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身陷囹圄的易非御,即便衣物不复以往整洁,那抹傲气仍现于眉宇。

“花侍卫来地牢有何贵干?”

仍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却诱得花冷噗嗤笑出声。

易非御只觉得那笑媚到了极点,还不待意识做出反应,身体已早一步拥住了她,在花冷唇上印下一吻。

花冷浑身一震。

你自是与他人不同,主子虽然嘴硬,但我呆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得出。

花冷脑中一片空白。两唇只是简单相贴,她和他的心跳交织在一起,却仿佛再也分不开。

易非御轻轻移开唇,热气呼在她耳畔,“你不该来的,君苓。”

是的,君苓。

那是洛祈卫成为易非御的第三年,君期询与当时的君期肃为了城主之位,明争暗斗,势如水火。君期询身边出了叛徒,那日,林夫人所在的别院暴露,君期询心急如焚却被君期肃拖制,易非御便是在那时见到了君苓。母凭子贵,自古是这般道理,林夫人也不例外,见君苓跟不上脚步便狠心撇开她的手,那孩子也是奇怪,不哭不恼就只是呆呆站在原地看着母亲带着弟弟逃开。

易非御突然就觉得心底就陷下去了一块,强迫自己移开目光,他起身追上林夫人,将他们护送到安全的地方,看着林夫人唤着苓儿泪流满面,易非御直觉讽刺,若是真舍不得,就不会毅然决然地放手。

又忆起那张面容,易非御也不禁唏嘘,他并非冷血之人,怪只怪,那女孩姓君,只这一点,他便无法出手相救。

他终究还是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君苓,苏青抱着满身血污的女孩。他沉默半晌,终究还是心软了。

易非御微微叹气,“你该是恨我的,君苓,若是当年你遇到的不是我,你会有你的记忆,父亲,母亲,弟弟。”

“为什么要救我?”君苓对那些记忆没有一丝动容,比起她根本就不记得的东西,她更在意自己的隐隐猜测。

“你猜得到。”易非御轻轻推开她,空出来的怀抱莫名泛着冷意。“我和君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杀了你母亲,你父亲,你觉得我会放过你们两兄妹吗?”

兄妹的情感,的确一出好戏。所以才会收留她,再将她赠给君翎。花冷自嘲。

“今日让我知晓自己便是君苓,你之后谋划自然一场空。”

“易非御,不后悔吗?”花冷笑意渐歇。

“洛祁卫。”易非御望向花冷的眼神鲜少带着几分执拗,清晰而温柔。

当年的相救,易非御如今似是明了。只因那个女孩像曾经的洛祁卫,伤痕累累,让他心生怜惜。

再之后,便再也舍不得将眼从她身上移开。

如今,就算她骨子里流着君家的血,依旧是舍不得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