来说如同小儿游戏,我没有被余蕾所激,但是我开始琢磨不透,我为什么不愿意承认自己爱着雷雨呢?爱,对我来说并不是稀罕词,我可以对相处一面的冷艳就一再的表达这个字眼,为什么在雷雨面前却是不愿意面对?我开始想不明白。

见我并未吭声,余蕾又换了一种语气,平和的道:知道那天在我家的情况吗,我用尽各种方法,想迫使雷雨与你断绝,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她说你的柔情你的痴情让她无法离弃,她说你处处迁就着她爱护着她,总会想方设法的逗她开心,和你在一起她感到了一种塌实一种安宁。她说你在医院昏迷的时候,流着眼泪呼唤着她的名字,她为你擦拭着眼泪,听着你呼唤的声音,这一切都让她心碎。

但是,你听到过她提起这些吗?你看她有什么时候把心事透露过吗?如果不是我极其的手段,她会说出那些吗?她把一切都埋在心里,她是这样的性格,你不能因为她的性格而怀疑她对你的爱。相信我,她总会有原因的。既然以前你一直都是让着她的,这次你就为什么不肯退一步呢?干吗让爱情的自私控制了你自己。

余蕾说要责罚我,惩罚我这样对待雷雨,并且扬言如果我再这样继续下去,她就要把雷雨重新从我手里夺走。余蕾的性子是激狂的,我没有理由不相信她的恐吓,老老实实的接受了她的责罚。

我问余蕾,干吗不去看看心理医生,怎么不去纠正一下。余蕾则问我有没有看过李安的《喜宴》,在我摇头否定后,她说《喜宴》里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那句话是:你认为心理医生可以把你由异性恋变成同性恋吗?这句话似乎的确很有道理,我反驳不了,默然接受。

我理解了,理解雷雨为什么离开了余蕾,异性恋不会因为感动而变同性恋的,相信了,相信雷雨会放弃两年的情感,会在乎几个月的感情,因为她始终不是拉拉,所以她和余蕾生活了两年,最终还是选择了我。

我深思着,余蕾把我拉起,大声嚷嚷:走,别想赖!不请我一顿,难消我心头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