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花冷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冰锥刺中,此时再不明白易非御的意思那就果真是愚不可及。她念着的那人只不过把她当做一颗随时可丢弃的棋子而已。也对,谷中弟子,她并算不得出众,又或许,他从来都不曾记得她。

绝谷内,每月十五都是谷中弟子最开心的日子,花冷也不例外。谷主每月归来之日,整个谷中的吃食总是格外地好。众人一起用餐之时,花冷拿眼偷偷瞄着上座的谷主,那人戴着黑色面具,不知面具之下的面容是否也如此冰冷?

花冷还记得那日,也是一月十五日,绝谷弟子聚在一起,她依旧拿眼偷瞄着上座的谷主,变故就是在这时发生的。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已经被那人打落在地,平素最是沉默寡言的瑞夕被踹倒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

“为何要背叛我?”花冷第一次听到那人的声音,舒缓动听如流水,却是在如此境况之下。

“我不想再继续杀人了,只要杀了你,就再也没有人逼我干那些肮脏的事。”瑞夕挣扎着想起身,却是狠狠地摔到地上。

“不自量力的家伙。”那人忽地笑了,瑞夕迎向他的掌风,却见他摊开手掌,掌心赫然躺着赫然一粒药丸,“吃了它就离开吧。”

“为何不杀了我?”

花冷未曾料到瑞夕会有命活下来,她抬头,亦是疑惑不解。那人并不言语,只是静默半晌,拂袖而去。

瑞夕因不想继续杀人而在他的授意下离开绝谷,她则是因为他将她赠予君城二公子君翎才离开了绝谷。

那天是花冷第一次近他身,闻到的就是他身上冷冽的墨香。那人声音仍旧舒缓动听。以后君翎便是你唯一的主子,终其一生都不能背叛。

花冷猛地回神。

是他亲口让她承诺,一辈子都不能背叛君翎。她握紧手中的剑,仿佛这样心才不会冷得打颤,“花冷终其一生都只效忠主子,若是谷主见死不救,花冷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很好,苏青,别让她踏出殿门一步。”

“属下遵命。”

花冷看着那人第三次拂袖而去。这次不同于以往,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逼着自己不去深究,就仿佛可以压得下心底不断氤氲放大的悲伤,花冷垂眸拔剑。

“花侍卫,多有得罪。”