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次日,秋风卷起枯枝,花冷借着风势缓缓闭上眼,那些朦胧的情愫在一瞬间破土而出。就算知晓赴死的男子只是偷梁换柱的赝品,心却还是不由地一颤。

她想起那人留在她唇上的温柔触感,有热气自心底腾升,浮起阵阵喜悦的战栗,却在瞬间又被浇熄。因为他说,君苓,你不该来,你该是恨我的。

那一刻易非御或许是想拥紧她,但却不得不狠狠地推开她。他欠她许多,她亦然。就算记不起那些往事,花冷也没办法恍若未闻,他也始终都忘不掉,放不下,他还恨着她,因为她是君苓,有着就算深痛恶绝也没办法抛却的君字姓氏。

此后江湖上一时津津乐道的便是君城新任城主君翎的好手段,有上不得台面的小道消息,君翎与易非御互相勾结,残害手足,毒杀生父才取得城主之位,却又在上位之际诛杀易非御,一人独揽君城大权。

又说君翎手下的第一侍卫一跃成为惜华殿的新任主子,对外宣称则是君翎失踪已久的孪生姐姐,众人对于这位殿主的身份众说纷纭。

纷纷扬扬的市井流言,着实让君翎费了番心思镇压。

又一年,落安寺桃花纷纷扬扬,百年难得一遇,自是有大波人慕名前来赏花。

“听说了吗?君城城主一干人等不日将抵达苏地,来落安寺赏桃花。”

“那他那位孪生姐姐也会前来吧,据说惜华殿殿主虽是美貌,却与城主无一处相像,怕是像传闻中以色侍人才夺得殿主之位。”

“想来也是。”

身着蓝色长衫的男子蹙起眉头,正欲上前,她身边的女子却是拦住了他。

“他们竟如此污蔑于你。”

“你若是今日上前杀了他们,岂不是坐实了我以色事人?”花冷遥望着远处的落安寺,“走吧。”

君翎只得作罢,两人便又继续前行。

一阵悦耳的笛音入耳,花冷寻声往前行了数百步。

那人映入眼帘的时候花冷有瞬间的怔愣。银色面具露出的一双眼,似是故人。那人唇边一支通体墨绿的笛子。清越的笛音正是出自此处。

花冷站在人群最外围。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搂紧臂弯里的女子,“我曾有幸听过洛家小公子吹奏这首曲子,当年京都可是流传着‘闻笛一曲,当如洛御’的美称,那洛家小公子洛祈卫真是丰神俊朗,又兼得才华,不知多少闺中女子倾心于他,只可惜,洛家毁于一场大火,那小公子也在大火中丧身,真是可惜得紧!”

洛祈卫,花冷捏紧拳头,良久才回过神来,这就是她不曾了解的他吗?也曾有泪湿透了枕,想着,终有一天他不再恨。现如今,这点痴想也终归是妄想而已。

一曲终了,众人散去。那人将目光投向依旧伫立在原地的她,“奏完此曲,这笛子亦成无用之物,姑娘若是喜欢,便赠予你吧。”

花冷走近,接过笛子,“笛声很美。”

那人身形有些许滞涩,片刻后低声答道,“多谢姑娘谬赞。”

“阿姐,怎么去这么久?”

花冷垂眸,转身向着君翎走去。

身后那人拿下面具,赫然一张布满沟壑的面容。他盯着那抹红色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见,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洛青。”

不过眨眼间,一袭青衣已然立于身旁。

“你视力极佳,今日落安寺的桃花应是极美吧”

洛青抬眸。

自脚下绵延不尽,十里桃花,清风吹散涟漪,漫山遍野的灼灼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